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頭狼 > 卓爾不群 2423 生物鏈
    我審視的上下打量幾眼中年,努努嘴道:“找他,你就進去唄,隔門口杵著他又不知道你來了。”

    “不啦不啦,俺的事兒不重要,等一會兒就行。”中年怯怯的再次往后倒退兩步,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朝我哈著腰出聲:“老板,俺是不是打擾你們玩了,要不俺上門口等著?”

    “不用,我就是單純出來透口氣。”見他不肯進去,我順手合上包房門,掏出煙盒禮貌性的朝他示意一下:“來一顆嗎?”

    “謝謝,俺不抽煙。”中年拘謹的搖搖頭,但卻馬上從褲兜里掏出打火機幫我點燃,同時憨憨的咧嘴:“俺揣打火機就是方便替老板們點煙,嘿嘿。”

    “大叔,你是做什么的工作的?找賈東有什么事情嗎?”我抽了口煙,閑聊似的輕問。

    這人給我的感覺應該是個類似帶工人干活的那種小工頭,上身穿件寬大的老款西裝,底下套條灰色的西褲,腳下趿拉著的皮鞋明明已經磨破皮,但卻刻意擦的很亮眼,肩膀上掛個人造革的小包。

    “俺是給賈總干活哩,增城區新建的物資局不是賈老板承包的嘛,內邊的地基就是俺帶人干哩。”中年抓了抓額頭笑呵呵的回答。

    增城區這段時間正在如火如荼的改造,但凡能跟上頭攀上點交情的人基本都會想法設法的弄點小活干,更別說賈東這號“皇親國戚”,借著老熊的“威名”,攬幾棟好結算的工程那簡直就是手到擒來。

    我點點腦袋問:“那你是來找他要工程款嗎?”

    “誒,是呢。”中年重重點頭:“賈總每回讓俺來拿工程款,俺都動作太慢,回回都是等他喝多才過來,所以俺想著今天早點過來。”

    聽到中年的話,我心底禁不住一陣嗤之以鼻,喝多什么都是理由,我估摸著賈東就是賴皮,想欠著不給,畢竟錢這玩意兒對誰來說都不多余,往兜里揣的時候容易,再想拿出來,不比割肉疼多少。

    當然我和中年非親非故,也沒必要戳破,清了清嗓子道:“那你抓緊時間進去吧,不然他待會兒又得喝多。”

    中年非常實誠的咬著嘴皮搖頭:“俺再等一會兒吧,賈總正喝酒,我進去要錢,他面子上掛不住,也怪掃興哩。”

    “行,那你等著吧。”我不再多說任何,朝他笑了笑后,推開了包房門。

    推門的空當,賈東正好揚起腦袋觀望,恰巧看到我身后的中年,立即揮揮手招呼:“大老吳快進來。”

    中年這才悻悻的跟在我屁股后面走進包房,朝著賈東不自然的鞠躬:“賈總..俺沒想打擾你們。”

    瞅著歲數都快能給賈東當爹中年如此卑躬屈膝,我苦笑著搖搖腦袋。

    “嘿,沒事沒事兒,快坐吧。”賈東一手摟著姑娘,一邊拍了拍旁邊的空位招呼,接著倒上半杯洋酒,朝中年示意:“你先喝一個?”

    “賈總,俺不會..”被稱為大老吳的中年慢吞吞坐到賈東旁邊,下意識的蠕動嘴角,當跟賈東的眼神對上以后,又硬生生的把沒說完的話咽回去,抓起酒瓶仰脖一飲而盡。

    “哈哈,好酒量。”賈東哈哈大笑的推搡一下大老吳肩膀:“我就說你一個搬磚扛水泥的,怎么可能不會喝酒吶,平常都是裝出來的吧,稀罕小姑娘不,我給你喊個大波浪小黑絲?這種的行不?”

    說著話,賈東將懷抱的陪嗨妹推到大老吳跟前,很是大氣的努努嘴:“喜歡的話,今晚上我給你安排安排?”

    陪嗨妹扭捏的輕捶賈東胸口:“老板你壞..”

    “哈哈哈,這才哪到哪,待會下班咱們一塊吃宵夜去哈,我讓你見識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壞。”賈東手不老實的在陪嗨妹的大腿上輕掐一把,又扭頭望向大老吳道:“吳哥啊,你那筆款子本身今天該到賬的,但是上頭說需要再審核一下,這樣吧,明天我再上我舅那兒催一下去。”

    “賈總,俺..”中年磕磕巴巴的鼓動兩下喉結,最終心有不甘的擠出倆字:“謝謝。”

    “謝啥謝,都是朋友。”賈東翹著二郎腿,斜眼掃視大老吳:“我求人辦事也得搭不少人情禮往,你這么大歲數肯定也懂啥意思吧,這幾位都是我的好兄弟,全是在羊城有頭有臉的人物,想辦法給他們陪高興了,往后你的活肯定不會缺。”

    “東哥,過了啊,咱小年輕的熬熬夜、喝喝酒無所謂,你讓個叔叔輩的跑這兒跟我作陪,他不自然,我們也放不開。”錢龍擰著眉頭擺擺手,笑瞇瞇的朝大老吳道:“大叔,您今天先回去吧,聊錢要賬這種事情最好還是等他清醒的時候再說。”

    大老吳望了眼錢龍,杵在原位沒有動彈,接著深呼吸兩口,抓起桌上的洋酒瓶“咕咚咕咚”給自己倒上滿滿一杯,隨即佝僂著腰桿站起身朝我們低喃:“賈總、幾位老板,俺實在不會喝酒,但這杯俺敬你們,你們玩好喝好,今天的賬俺替賈總結算。”

    說罷話,他仰脖將杯中酒一口氣灌入口中。

    望了眼喝的滿臉通紅的大老吳,我再次晃了晃腦袋。

    在一個民工頭的眼里,出了工地,可能除了自己跟身邊的工友,其他人都是老板,他很不想這老板那老總的稱呼一群比自己歲數小很多的孩子,但又無可奈何的得去面對這樣的事實。

    富人燒香,窮人看相,人生這條賽道終點環境都是有規則制定的,我們總認為自己特立獨行,會走出來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實際上也不過是在那個圈(juan)子里游蕩。

    世間有太多的不公平,又是那么的公平。

    就像我們面前這位大老吳,他踏踏實實干活,本本分分賺錢,可卻又不得不臣服在賈東這號游手好閑的二世祖腳下。

    同理,賈東這種囂張跋扈的紈绔可能在我們這幫舞刀弄槍的混混眼中狗屁不算,但我們又何嘗不是某些人眼中的“垃圾”,這是一條非常搞笑且悲哀的惡性循環生物鏈。

    一杯酒喝罷,大老吳表情落寞的走出包房,透過門上的小玻璃窗,我看到他又像是跟電線桿似的杵在房門外。

    可能是感覺屋里的氣氛有點沉悶,賈東興沖沖的擺手暖場:“喝酒喝酒,不理他,你們別看這家伙穿的窮酸嗖嗖的,實際上他不缺錢,這些年四處攬工程、干地基,手里怎么也得有個百八十萬。”

    “你缺他那百八十萬不?”錢龍橫眉笑問。

    “我不缺呀,怎么了皇上哥,你需要錢吶。”賈東明顯會錯意思,掏出自己手機道:“需要多少你張嘴,我卡上不夠的話,馬上讓哥們給我送過來。”

    “東哥,都不易。”錢龍鼓著腮幫子吹口氣道:“讓人請咱喝頓酒,待會走時候把錢給人家得了,他那歲數如果跟咱是親戚,咱都得管人叫聲叔伯,誰都年輕過,誰也會變老。”

    賈東尷尬的一笑,晃了晃酒杯道:“我心里有數,不開心的事情別提了昂,今晚上咱們的主題就是開心、快樂,待會這兒喝完,咱們再轉戰下一場,我一個鐵哥們在荔灣區那邊有家高端會所,各種花活全都有,毒龍鉆知道不?那邊有幾個專門從小倭國請回來的高級技師,聽說以前都是拍電影的,那毒龍鉆、太空漫步玩的叫一個深入骨髓。”

    錢龍這個人雖然口花花,但是心地卻異常的善良,他昂頭又看了眼房門口低喃:“東哥,我還是覺得吧..”

    “喝酒吧,皇上。”我皺眉打斷:“事上的不平事多了去,你特么又不是屬鏟子的。”

    人類社會的生物鏈本身就和自然界是一樣的,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我們沒辦法讓狼戒肉,同樣也沒辦法讓羊絕食。

    錢龍看了看我,抿嘴擠出一抹干笑。

    接下來的酒局繼續,哥幾個該玩的玩,該喝的喝,誰都沒有再看杵在門外的大老吳。

    一直持續到凌晨快一點多的時候,眼瞅錢龍和賈東都已經喝得五迷三道,我招呼上鄭清樹攙扶上倆人出門。

    我們剛一出門,大老吳馬上湊了過來:“老板,賈總喝多了呀?”

    “你知道他家住哪不?不行,待會你送他回去吧,我幫你們打車。”我點點頭發問。

    “不用,俺開車來的。”大老吳忙不迭點頭。

    一邊說著話一邊往場子外面走,臨出門時候,大老吳又屁顛屁顛跑去把賬單給結了。

    瞅著他無可奈何的背影,我長吁一口氣,如果不是身后的千斤重擔壓著,我想誰都可以照著“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的活法過。

    幾分鐘后,我們將賈東扶上大老吳的車,一輛不知道幾手的老款長安皮卡車,掃了眼,車后排雜七雜八的扔著的一大堆干活用的工具。

    把賈東安頓好,等大老吳扣上安全帶以后,我掏出手機道:“明天你再找他要一下賬,如果他還不方便,你就給我打電話吧,我幫你一塊問問,來,你存一下我手機號1xx..”

    “謝謝老板,謝謝。”大老吳滿眼感激的狂點腦袋。

    “去吧,把人安安全全送到家,完事給我發條信息。”我擺擺手道別。

    說罷話以后,我招呼鄭清樹去開我們的車,攙起迷瞪的錢龍轉身離開。

    剛走出去兩三步遠,我突然聽到身后有人說話:“哥們,我打聽一下榮國府怎么走啊..”

    感覺聲音有點耳熟,我下意識的回過去腦袋,看到一個身材胖乎乎的人正湊在大老吳駕駛座車窗處詢問,也沒多想任何,繼續攙起錢龍往停車處邁步,走了大概六七步,大老吳的咋吼聲突兀響起。

    “誒,捏這個人干什么哩...”

    我扭脖看過去,見到剛剛那個朝大老吳打聽路的家伙竟然拽開了車門,手里還拎著把一尺多長的大號攮子...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