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虛龍道尊 > 第八百九十章布陣
    郝連雄隕落了,被上元城的兩尊真神圍攻,身受重創,之后硬是被蕭子非和周昱廷兩人聯手逼迫的自爆隕落,上元城的真神中期也有兩尊隕落,但是元風衣和元風路這兩位上一代的上元城主宰者竟然依然存活于世,雖然被郝連雄重創,可是卻依然具有極大的威懾力,讓三大城池不敢輕舉Щщш..lā

    消息傳出,無數強者都不由得震驚無比,多少年了,都沒有真神境界以上的強者隕落了,可是就在這最近不到一年時間,真神初期強者隕落了十余尊,中期強者也有三尊隕落,兩尊不知蹤跡,有心人在做一番調查之后還發現,這些隕落和失蹤的真神,他們的背后都有一個影子,云霄,尤其是那五尊真神中期強者的隕落和失蹤,更是與他有著極為直接的關系。

    一時間云霄之名傳遍煉魔淵,讓所有人都是忌憚無比,各大家族都嚴令家族子弟不得再招惹此人,尤其是辛家,更是膽戰心驚,辛闞本人亦是對蕭子非忌憚不已,至于郝連家,對蕭子非那只有深仇大恨,郝連雄的隕落讓郝連家的地位一落千丈,實力根本再也無法與兩大世家匹敵,甚至比之現在已經沒落的太景府也強不了幾分,可以預見,若是郝連家不能夠在短時間內再出現一尊真神中期以上的強者,過不了多久郝連家絕對會沒落下去。

    太景城損失了郝連雄,上元城亦是損失慘重,雙方的大戰也隨之停止,因為此時的上元城已經處于崩潰的邊緣,不管是誰先出手,都有可能會遭到上元城自殺式的毀滅打擊,不過,雙方局勢依然極為緊張,哪怕一點點的動靜都可能引起驚天大戰。

    而蕭子非和周昱廷在擺脫了元風衣兩人的追蹤之后,便是分道揚鑣,太景城還有周昱廷不少的門人弟子,這一次他和蕭子非合作,逼死了郝連雄,難保郝連家會不會出手對付他們,他必須要在消息傳回去之前趕回太景城,震懾諸敵,沒有了郝連雄的威脅,他自信,太景城沒有誰愿意冒著與他全面開戰的危險招惹他。

    蕭子非也是尋了一處隱秘之地,用了半個月才是恢復完全,而在這半個月之中,太景城卻是又發生了幾件大事,郝連家和辛家足有四名真神初期強者被人暗殺,辛闞甚至都受了輕傷,才是將那殺手重創,可是任憑太景城眾多強者出手,卻依然沒有能夠找到那殺手的蹤跡,這讓太景城原本就混亂的局勢更是趨于崩潰邊緣,也幸虧還有暨成宏和辛闞鎮壓,否則不等敵人出手,他們自己就先亂了。

    煉魔淵青巖州聚集地附近的一處山坳之中,林樂山和童萱兒等人隱藏在一處隱秘的草木從之中,被一座小型的隱匿陣法遮掩,八個人都是盤膝圍坐在一起,正在調息打坐。

    “呼……已經半個多月了,不知道蕭大哥怎樣了?能不能逃得過太景城那些高手的追殺?”

    長呼一口氣,童萱兒從入定之中醒來,面色擔憂的自語道。

    “師妹放心吧,蕭前輩實力強大,算無遺策,他不會有事的。”

    林樂山此時也結束了調息,眼神凝重的說道,他知道蕭子非很強大,即便是在真神也未必是他的對手,可是那太景城可不止一尊真神,而且還有真神中期的強者坐鎮,說實在的,他也不認為蕭子非能夠逃離太景城,畢竟再精明的算計,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都不過是土雞瓦狗罷了。

    “林大哥說得對,公子他吉人天相,一定不會有事的。”

    要說信心,在場的也唯有凌薇對蕭子非的信心最大了,畢竟若是沒有蕭子非,她此時也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進階仙君境界,甚至可能早就隕落,或是成為他人的玩物了。

    “有人來了。”

    就在此時,林樂山面色一變,猛然間感覺到一道恐怖的氣息出現在眾人不到十丈之地,能夠到了這么近距離才讓他們發現,這個人絕對不是他們幾人能夠抵抗的,但是所有人依然是氣息隱隱狂暴,已經做好了拼死一戰的準備。

    “出手!”

    一道輕微的腳步聲接近了他們所處的草木從之地,所有人都繃緊了神經,就在這人再次抬腳的瞬間,林樂山低喝一聲,八人同時出手,八道強悍的神光匹練朝著那人所處的方位覆蓋而去,斬斷了起躲避的所有死角。

    空間幾乎被打碎,小山坳之中一陣震動,那片地域直接被打出了一個深深的大坑,幾人還有后續的招數,可是卻發現,竟然已經失去了那人的蹤影,讓八人都是面色凝重。

    “不知道哪位前輩降臨?晚輩摩天教岳克明長老坐下大弟子林樂山請前輩現身一見。”

    雖然面色凝重,不過林樂山卻是沒有絲毫恐懼之色,盡顯大教風范,拱手向虛空之上行禮說道。

    “呵呵呵,林兄果然機敏過人,不愧是岳前輩的高徒。”

    一道輕笑聲傳來,讓幾人都是松了一口氣,童萱兒和凌薇臉上更是露出了笑容,因為他們都認得蕭子非的聲音。

    “大哥……”

    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現在幾人的面前,童萱兒沒有任何猶豫便是撲進了蕭子非的懷中,不過隨即便是意識到了什么,趕忙又臉頰緋紅的推開了蕭子非,站到了一邊,看著幾人那曖昧的眼神,不由得更是面色羞紅,恨恨的瞪了正一臉玩味的看著她的蕭子非。

    “蕭前輩,你回來了,那太好了。”

    林樂山面色欣喜的說道。

    “林兄不必如此,我年齡還沒有你們大,以后就平輩相稱吧。”

    蕭子非笑了笑說道。

    “好,那在下便不客氣了,蕭兄,太景城那邊的事情可解決了?”

    林樂山面色大喜,他知道這是蕭子非認可他的表示,能夠有這么一位實力強勁的朋友,這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甚至是大機緣。

    “嗯,已經解決了。”

    蕭子非點了點頭。

    “那大哥,我們接下來怎么辦?”

    童萱兒面露喜色說道,事情有沒有解決她都是不關心的,只要蕭子非沒有事那一切都不重要。

    “我們去上元城。”

    蕭子非神秘一笑,看了看幾人說道。

    “上元城?蕭公子,那里可是龍潭虎穴啊,而且,上元城的兩尊真神中期強者因為你而失蹤,他們對你可是恨之入骨,若是蕭公子出現在上元城,他們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抓捕,甚至是滅殺蕭公子的。”

    太景卓兒此時的傷勢也已經完全復原,實力也進階到了仙帝初期,聽到蕭子非的話,不由得擔心的說道,而她的話更是讓林樂山幾人震驚無比,算計了兩尊真神中期強者,若是其他時間聽說,他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大哥,這是真的?那上元城我們還是別去了,太危險了。”

    相比于其他人的震驚,童萱兒卻是面色擔憂,若說對蕭子非的性格的了解,在場的人除了她,不會有第二人。

    “放心吧,這一次上元城有隕落了兩尊真神中期強者,剩下的兩尊也是身受重創,威脅不到我們,我們的力量也不弱。”

    蕭子非神秘一笑,若有所指的說道“走吧,我還需要做些準備,這一次我們要大干一場,這煉魔淵必然有我一席之地。”

    上元城,經歷了半月之前的一場大戰,整個城主府都已經化作一片廢墟,元風衣和元風路兩人只能在附近一座大宅之中療傷,城外三大城池聯軍與上元城大軍對峙,肅殺的氣氛極為壓抑。

    而在此時,數千里之外的一座山巒后面,蕭子非和童萱兒等人的身影出現,隨后在幾人疑惑的目光之中,蕭子非便是布置了一座龐大無比的隱匿陣法,足足能夠將方圓數里范圍籠罩。

    然后,在那陣法的中央,蕭子非直接拿出了一塊方圓十余丈的巨大玉石,在上面開始刻畫一道道玄妙的符文,每一道線條都似乎蘊含了天地間的至道至理,林樂山幾人觀看了一會,便是感覺到頭昏腦漲,不敢再多看一眼,不過也就是這么一小會,他們就發現,自己的修為境界竟然都是前進了一大步,不由得心下大喜,強行忍著那種痛苦,讓自己盡量能夠觀看蕭子非刻畫的陣紋更長時間。

    足足用了兩天時間,蕭子非才算是把陣紋全部刻畫完成,然后就見到他拿出了無數的天材地寶,以真元道火將其全部融化,煉入了陣紋之中,這一步又是花費了三天時間。

    “你們推后!”

    在完成淬煉之后,蕭子非叫醒了正在悟道的幾人,讓他們推后數十丈,而后身上的真元開始涌動,神魂之力也隨之澎湃起來,雙手如穿花引蝶,一道道手印被他凝結出來,打入玉盤上的道道陣紋節點之中,片刻間便是讓數百道陣紋明亮起來。

    “這是……跨域傳送陣?”

    看著蕭子非的手印和那龐大的玉石上面復雜無比的陣紋,林樂山驚駭失聲。

    “什么?跨域傳送陣?林師兄,你是說,他一個人,用了這么短的時間,布置了一座跨域傳送陣?”

    其他人都是面色驚駭,跨域傳送陣和那些小型的傳送陣可不一樣,即便是一些教級勢力,都未必能夠負擔得起這么一座龐大的陣法構建,而今蕭子非一個人,竟然就布置出了這么一座跨域傳送陣法,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六方陣靈,成陣!”

    就在此時,蕭子非一聲大喝,無數陣紋猛然亮起,整塊玉石都化作了一道神光,烙印在了大地之上,一座方圓百余丈的龐大陣法出現,散發著強烈的空間氣息。

    。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