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拜師九叔 > 正文卷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布魯姆家族
    夜,佩斯城,法瑪·佩斯靜靜的躺在床上,這次巴魯克家族之行他傷的不輕,回來后就一直躺在房間中修養。

    “看樣子,那個卡爾·巴魯克似乎遠比我猜測的還要優秀,連你居然都不是他的對手,被他打傷了。”

    安靜的房間中,忽地一道悠悠的聲音響起,黑暗中,不知何時多了一道身影,緩緩自黑暗中走出,化作一個白袍法師。

    “老師。”床上,法瑪聽到聲音也是瞬間轉過頭,看向老者恭敬的叫了一聲,隨即又臉色有些漲紅辯解道“弟子只是一時大意。”

    “是弟子小看了他,才導致一時疏忽大意,沒有準備好才被他打敗,否則若是再給弟子一次機會,讓弟子做好準備的話,弟子一定不會敗。”

    法瑪漲紅著臉有些不服氣的為自己辯解道,想到這次輸給林天齊,心里就一陣不服憋屈,他并不認為自己實力真的不如林天齊,因為拋開騎士方面的修為,在法師方面,他也已經是初級法是學徒,學會了法術,若是正的正面相搏,他自認絕不會輸給林天齊,只不過是自己太大意了。

    “不,法瑪,你已經輸了。”白袍法師聞言卻是淡淡的開口道“輸了就是輸了,大意也好,疏忽也罷,但是輸了,就是輸了。”

    “老師?!”本來還想繼續為自己辯解的法瑪聞言頓時一張臉漲的通紅,抬頭看向白袍法師,眼中滿是憋屈和不解。

    他不明白,自己老師為什么會說這番話,因為在法瑪心中,他自認自己的實力絕不比林天齊弱,尤其是在法師上的手段,哪怕他如今只是初級法是學徒,但是掌握了法術的他,自認絕對可以碾壓同齡任何人,自己這次之所以失敗,只不過是大義被林天齊占的機會沒有防備罷了。

    看到弟子眼中的不解和不服之色,白袍法師則是心頭微微一嘆,他知道,自己這個弟子天賦過人,如今才七歲就已經成為見習騎士和初級法師學徒,放眼整個大陸,都絕對當得起天才二字,在洛英公國這種小地方就更不用說,絕對是冠絕同輩,但是同樣,也難免養出驕傲心態。

    心頭微微一嘆,不過白袍法師卻也覺得,這次失敗對于自己這個弟子未嘗不是好事,嘴上當即也是語重心長道。

    “法瑪,你要明白,這個世界上,生命,是只有一次的,這個世界上,也從來就沒有如果二字,失敗了就是失敗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但是失敗了,那就是失敗了,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你覺得再給你一次機會你不會再輸,你心中不服,那你有沒有想過,這次如果是生死相搏呢。”

    “如果在一開始對手想要的就是殺了你而不是擊敗你,一開始就是想取你性命,那么你現在,還能活著么,還能有再一次的機會嗎?”

    白袍法師淡淡道,語氣平靜,但是一瞬間,卻是如同暮鼓晨鐘般在法瑪耳邊炸響,更像是一記重錘狠狠的落在了他的內心中。

    是啊,如果是生死相搏,對方一開始就是要殺自己而不是擊敗自己,那么現在,自己還能活著么。

    一瞬間,法瑪不由神色有些呆住,捫心自問,如果當時的情況林天齊是想殺他,那么現在,他絕對活不下來,就更不要說再一次打敗林天齊什么的了,生命只有一次,這次林天齊只是想擊敗他所以他還有重來的機會,但是如果是面對生死搏殺的敵人,他又怎么可能還會有下一次。

    “老師,您教訓的是,是弟子錯了,這一次,確實是弟子輸了!”

    短暫的神色呆滯之后,法瑪也是回過神來,然后有些神色羞愧的看著白袍法師道。

    “你能明白就好,失敗不要緊,最主要的是能從失敗中吸取教訓,同樣的錯誤,切記不要再犯第二次。”

    看到法瑪醒悟過來,白袍法師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不過最后又鄭重的告誡道。

    “不過你要記住,這個世界上,有些失敗還能有重來的機會,但是有些失敗,一次,就是結束,所以,未來,你要自己多把握。”

    “是,弟子明白。”

    法瑪當即又道。

    白袍法師見此也是點了點頭,隨即又道。

    “即如此,那你繼續先安心養傷吧,其他的事,就不用多想了,對你而言,當務之急,就是盡快成長起來。”

    “是,弟子定然不會讓老師失望。”

    法瑪當即又道。

    白袍法師點了點頭,然后身影緩緩再次消失在黑暗中。

    與此同時,布魯城,布魯姆家族中,伯爵雷納德·布魯姆靜靜的看著手中的信箋,臉色微微有些陰沉。

    “三歲,見習騎士,卡爾·巴魯克,巴魯克家族。”

    消息是從希爾城傳來,正是林天齊的消息,自林天齊見習騎士的消息傳出后,不僅整個巴魯克家族和希爾城,周遭一些地方尤其是一直以來就關注著巴魯克家族情況尤其是一些敵對的勢力,更是第一時間紛紛得到消息。

    而布魯姆家族,正是和巴魯克家族恩怨依舊的家族之一。

    雷納德靜靜的看著手中信箋上的消息,臉色陰沉,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他們布魯姆家族和巴魯克家族有著怎樣的恩怨糾葛,雖然那間事情還未暴露,巴魯克家族也還不知道,但是如果巴魯克家族崛起,對于他們布魯姆家族而言,無疑是一個巨大威脅。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是絕不愿意看到巴魯克家族再度崛起的。

    三歲的見習騎士,如果不出意外,將來踏足封號騎士已經是必然,不過這還不是最讓他擔心的,因為騎士天賦就算再強,最后頂天了也就是一個封號騎士,對他們布魯姆家族不會造成太大威脅,他也勉強可以容忍,真正讓他擔心的是法師方面的天賦。

    如果信中的卡爾·巴魯克在法師方面也表現出強大的天賦的話,那才是對他布魯姆家族最大的威脅。

    “正好,下個月就是學院招生了,如果僅僅只是騎士方面的天賦,那么威脅無需太在意,但是如果法師天賦也如此的話,那么”

    念及至此,雷納德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他可以容忍巴魯克家族出現騎士天才,因為騎士頂天了也就是封號騎士,對他們布魯姆家族不會造成什么實質性危險,他沒必要為此和巴魯克家族徹底撕破臉皮,雖然如今巴魯克家族已經沒落,沒有了法師,但是阿克曼身為封號騎士,而且有過擊殺法師的戰績,真的徹底撕破臉皮血拼起來,他們布魯姆家族就算勝利也絕對不好過,而且公國也就絕對會制止,所以這一點他能容忍。

    但是如果是法師天才的,那么無論如何,他都是絕對要抹殺的。

    “大人,少爺來了。”

    門外,仆從的聲音忽然響起,雷納德聞言神色一震,臉上的陰沉頓消。

    “父親。”

    不多時,一個看起來七八歲唇紅齒白長相俊逸眉宇間隱隱帶著幾分倨傲的少年走了進來。

    “道格拉斯。”

    看到少年,雷納德也是臉上露出喜色,原本因為巴魯克家族那邊的消息而造成的陰霾心情都只覺一瞬間一掃而空,因為眼前的正是他的兒子道格拉斯,而且早在兩年前,他就動用自己的法師資源花費了大代價給自己這個兒子進行了初步法師測試。

    并且已經明確的測試出自己這個兒子具有法師天賦,并且只強不弱。

    所以這些年來,對于自己這個兒子,他也是給予了厚望。

    而道格拉斯在知道自己有法師天賦之后,也是一直心中十分驕傲自豪。

    “父親,看你剛剛的神色似乎有些不開心,是有什么事情嗎?”

    道格拉斯開口道,看向自己父親,剛剛進來時注意到雷納德的神色和其手中的信箋。

    雷納德也沒有多隱瞞,將手中信箋遞給自己兒子。

    “是希爾城那邊巴魯克家族的消息,你看看吧。”

    道格拉斯聞言頓時心頭明了,他們多魯姆家族和巴魯克家族之間恩怨由來已久,他自然也知道。

    伸手接過信箋,一看,然后就是輕笑一聲。

    “我還以為是多大的事,原來不過屈屈一見習騎士,就這點小事,父親又何必擔心,就算騎士天賦再高,頂天了也不過一個封號騎士,待孩兒他日成為師,一個小小的巴魯克家族,也不過翻手可滅。”

    看完消息,道格拉斯當即就是不以為意不屑的笑道。

    在知道自己的法師天賦之后,對于騎士,道格拉斯就有一種天然的輕視,因為騎士修煉到最強也不過封號騎士,但是法師只要一成為正式法師,哪怕是最低級的一級法師,比起騎士最強的封號騎士都只強不弱,所以相對于騎士,道格拉斯有一種天然的優越感。

    實際上,不僅僅是道格拉斯這般,這個世界上,幾乎任何一個法師,對于騎士都有一種天然的優越感,這是上限和社會地位所決定的。

    雷納德聞言也是心情稍好,心想確實也是如此,只要不是成為法師,那么就算起騎士天賦再高,也上限有限,當即也是道。

    “你說的對,騎士天賦就算再高,終究最多也不過封號騎士,是為父多慮了。”

    當然,嘴上這么說,不過雷納德心里也還是留了一個心眼……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