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焚天主宰 > VIP收費章節 第二千二百五十一章玄弘大師
    杜成玉死死的攥著拳頭,把拳頭攥得“咯咯”作響,他沉聲道,“我司空家自然不會如此做,死亡大殿是何等樣的勢力,我們最清楚不過了,司空家怎么會公然背叛死亡大殿。就算是有了異心,也不會把這件事做的這么明顯。”

    玄弘大師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你說的沒錯,所以,你們司空家的事就是有人憑空捏造出來的。”

    杜成玉聽罷,連連點頭,他用無比感激的目光看著玄弘大師,開口說道,“大師所言極是,您的大恩大德,我杜成玉沒齒難忘。”

    懸空大師轉目看向了杜成玉,他微微勾起了唇角,在他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一抹嘲弄的笑容來,“我現在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這件事就是我做的。是我跟死亡大殿的人說,你們司空家要把這個消息出賣給和陽天宮的。”

    杜成玉聽到了這里,他的身子就是一震,他死死地盯著玄弘大師,一臉的不可置信。

    “你現在是不是恨毒了我了,這很好,把你滿腔的怒火和恨意都發泄出來吧。”玄弘大師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后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此時的杜成玉就跟瘋了一樣,他死死地盯著玄弘大師,眼睛里面全都是紅色的火焰,那是憤恨的怒火。

    他就如瘋了一般,狠狠的撞擊起了血槽,把血槽給撞得“砰砰砰”亂響動。

    只聽“轟”的一聲響,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在瞬間就從杜成玉的身體中沖撞了出來。

    這股力量極為恐怖,卻是要比之前焚燒他的力量還要恐怖,若是在這之前,杜成玉肯定會被這股力量焚燒而亡。

    不過,此時的杜成玉,心里面裝滿的都是憤怒和怨毒,這樣的怨毒令他陷入到了瘋狂的狀態之中,身體上的痛楚他壓根就感覺不到了,他不停的撞擊著血槽,發出了痛楚的嘶吼聲,恨不得一下子就把玄弘大師給撕扯成碎片。

    陡然之間,杜成玉的眼睛就辦成了血紅色,那紅光釋放著駭人的暗芒,這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都極為恐怖。

    一股極為強橫的力量,在瞬間就沖破了他身體中的最后一道禁錮,他的實力在瞬間就提升到了十一個紀元之境。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血槽被直接擊碎,杜成玉一下子就從血槽中沖撞了出來。他揮起了拳頭,狠狠的砸向了玄弘大師。

    玄弘大師依舊坐在輪椅上,他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眼看著杜成玉的拳頭就要砸到玄弘大師的那個瞬間,他的身體忽然僵硬在了虛空之中。

    杜成玉只覺得自己的身子像是被無數道絲線牽扯住了一般,再難動彈分毫。

    玄弘大師一臉冷漠的看著杜成玉,開口說道,“在血液中,我布置下了魔蠱,我要動動念頭,那魔蠱就會發作,你就會變成現在這幅模樣,你想殺我,那是妄想。”

    杜成玉一臉痛楚的嘶吼道,“你為什么要讓我墜入到這個深淵之中,為什么?”

    “你何須如此,若是沒有我,你怎么會得到如此強大的力量,就算是終其一生,你也得不到這樣的力量,我說的不對嗎?”玄弘大師睜開了雙目,緩緩地說道。

    杜成玉一臉怨毒的看著玄弘大師,一臉不甘心的叫道,“不,這不是我想要的。”

    “你也不用喊叫了,等你完成了我交給你的任務,我自會取出魔蠱。等你獲得了自由之后,你想要我的性命,盡管來就是了。”玄弘大師毫不在意的說道。

    杜成玉聽罷,便沉默了下來。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功夫,杜成玉這才平靜了下來,他沉沉的問道,“你要我做什么?”

    “死亡大殿中也誕生了一名如你的一般的強者,你去頂替那個人的位置,然后拿到那滴神血。”玄弘大師不急不緩的說道。

    “我要如何頂替?”杜成玉微微皺眉,沉聲問道。

    “在那個人的身上,也有我下的魔蠱,只可惜,此人一心忠于死亡大殿,所以,我只能出手把他給抹殺了,然后你再頂替他的位置。”玄弘大師開口說道。

    “好。”杜成玉直接就答應了下來。

    此時的杜成玉已經沒有了其他選擇,他只能答應下來。

    虛空中的那縷神念,把這些事情全都看在了眼里,聽到了心上。

    直到此刻,江山方才明白這件事背后都隱藏著什么了。

    事情果然不出江山所料。杜成玉沒有被死亡大殿的人給找出來,果然是有人在背后搗鬼,這個人不是別人,真是這位玄弘大師。

    不過,令江山沒有想到的是,司空家一家都被抹殺了,居然也是這個玄弘大師在后面做的手腳。

    從這不難看出,玄弘大師之所以會這樣做,就是想要令杜成玉走入到一個死角里面,讓他心中裝滿仇恨。

    只有這樣,杜成玉才能與這血液相融合。

    現在杜成玉已經跟之前的杜成玉完全不同了,他的實力大增,內心又充滿了怨毒,日后,他定會成為玄弘手中的殺戮機器。

    從這不難看出,玄弘大師的最終目的,就是要得到死亡大殿的掌控的那滴神血。

    江山用手摸了摸下巴,微微皺眉,他不禁在心中暗暗道,“這個玄弘大師到底是什么人呢?”

    就在這個時候,只聽玄弘大師說道,“你現在已經與魔血融合在了一起,那我就遵守之前的約定,告訴你我的身份。”

    “我是魔教的右護法。”

    聽了玄弘大師的話,杜成玉的心中就是一震,在他心中劇震的同時,他的眼中又多了幾分不解來。

    這個玄弘大師明明是一位僧侶,他怎么說他是魔教的右護法呢?這到底是何道理。

    玄弘大師看著對面的杜成玉,他在杜成玉的臉上看到了疑慮,“你想的不錯,我的確曾是一名僧侶,可就是因為我一時疏忽,我師父就打斷了我的雙腿,把我逐出了佛寺。”

    “所以,我這才入了魔教,成了魔教的右護法。我也不怕告訴你,這些年來,佛家弟子被我斬殺了十萬余眾。”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