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三十九章 兩朝元老!
    “你氣什么,虧的是漕幫的錢?”葉修文笑道。

    “你還笑,我昨日剛剛跟大人說過,漕幫異變,原計劃,恐怕不好實施,讓他贊同你的想法。

    我是跟大人,打了保票的,但倘若你沒有什么作為的話,那么我,都要跟著你吃瓜老,.......”

    月兒氣道,葉修文總算明白了,為何這一次,月兒表現得是如此的反常。

    “這件事,不用你來操心,我自有計策,呵呵!”葉修文再度笑道。

    月兒眼迷離,微微的一側頭,用眼角的余芒,剜了葉修文一眼。

    “五爺?那位大人是誰呀?”侯三不解,謹小慎微的問向葉修文。

    “吃飯,不該知道的事情,就不需要知道。”葉修文徒然沉著臉道。

    侯三被嚇了一跳,趕緊閉嘴,繼續喝他的酒,吃他的菜。

    而能與葉修文同桌吃飯,他已經很滿足了。

    吃罷早飯,馬車晃晃悠悠的趕往漕幫的貨棧。

    漕幫的貨棧,位置居中,排場也大,但葉修文卻認為,這并非是一個好地點。

    試想一下,左右都是貨棧,你被擠在中間,這算是一個好地點嗎?

    就如同開大排檔一樣,一條街,左右都是大排檔,而你將一個大排檔開在了正中間,要有生意上門,那就奇怪了。

    所以,能收到的東西,也是左右幾家貨棧不要的爛貨,生意因此一天不如一天。

    但不想,原本門可羅雀的漕幫貨棧,今日里卻十分的繁忙,進進出出的都是行商之類,扛著大包的貨物進去,然后喜笑顏開的離開。

    “葉修文?看來,那兩個貨棧的掌柜,已經開始了,你打算怎么辦?”月兒但見這場景,為葉修文捏了一把汗。

    顯而易見,這一次任務倘若完不成,葉修文首當其沖。

    六扇門的規矩:無法完成任務,或者放棄任務者死。

    這一點,葉修文不知道,她可是清楚得很。

    六扇門,絕對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甚至比東廠與錦衣衛,都要有過之而無不及。

    葉修文閉著眼睛,沒有答話,而也正在這時,聽聞車外,有人喝問:“站住?什么人?”

    車外,侯三趕著馬車往貨棧內進,守門的漕幫弟子喝問。

    但顯而易見,葉修文的車上掛著漕幫的旗幟呢!倘若不是對方眼瞎,就是有意刁難了。

    “嘿嘿!”

    不待葉修文開口,侯三就嘿嘿冷笑上了。

    他侯三,被人打來打去的,好幾回了,這一次,也該輪到他侯三爽爽了。

    侯三擺了擺手,那守門弟子,趾高氣昂的走了過去。

    “啪!........”

    冷不防,那漕幫弟子還沒站穩,侯三一個大嘴巴子便抽了過去。

    侯三剛剛成為武者,下手沒有輕重,一巴掌將那漕幫弟子,打出去十多米遠,如同死狗一般,摔在了院內。

    “瞎了你們的狗眼,漕幫的大旗,你看不見?”侯三站在車上,威風凜凜的道。

    那幾個守門的漕幫弟子,咽了一口唾沫,被嚇得掉頭就跑。

    這些人,都是東方舵主的人。雖然東方舵主,未必知道他們。

    但那兩個掌柜的卻是東方舵主的人。而他們自然也是。

    他們但見攔不住人,便撒腿跑進院內,去找兩位掌柜的。

    而與此同時,侯三駕著車,大搖大擺的進門。

    此刻,沒有人再敢攔阻,那攔車的弟子,還在院子里躺著呢,生死不知。

    “何人,膽敢打我漕幫弟子?”

    正在這時,院內跳出幾個人來。

    但見為首的兩個人,歲數都不小了,一個五十歲左右,中等身材,老鼠臉,右側下頜有一顆黑痣。黑痣上長了一個肉就。肉就上,還有三根黑毛。

    微風徐來,三根黑毛隨風搖擺,看著挺逗。實力在煉體九段左右,乃是貨棧大掌柜的‘周狐’。

    另外一個,是一個大胖子,四十多歲,身高一米七左右,人生得圓了,腰間纏著十八節鋼鞭。

    別人都是九節鋼鞭,他是十八節,沒辦法,他的腰比特大號的大水缸還要粗,九節鋼鞭圍不了一圈。

    于是,他用十八節鋼鞭,也是煉體九段的武者,姓孫,叫做‘朱坤’。

    兩個貨棧老板,同樣知道葉修文要來,但卻有著東方舵主做倚仗,再加上在漕幫的資格老,完全沒有將葉修文放在眼里。

    “看來,漕幫的人,對你都不怎么友好呀?要不要,我出去,替你教訓,教訓他們?”

    月兒坐在車內,面無表情的道。

    “不必了,這兩個人身份很特殊,是老幫主那個時候帶出來的人。

    在漕幫資格很老,倘若動了他們,漕幫有很多人,會為他們打抱不平,.......”葉修文道。

    “那你就要忍了?”月兒反問。

    “小不忍,則亂大謀!”

    葉修文說罷,掀開車簾,擠出一絲笑容道:“周掌柜的,朱掌柜的,一向可好啊?哈哈!”

    葉修文賠笑,那兩個老家伙看了,也不敢不買賬。

    一個下馬威足夠了,但要真與這位五爺對面鼓當面鑼的對著干,他們也不敢,連忙寒暄道:“原來是五爺,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

    周狐明知故問的道。

    “呵呵,這不嘛?幫主命我接管貨棧,不知二位,有何意見?”葉修文拿出手令道。

    “唉呀,這太好了,貨棧真是不景氣,五爺要來掌舵,那必定財源廣進呀?

    這本來呢?我與老朱,應該留下來,為五爺接風洗塵。

    但真不巧,我們剛剛收齊了貨物,這就要出發了,.......

    五爺?您不介意吧?哈哈哈!........”

    周狐大笑,也不待葉修文應下,帶著人趕著馬車,便往外走。

    一眾漕幫弟子,走在葉修文的身前,有的淺淺的施禮,而有的,則直接假裝沒看見。

    人一個一個的走了,而漕幫貨棧最后就剩下了一個帳房,還有兩個燒火的小斯。

    “葉修文?這是空城計啊?”月兒站在一旁,忍不住笑。

    </br>

    </br>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