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十四章 江湖失傳已久的‘王八劍’!
    空氣中的溫度驟降,二公子‘單于’,也覺得有點冷。

    他看向劉能,劉能向他遞了一個眼色,單于連連擺手道:“算了,算了,人家五爺連舵頭都給殺了,區區貨物,又算得了什么?哈哈哈!”

    單于尷尬的大笑,反而劉能夠無語的。心道:你個二公子,我是讓你見好就收,不是讓你連錢都不要了。

    但此時,二公子的話已經出口,他就不能出爾反爾了,只能盡量的挽回損失。

    劉能清了清嗓子道:“既然二公子都這么說了,那么這件事,單家就不追究了,但是,我還有兩個條件,不知五爺能否答應?”

    “劉管賬請講,”葉修文示意道。

    “第一,貨物失蹤,不能不查,漕幫總是要給單家一個交代的。”

    “好說!”葉修文應道。

    “第二,我要漕幫日后所需藥材,都由我單家包辦,以減少我單家的損失,您意下如何?”劉瀏再道。

    “呵呵,正是如此,但第一件事我能做主,第二件,我就沒有這個權利了,請二公子、劉管賬,容我一些時日,我將此事,稟報給幫主,再做答復可好?”

    葉修文起身施禮,單于又看了看劉能,見劉能點頭,這才也點了點頭道:“那就這樣吧?老劉?我說什么來著?就憑我二公子的面子,這等小事,一句話就擺平了,”

    事情妥了,單于還不忘了自吹自擂,劉能見怪不怪了,而葉修文卻附和著,笑道:“那是自然,在燕州,何人不知二公子的威名呀?”

    “呵呵,還是五爺會說話,那么我就不打擾了,我還有事,告辭了,”

    “恭送二公子!”

    葉修文站在門內大躬身道。

    單于、劉能走了,而此時,曹蟒與童順,則同時一豎大拇哥,道:“五爺?可真有你的,三言兩語,單家丟失的貨物,不用陪了,哈哈哈!”

    “呵呵,這算什么?用不了多久,我還能讓單于,給咱們送錢來,你們信么?”

    葉修文也得意了起來,對付如同單于這樣的富家公子,他有得是辦法。

    “五爺,高,高,真是太高了,我們兄弟倆,對您的敬仰,就如同那滔滔的江水一般,連綿不絕呀,”

    “哈哈哈!”

    這是葉修文自打來到三河碼頭以來,第一次聽別人拍自己的馬屁。

    “好,你們先下去吧!”

    葉修文一擺手,心中道是暢快不少,現如今在三河碼頭的威脅,已經被自己解除了,他也能睡一個安穩覺了。

    但不想,正在這時,那欲走的曹蟒,卻徒然轉身道:“五爺?獨角龍死了,這件事怎么報啊?”

    聽聞此言,葉修文蹙了一下眉,心道:是了,舵頭死了,倘若不報,這是不符合規矩的。

    “就這么報,就說獨角龍吃里爬外,勾結匪類,盜取了單家貨物。

    獨角龍已經伏誅,失竊的貨物,正在追查之中,就這么報吧!”葉修文道。

    “是,五爺!”

    曹蟒應道,下去辦這件事了。而葉修文想了想,則回了自己的小屋。

    正所謂,三天不讀口生,三天不練手生。葉修文覺得,自己的功夫不能落下。

    而且,他已經嘗到了甜頭,‘拔刀’他僅是練了前三式,便將高出自己三個境界的獨角龍給斬了。

    雖然,這里有幾分偷襲的意味,又倚仗了利器,但倘若沒有這三式劍招,恐怕葉修文也殺不了獨角龍。

    只是在使用過程中,葉修文覺察到,在換招的時候,略顯攜帶。

    這是因為他沒有對手,而倘若要有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來陪他練劍,那就再好不過了。

    “驚鴻,”

    葉修文喝道,左手拔劍,快速斬出,寒芒一閃,院中練功用的木樁,便被一劍斬作兩半。

    “還是慢了點,也就只能用來對付一般人,”葉修文喃喃的道。

    “五爺?”

    正在這時,有人喚葉修文。葉修文尋聲望去,但見卻是那被打得鼻青臉腫的侯三。

    “五爺,小人可沒有出賣您,我什么都沒說,”

    侯三死皮賴臉的往前湊,而葉修文則氣道:“我說,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撿了一具尸體,你往我的屋子里送?”

    “五爺?我這不是太想立功了嗎?

    我摔了一跤,看到一具尸體,上面有漕幫的腰牌,我怕您不知道,就把人抗回來了,”侯三解釋道。

    “噢,喜歡抗人是吧?來,將這木頭樁子抗走。”

    葉修文一指那被斬掉一半的木頭樁子道。

    那木頭樁子半截躺在地上,有一摟粗左右,目測至少四百斤的重量。

    侯三,生生咽下了一口唾沫,

    “看什么看,還不抗走?”葉修文申斥道。

    “是,是五爺,”

    侯三應道,但他也僅是一個尋常人而已,四百多斤的木頭,別說抗了,他拽都拽不動,還跌了一個屁墩。

    葉修文看著好笑,而侯三但見葉修文笑了,連忙賠笑道:“五爺,我抗不動,”

    “扛不動就來陪我練劍,去找兩把普通的劍去,”

    葉修文一擺手,侯三如逢大赦,跑出去沒多大一會,拿回來兩把木頭劍回來。

    “五爺?您要練劍呀?我拿兩把木頭的,安全,”

    侯三表情很猥瑣,那意思是,我用木劍,你就砍不著我了,否則砍一道口子,那多疼啊?

    葉修文看出了侯三的小心思,笑道:“好哇,木劍就木劍,你放馬過來吧!”

    葉修文拿過一把劍,讓那侯三攻過來。

    侯三不敢,緊著擺手道:“五爺,這雖然是木頭劍,但砍到了您,也是不好的,”

    “喲,有點意思,還要砍到我?你要是砍到我,我就給你十兩銀子。”葉修文笑道。

    “十兩銀子?”

    侯三眼眸一亮,雙手舞劍,就如同風車一樣,還沾沾自喜的道:“五爺?我這可是江湖失傳已久的‘王八劍’,你可要小心了,”

    侯三說罷,左右開弓,木劍耍的威風凜凜,向葉修文一頓亂砍!

    ps:已經提簽,在等簽約編輯,請放心收藏,謝謝!

    (.=)

    </br>

    </br>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