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限制小說 > 重生八零之軍少小萌妻 > 校園風云 第六百四十三章 數學困難生
    當當當——

    “進。”

    “老板——”

    門從外面推開,一聲嬌柔的聲音先進了門。

    聽到聲音就知道這是公。關部的柳姿月了。

    “有事?”姚兵沒有抬頭,依舊忙著手上的單子。

    上個月開始,唐玨把上陵那邊的幾家酒吧和餐廳的事務也給了他,現在他每天忙的恨不得分成幾半。

    柳姿月習慣了姚兵這不冷不熱的態度,笑著走到辦公桌前,道:“老板!我今晚要包場。能不能給我打折?”

    包場?!

    清北市偶爾有公司老板會包場慶祝生日或者辦活動。

    “哪個場子?”姚兵放下手上的事情問道。

    “就咱們夢回唄!我手下認識幾個學生妹,說是要在這兒給自己長個氣勢。”

    “學生妹?”

    姚兵有些猶豫起來,道:“咱們場。子不做未。成。年人的生意,你應該知道吧?”

    這是許佳人定下的規矩。

    “老板啊!我這不是做生意啊,人家是包場,就是借用下咱們這兒的場地唄。一次給十萬噢!咱們一晚上流水沒這么多吧?”

    “這……”

    有錢不賺,那是傻子。

    可姚兵跟了許佳人這么多年,知道她不是什么錢都賺。

    能拿的她一毛都不少,不能做的生意,許佳人是一分錢都不賺。

    “我給大老板打個電話,你等等。”

    姚兵迅速撥了電話,先是給唐玨說了一聲。

    知道許佳人這會兒上課,他編輯了一條短信發了過去。

    “接!晚上我也過去,在那兒見面。”許佳人回了信息。

    確定了許佳人的意思,姚兵點頭說道:“那你就給小王他們說把地方收拾出來,下午就關門不營業了。”

    “好。”

    柳姿月笑意盈盈點頭,眼神睨了眼桌上的電話,試探問道:“老板,我也在這里時間不短了,咱們大老板到底是誰啊?除了唐少,還有別人嗎?”

    雖然所有的生意來往都要經過唐玨同意,但是柳姿月知道,在唐玨上面還有一個老板。

    只是,這老板是誰她就不知道了。

    姚兵蹙眉說道:“不該問的別問!你知道咱們這兒的規矩。”

    “哎呀,我也不想問。就是好奇嘛——我也來了好幾年了,連誰給我發錢都不知道,這是不是不太好啊?”

    “好奇?”

    姚兵冷笑一聲,道:“好奇害死貓!”

    柳姿月:“……”

    也不知道這個老板是誰,既不是以前的駱亦然,也不是唐玨,更不是眼前這個姚兵,那是誰呢?

    是誰這么厲害,把這些人都管理的服服帖帖,畢恭畢敬?

    柳姿月心中好奇,卻看到姚兵冷著臉,也不敢再繼續追問。

    “對了。”

    “老板還有事?”

    剛走到門口,姚兵突然喊了一聲。

    “晚上你們不要鬧的過火了。唐少晚上要過來的。”姚兵叮囑了一句。

    “放心啦!也就是嚇嚇小孩子。”

    柳姿月不在意的隨口說道。

    別看那些小姑娘都還是學生,可是一個個有錢的很。

    一出手就是十幾萬,柳姿月不可能不賺這筆錢。

    不過是動動嘴皮子嚇唬人,就可以賺萬把塊錢,她當然不會錯過這種好事兒。

    ……

    許佳人下午時就已經哈欠連天。

    高中的課程越是不懂,她就越是犯困無法集中注意力。

    本想著讓阿憶給她想想辦法,但是那只笨狗又搬出什么不能做蝴蝶效應的事,她只能痛苦的自我成才了。

    “佳人,你今天上課狀態不好,沒事吧?”張玥兒關心問道。

    許佳人打了個哈欠,搖頭說道:“你說,都是數字,為什么我看賬本就不犯困呢?那一堆根號配上x.y,z我就覺得是聽催眠曲了。”

    張玥兒一聽,頓時笑道:“你這個財迷,看錢就不困。下次你把數學題當成做生意,肯定就不困了。”

    “算了算了,如果做數學題是做生意。那我寧愿當窮光蛋。”許佳人擺了擺手,做出告辭的手勢。

    “沒事兒,你要是覺得吃力,這禮拜我幫你補習。”

    張玥兒說完,又想到剛才在課堂上許佳人被點名回答問題,也都是對答如流,問道:“你該不會是裝不會吧?我看你在課堂上回答的挺好啊。”

    “那是唐玨給我補的好么?”許佳人哀怨說道。

    “呀,唐少這么厲害呢?那回頭給我也補補?我省的請家教了。”張玥兒擠眼睛說道。

    “好……不好!”

    如果同時補課,那不是很容易暴露她的學渣屬性?

    不行不行……

    “唐玨只能給我一個補課,你不行。”許佳人當即拒絕。

    “許佳人,你摳不摳啊?我是讓你男朋友補課,又不是挖你墻角!”

    “不管什么,就是不行。”

    張玥兒本就是開玩笑,看到許佳人一本正經不松口,調侃道:“哎呦,看來你是認定了唐玨啊?那前面那位怕是沒戲了?”

    前面?!

    許佳人往前一看,就看到蘇灝正抱著籃球站在不遠處。

    見她和張玥兒走出來,蘇灝立刻小跑過來。

    “佳人!”

    “呃,你這是……?”

    “學校籃球社挑了我們年紀幾個個子高的男生訓練。”

    蘇灝回答道:“你要不要留下來看我打籃球呢?”

    “我……”

    “蘇灝,人家許佳人有男朋友來接呢。”

    張玥兒知道許佳人不好拒絕,立刻幫著說了一句。

    不過,蘇灝似乎早就有準備,道:“沒事的,你跟他說一聲,我打完球送你回去啊。”

    “還是改天吧,今天我有點累了。”許佳人歉意說道。

    蘇灝的眸光暗了暗,想要再說話,卻看到許佳人打了個哈欠,他只好擠出一抹笑:“沒事,那下次你再看唄。”

    “嗯。那你好好訓練吧。再見。”

    “再見……”

    走了好遠,張玥兒推了推許佳人的胳膊,道:“蘇灝還看著你呢!嘖嘖——剛才他那小眼神,是個人都會心軟吧?”

    “你意思我不是人唄?”許佳人瞪著張玥兒問道。

    張玥兒笑得前仰后俏,道:“這是你說的,可不是我說的!”

    “你找打!”許佳人攥著拳頭要掄過去,張玥兒使勁往前跑。

    兩個人追趕出了學校,被兩輛面包車攔住了。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