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逍行傳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戰局突變
    小心翼翼挪動著身體,慕玄空不斷地放出神識查看著這千機幻殺界,憑借他的修為,這空間內煜堂所設下的能量氣泡并不能威脅到他,可要如何從這陣法空間中脫身,慕玄空依然毫無頭緒。

    “想要布置出自成空間的陣法,除卻那些具備空間穿梭能力的特殊族群外,就只有界行石了,此前煜堂使出千機幻身時,他的每一具幻身手中都有幽藍色光柱冒出,想來他應該是將界行石分配給了每一具幻身,從而形成陣眼布出了這座陣法。如果我想要破解此陣,便只能將那十塊界行石摧毀,但以煜堂的心計,他是不可能讓我發現這些界行石的所在的。”

    心中不斷盤算著破陣之法,慕玄空不禁對煜堂感到一絲佩服,雖然對方是敵人,可煜堂在陣法一門的研究的確值讓自己感到震驚,雖說他也是陣法大師,但相較于天賦異稟的魘魂貓一族,他對陣法的研究還是顯得有些不足。

    暫時找不到破解千機幻殺界的方法,慕玄空開始對另一個發現展開了搜查,此前在自己剛進入到這幻殺界時感知到的那股神秘的力量究竟是什么?盡管無法知曉那股力量的本質,可慕玄空有種不好的感覺,自己必須盡快找到答案。

    就在慕玄空全力破解千機幻殺界的時候,外面的大戰依舊殘酷的進行著,六派聯軍從一開始的一鼓作氣斬殺了大量的妖族士兵,到現在已經顯得有些疲憊了,這樣的戰斗對于真靈之氣的消耗無疑是巨大的,當六派弟子們體內得真靈之氣消耗過于嚴重時,紫魂殿大軍的反擊便打響了。

    “山逵大人,你那邊準備的如何了?”

    在戰場的另一邊,紫魂殿大軍的最高統領秋煞正與一個彪形大漢一同與六派的兩名圣人進行著交戰,這個大漢名為山逵,乃是紫魂殿各大尊者中力量最為強橫的一位,據說山逵的本體是一種名為巨角黑水犀的妖獸,巨角黑水犀以力量著稱,這也是為何山逵會擁有如此強大力量的原因之一。

    手中巨錘將兩個圣人擊退,山逵看向秋煞道:“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動。”

    秋煞笑了笑道:“既然如此,就勞煩山逵大人下令了。”

    點了點頭,山逵便將神識探入到了手中的儲靈戒指中,隨后一把牛角一樣的號角出現在了他的手上,嘴角掀起一道殘忍的笑容,山逵將號角吹響了起來。

    “嗚~”

    巨大的嗡名聲在戰場上響了起來,不同于六派弟子們的疑惑,紫魂殿大軍幾乎人人聽到這號角聲時,臉上都露出了興奮的神情。

    地面劇烈的震動讓每一個六派弟子心中都感到一絲不妙,隨著震動越來越近,有人已經發現了這震動的源頭。

    那是上百頭體型如小山一般的巨獸,這些巨獸長著犀牛般的模樣,但它們頭上的尖角卻比普通的犀牛大上許多,通體黝黑的皮膚流轉著詭異的光澤,這種妖獸正是與山逵一樣的巨角黑水犀!

    轉眼之間,上百頭巨角黑水犀已經臨近了戰場,面對這突然進入戰場的龐然巨獸,所有的弟子心頭都蒙上了一層陰云!

    “不好!”正與玉珩交手的文師率先發現了戰場的變故,可就在他的注意力被吸引過去的時刻,與他一同的呂方的聲音卻突然在他耳邊響起。

    “文老小心!”

    當文師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感受著胸口處傳來的陣陣疼痛,眼前那近在咫尺的絕美面容逐漸變得模糊起來。

    “生死對決,竟還有閑心去管其他事,你這老頭的心未免也太大了。”抽回刺入文師心口的長劍,玉珩不屑的說道。

    看著文師的身體從高空落下,呂方眼神中充滿了震驚,他如何也沒有想到文師竟然這樣便死在了對方手下,趕忙閃身來到文師下墜的身體旁將他拖住,呂方查探一番后發現,文師的氣息已經到了極其微弱的境地。

    憤怒的看著空中的玉珩,呂方怒喝一聲道:“妖女!你竟下此毒手,卑鄙!”

    似乎被憤怒的呂方逗樂了,玉珩大笑道:“哈哈!生死對決,竟還說什么卑鄙,真不知你這圣人之名是如何得來的。”

    雖然知道玉珩說的沒錯,但看著自己的朋友被殺,呂方依舊止不住心中怒火,而呂方臉上的怒意越盛,玉珩就越感到興奮,擦拭著劍刃上的鮮血,玉珩說道:“已經解決了一個,下一個便是你了,我勸你還是放棄掙扎,這樣我會讓你死的舒服一些。”

    “休要猖狂!吃我一斧!江河斬!”

    怒喝之后,呂方身形猛然向上空躍去,只見他手握兩把巨斧,斧身之上涌動著狂暴的水靈真氣,隨后呂方將雙斧朝著玉珩擲出,雙斧頓時化為兩道江河般的氣浪沖向了玉珩!

    不屑的笑了笑,玉珩面對呂方擲來的巨斧神情絲毫沒有變化:“你與那文師二人聯手都不是我的對手,憑你一人之力,還想殺我?”

    眼看著兩把巨斧拖著波濤洶涌的水靈真氣即將劈在玉珩的身上,呂方嘴角露出了勝利的微笑,可誰知就在呂方以為自己的攻擊即將成功之時,一道寒芒卻突然映入了他的眼簾!

    “這......”呂方只吐出了一個字便停了下來,因為此刻的他再也說不出話了,脖子上的血痕不斷涌出血液,呂方臨死前都想不通事情為何會變成這樣。

    呂方的死亡讓原本江河斬失去了真靈之氣的補充,因此兩把巨斧到了玉珩身前便被她輕易地用長劍震到了一邊。玉珩抬頭看著呂方墜落的方向,在那里一道曼妙的身影正用著與玉珩一樣的姿態擦拭著手中的長劍,感受到玉珩投來的目光,那人笑著叫了聲:“姐姐。”

    說完,拿到曼妙身影來到了玉珩身旁,這位剛剛出手擊殺了呂方的神秘女子,長相竟與玉珩完全一樣,這種感覺仿佛二人是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一般!

    玉珩露出與那女子一樣的笑容,隨后,她們二人的目光同時看向了一個地方,在那里,一個紅衣少年正手持一把黑色重劍不斷地戰斗著。

    玉珩與那女子的面色漸漸陰沉,玉手也因用力而發出聲響,紅唇輕啟,玉珩用著冰冷的聲音說道:

    “尹天羽,該是還債的時候了!”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