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攻約梁山 > 第七卷帝國余輝 419沒有金剛鉆就甭攬那瓷器活
    歐陽珣知道山西之行必然得去,也正想去。

    他就是要在臨行前把滿朝大佬得罪個遍,也試探個遍,看看這幫海盜國拋棄的朝臣中還有沒有良知與擔當尚存的。

    他不再理睬無賴承認自己是廢物的高俅,又轉向唐恪,沉聲緩緩道:“我朝大才何其多,比如唐恪唐大人,能文能武,同知樞密院,重權而知兵,尤其極擅長協調(最擅長出賣國家利益交好各方,得官場好人緣得尊重),能把山西與河北西路諸方力量協調好,能干得比我更出色更穩妥。朝廷何須就得我這樣的將死病人去西北強撐,冒誤國的大險?”

    他已早知趙佶父子要用唐恪取代他掌管騎兵,故意捧唐恪,等于當場打趙桓和唐恪的臉。

    唐恪形象極好,中年翩翩君子帥哥,此刻立即站出來優雅從容笑道:“唐某不敢當歐陽大人夸獎。不過,唐某確實自負有才,文武皆通,可是,唐某這點才智比起歐陽大人您來就是差得遠了,不說天差地別那么大,也是萬萬不能及。

    讓唐某在后方做做衛國工作,唐某自信能夠擔當得起,若是到前線具體面對緊急混亂需要卓越才智與決斷力才能擔當的重任,唐某有自知之明,眼下還擔不起。我朝如今唯有歐陽大人您去西北才最合適。只有您去了才能服眾。朝廷最放心。童樞密是軍中第一高人,統領西北防事自然比你歐陽大人更有能力更能服眾,也更有把握,但,童大人要坐鎮京城統御全局,也去不得啊。”

    他不但把自己撇得干凈,還順便討好摘出了軍中第一人童貫。

    說白了就是,我唐恪就只能在后方——京城安全享福享受前線的犧牲,順便在舒服的辦公室里悠然做點工作,不能去前線冒一點險吃一點苦,你歐陽珣能怎么的?

    我唐恪就是不用去。你歐陽就是死也得去死那。誰叫你才最高,心最忠,卻在朝中既無好人緣也得罪了皇權呢......

    治國,我唐恪不及你。但玩政治、怎么當官,我唐恪高明你歐陽珣百倍。

    我就是當宰相享福的命。你歐陽珣就是出苦力冤死的命。要怪就怪你性子不好,恃才傲物愚忠,不會玩,命不好。

    就是這么擅長當有人緣被追捧的無恥君子名臣。

    這樣的史書名聲好的所謂賢才大臣在歷史上出現太多了。

    ..........................

    歐陽得罪試探了一大圈朝臣,除了暗中和他同志的何栗為他報不平卻不能站出來幫他以外,再無一人同情他如此下場,無一人敢擔當西北戰事重責,包括童貫。

    童貫現在極怕死,只想拼命坐享威福,哪肯去西北遭罪冒性命兇險指揮打仗。

    他早不是當年的他了。

    歐陽珣落實清了朝臣情況,在皇帝趙桓親自一再出言逼迫下裝作萬般無奈接受了任命,由趙桓體貼地特意派五百最精銳騎兵保護著(押著)去了西北。名義上他還是主管侍衛親軍馬軍司的太尉。可他前腳一離京,后腳唐恪就接管了.......

    .......................

    追剿唐斌的七千騎兵絕大多數是京軍如今能有的最精銳騎兵,這是歐陽珣治軍和收攏地方精銳騎兵的成果,卻是唐恪接管軍權后嚴令專門精心安排的,出征將士配備的馬自然也是最好的那些。

    唐恪無疑是想用歐陽珣的辛勞成果為自己撈功,想以最快的速度殺奔梁山打個漂亮仗,證明他的軍事能力,抓緊到手的宋國最重要軍事力量——京城禁軍騎兵的大權,奠定自己在朝中的優越牢固地位。他盤算得精明通透,相信如此強大騎兵出擊,以唐斌之勇之能也無法可擋,此策必能成功,成竹在胸,得意洋洋已企盼盯上了朝中更高的權位。如此用兵也符合從兩皇帝到說話好使的所有大員的心思。

    朝中眾人算計的都是出重拳一舉收拾掉滄趙余孽,威懾天下,也能一把奪取梁山財富早早能享用。

    但,忌憚唐斌威名,朝中那些這都過半夜了,還用這么較真守嗎?梁山那幫人又不是神仙千里眼順風耳,根本不知道朝廷反應這么快就派大軍來了,還全一水兇悍騎兵,哪會來打啊?就算知道又哪有能力敢打來?”

    在梁山泊周圍州府的人眼里,也是認為梁山沒多少軍事實力,自從趙岳落腳梁山,周圍的人就從沒見過梁山有成千人數的重兵出沒,也就那點封鎖水泊的老水手厲害。

    所以,朝廷對趙岳手下實力的低估與輕視也不是不接地氣地瞎判斷。并非全是薛弼那次偵察梁山后匯報的誤導。

    那個被張二狗罵馬屁精的官兵立即跟著小聲道:“是啊,押司。mmp  的。這幫禁軍大爺一個個眼皮子朝天翻,根本不把咱們當人啊。憑什么他們出征打仗自己不扎營守夜防范,卻叫咱們這些不相干的遭這大罪為他們的安全站崗守備?”

    這話頓時引起一片熱烈響應,

    都憤憤不平,

    七嘴八舌也勸說押司:沒事的,梁山人,還那什么西北第一猛將遠在北面,根本不會過來,哪用守什么城?若真需要守,禁軍大爺們又不是不怕死,也不敢自己不親自守城,只管安心睡大覺,卻叫咱們這些與戰功無關的人頂著遭罪....咱們別傻了吧唧老實聽話被禁軍當牲口使了,也找地避風歇著吧.......縣尉這會早睡得香了,哪會遭罪還上城檢查。

    都不肯遭罪值夜守城而已。

    小押司正有此意,早想歇著了,既然手下都如此堅持,他不能寒了弟兄們的心拂了眾人的意不是?

    主要是,弟兄們說得都有理。

    梁山人和那唐斌不可能來。城根本不用這么認真受罪守夜.......于是就和手下找地偷懶去了。

    自然,小押司這一隊不是個例。

    四城值夜都偷懶避風去也。

    押司正是看到別處城段都沒人影晃動了,自己還堅持值守就傻比太委屈了,也就欣然隨大流了。

    正是最難受的過半夜時,整座縣城轉眼間就陷入睡死沉寂中。

    城外黑暗中,趙岳瞅著空無一人的城頭,無聲的笑了笑。

    梁山人不是不知道消息,不是過不來這,更不是沒兵力敢來這。

    京城朝堂上一決策如何用兵追剿唐斌,十幾分鐘后,消息就從宮中出來了,梁山就得了電報通知有了準備了。

    唐斌統領近萬人在攻打東平府的路上,確實離這還遠,主體是曾頭市打手等步兵,想殺過來至少得兩天。但趙岳、孟福通卻不在唐斌軍中,隨著搶掠的物資直接回梁山了,放手讓唐斌自己主持征伐,根本不用擔心唐斌自己干不了會玩砸了。現在是帶著總數近八千的梁山軍利用嚴寒與荒野廢村之便秘密潛行到了這附近,就等著這一刻。

    歐陽珣鼓動朝廷收馬,是為增強宋王朝鎮守京城和威懾天下的軍事力量,也是變相在為梁山收集宋有的最好戰馬以及騎兵人手。朝廷那幫家伙一有了家底,懦弱嚇得要死的心頓時又飄了,膽子大了,又開始輕狂,果然積極主動把戰馬騎兵送過來了。趙岳自然得欣然承情收下,此來就是為了這個。

    趙岳負責北城。孟福通負責東城。騎兵將領楊沂中負責西城。金毛吼施威負責南城。

    四面一齊出擊。

    此來的大將,宿義宿良兄弟,“鎮宅四煞”楊烈,等等個個亢奮的奮勇當先,在隨行專門用于爬城開城門的朱貴部下間諜殺手飛索上城悄悄打開各城門后帶隊撲入城中,全是步行,輕手輕腳地分頭撲向禁軍強占借宿的城中各處......縣城不大,房子不夠多,一下擠進來了七千多人和馬只能侵占民房密集擠著住,怎么確定哪家有禁軍有多少?找馬看馬數就得。

    可憐七千兇悍自大的禁軍騎兵連兵帶幾乎全部將校,在睡夢中堵了嘴,光著屁股落網成了俘虜。

    他們很大爺的在縣城吃飽喝足了,過半夜的正安心舒坦的在暖烘烘的炕上釋放著連日快馬進軍積累下的疲憊不堪,多少帶點酒意睡得深沉正香甜,衣服和武器卻被梁山斥侯等好手撬門鉆窗戶悄悄潛入屋子全收走了,從溫暖的被窩中稀里糊涂被抓出來,站在冰冷刺骨的地上猛打著哆嗦,清醒后搞明白點情況自然想反抗,卻光溜溜的至少沒棉衣穿,也沒武器可自衛,被趕到屋外不想活活凍死當場就只能老實投降服從指揮,寒風中逐批得到衣服被沒輪到穿衣的趕緊綁結實手......

    縣城中火把亮起,到處是一個個俘虜長串。

    副都指揮使住在縣城一處大戶家的豪宅里,卻是有親兵忠誠堅持值夜守衛著,梁山軍一翻進院落逼到附近,就有親兵驚覺了,副指沒被窩囊得從被窩中活捉卻反而是不幸,醉意酣睡中聽到廝殺聲和報警聲猛驚醒,倉皇起身穿衣鞋組織抵抗,結果和親兵一起當場倒在箭下,此次奮勇出征妄圖一戰剿滅聲威赫赫絕世猛將唐斌奪取梁山的美夢就此永遠消散。

    這再次驗證了那句老話。

    沒有金剛鉆就甭攬那瓷器活。

    何況副指揮使既沒金剛鉆,思想上也沒有充足的準備,料敵不足,自恃兵力強大,無懼,狂妄,大意輕忽,在陌生的濟州地界,哪會是既占了地利又是磨出來了的梁山軍成心算計下的對手。

    九天神皇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