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二十章 幸災樂禍!
    “五爺?您在這里,讓我好找,.......”

    人群中擠出來一個人,葉修文循聲望去,但見卻是侯三。

    “你小子,怎么在這里?”葉修文問道。

    “嘿嘿,五爺您過來!”

    侯三跟一個賊一樣,拉著葉修文來到了無人之處,這才道:“五爺?這是您的銀子,.......”

    侯三說罷,掏出一張銀票塞在了葉修文的手里。

    葉修文看了一眼,數目還不少,竟有一萬兩之多。

    “你哪來這么多銀子?”葉修文笑問,但仿佛已經猜到了這銀子的出處。

    “嘿嘿,那王統領給的唄,他說沒有五爺,就沒有這收成,他總不能忘記了五爺的這份恩情啊!”侯三賠笑道。

    “那你呢?是不是也收了好處?”葉修文收了銀子道。

    “嘿嘿,一點點,一點點,五爺?要不這個也給您?.......”

    侯三不情愿的從腰間的前袋子里拿出銀子,大概有一百多兩左右。

    葉修文想了想道:“侯三?我要回漕幫總舵,你可愿意跟我同去?”

    “五爺栽培,只要五爺不棄,侯三必將追隨左右。”侯三單膝跪地道。

    葉修文很滿意,他現在就需要一個忠誠的奴才,為自己辦事。

    六扇門的人,他沒有想過。

    這些人,都是靠著上面的指令辦事,不合自己用。

    但這侯三卻不同了,他原本就是街市上的一個潑皮。沒有什么背景,也沒有什么勢力。

    而且更加主要的是,除了自己,他誰也靠不住。

    “侯三?此次去漕幫必定危險重重,我容你再思量一下。”葉修文又道。

    “沒有五爺,就沒有我侯三。侯三第一次覺得,自己像是一個人了。

    五爺?您就帶著我,倘若真是遇到危險,侯三雖然不才,但為五爺擋上一劍,還是做得到的,.......”

    侯三再度叩首,葉修文點了一下頭。

    “這錢你先留著,別亂花,找個機會,五爺讓你成為武者,做人上人,你可明白?”

    “謝!五爺!小人,唯五爺馬首是瞻!.......”

    “很好,明天一早來三河碼頭,你作為我的車夫,隨同我回漕幫!.......呵呵!.......”

    葉修文冷笑,他管什么六扇門的任務,這一次,他葉修文再回去,就要先將漕幫,鬧一個天翻地覆。

    .................................................................

    回到了三河碼頭,葉修文也沒有閑著。他繼續磨練自己的‘拔刀六式’。

    現如今,這拔刀六式,儼然成為了他最大的底牌。

    出刀如電,連招疊出,只要是不過煉體期的武者,他都有辦法將其殺死。

    而凝血期的武者,則太強大了,他沒有這個把握。

    因為,當一個武者,進入了凝血期,哪怕是凝血初期,其敏捷都不是普通武者可以比的。

    就如同那月兒一樣,自打三丈處跳下來,僅是踩塌了落葉。

    若是換做尋常武者,落在地上,那便是一個大坑。

    這兩者之間,高下立見,但葉修文卻想要挑戰一下。

    拔刀六式,盡數以快著稱,只要他出刀的速度夠快,而且手持利刃,那么殺死凝血期的武者,也并沒有那個可能。

    但究竟要有多快呢?葉修文還把握不好這個度。他只能不斷的磨練,將自己出劍,化作無形。

    而無形之刃,則是拔刀六式的最終形態。

    倘若被葉修文練成了,著實天下之大,皆可去得!

    “喝!喝!.......”

    葉修文在院中不斷的練劍,發出喝聲,助漲自己的劍式。而這一練,就是一天的時間過去了。

    次日清晨,葉修文早早的起床,再鞏固了昨日的成果。這一劍斬出,竟多斬出了半寸。

    但你別小看了這半寸,這半寸,便是之前兩倍的速度。

    快速拔劍,肌肉的力量會在一瞬間迸發,而在這個過程中,不由自主的就會收肘。

    所以這一劍斬出的時候,就要比正常短上一尺左右。

    但此時,葉修文拔劍,多出這么半寸,就預示著,倘若葉修文抽劍的時候,收一下肘,便有之前兩倍的速度左右。

    而如此速度,倘若再被他遇到了‘獨角龍’、‘卯獅子’那樣的對手,葉修文根本不需要偷襲,直接出劍,對方便將躲閃不及,被斬在劍下。

    “哼!”

    葉修文冷笑,看著自己腫起來的左手手腕,很滿意自己的成果。

    他收劍活動了一下,而也正在這時,侯三從外面小跑了進來。

    “五爺,五爺,我來了,嘿嘿!......”

    侯三賠笑,還換了一身衣服,黑色的仆人裝,上面還帶著一個六角形的帽子。

    “五爺,我沒來晚吧?”侯三緊著道。

    “沒有,不過我們還要等一個人,........”

    葉修文很隨意的道。但侯三聽了,卻動起了小心思,心道:莫不是五爺,又找了什么人?那可是要跟我爭寵呀?

    想到此處,侯三笑嘻嘻的問道:“五爺?您要等誰啊?我給您找去?”

    “呵呵,這人,你找不來,而且你可別得罪她,她動起手來狠著呢!”

    葉修文笑道,侯三打了一個激靈,心道:壞了,來的這位,可能是高手,自己打不過人家,看來爭寵也沒有什么希望了。

    侯三郁郁寡歡,而也正在這時,曹蟒、童順等人,也盡數趕來。

    曹蟒為葉修文備下了車子,而童順等人,則是來給葉修文送行來的。

    “五爺?您在三河碼頭這么久,屬下們,也沒有請您好好吃上一頓飯,這是屬下們的一點心意,全當路上的盤纏,.......”

    童順拿出一大包銀子,足有三四百兩,而且很多都是碎銀子,好似是大家一起湊的。

    葉修文看了看銀子道:“我要不收這銀子,那就外了。銀子我收下,你們兩個給我跟兄弟們帶一個話,這份情我記下了。只要我還在漕幫,兄弟們有事,盡管來找我。”

    “謝!五爺!.......”

    曹蟒、童順等人,一同跪拜。

    葉修文微微一樂,知道這些人,從今以后,就是自己的人了。

    之前的葉修文,在漕幫一點勢力沒有,就是一個閑職,但如今不同了,至少他手下多了三河碼頭這些人。

    但這還不夠,單指這點人馬,想要與東方舵主爭,恐怕還沒有這個可能!

    “好了,時辰不早了,我們出發!”

    葉修文見人都在這擠著也不是一個事,而且自己在這,曹蟒等人也很拘謹,所以他不等了,命那侯三打車離開。

    “五爺?您要等的人呢?”侯三幸災樂禍的道,......

    </br>

    </br>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