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六十二章 背信棄義!
    一夜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葉修文什么都沒有多說,僅是在早晨,將一封書信,命侯三,親自送到總兵府上。

    侯三回來了,附耳在葉修文的耳邊耳語了一陣。

    葉修文又讓他去給斧頭幫,捎了一個口信。這次漕幫鏢局要出鏢。讓他們讓出一條路來。

    當然了,他會分兩成的宏利,給斧頭幫。

    一切都辦妥了,而葉修文也準備出發了。

    東西兩側的貨棧,將貨物都趕了出來,足足要有一百多輛馬車。

    這樣的浩大的陣勢,恐怕是多年僅見,即便一些商客看到,也要覺得眼紅了。

    價值一百多萬的貨物,都在車上。這要劫下來,足足夠一個幫派,吃上一年的。

    “都準備好了嗎?我們要出發了!”葉修文喊道,各個貨棧的鏢師,紛紛向葉修文拱手。

    “五爺?......”

    正在這時,侯三湊近了葉修文耳語了一陣。葉修文眉頭微蹙。

    沒想到,青禾會在這種時候找麻煩。

    青禾知道葉修文開了鏢局,而且要出鏢,說要對付葉修文。

    當然了,這話,不是青禾對侯三說的。而是葉修文手下的一個鏢師曾經在青禾的手下做過。

    昨夜,他那個鏢師在酒館與原來的兄弟喝酒,他那兄弟喝多了,說漏了嘴。

    “五爺?這鏢?”侯三小聲道。

    “無妨,鏢照出,........”

    葉修文一擺手,鏢隊緩緩而行。葉修文騎著高頭大馬走在前面,威風八面。

    月兒在側,雖然蒙著面,但卻難掩麗質。

    兩側的行人,紛紛讓路駐足,看著兩人,皆贊道,漕幫五爺,娶了一個好媳婦。

    葉修文聽了流言,自然拱手含笑,而月兒則無論如何,都笑不起來。

    她被葉修文占便宜了,而且還是明目張膽,在光天化日之下。

    “你就不能收斂一點?”月兒氣道。

    “誒,我現在可是漕幫五爺,五爺能收斂嗎?五爺要是收斂了,燕州城就沒有人怕五爺了。

    五爺,就是讓所有人都看看,漕幫五爺,他們惹不起!”葉修文得意洋洋的道。

    “哼,你就吹吧!我可聽侯三說了,青禾要找人對付你?”月兒幸災樂禍的道。

    “你說,一天不到的時間,他能找誰?”葉修文反問。

    “不清楚,但想必不會是什么普通人就是了。”月兒搖頭道。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愛找誰,找誰,就算他親自來,老子也不怕,都快著點,我們就要進入黑山林了!.......”

    葉修文大聲的吆喝,身后的馬車,骨碌、骨碌,走個不停。

    黑山林,很大。

    倘若快走,一天的時間,能從這邊,走到另外一邊去。

    但要是慢走,那就需要兩天的時間。

    葉修文不想兩天走過黑山林,那樣會平添危險。

    大概走了能有一個半時辰,已經到了斧頭幫的地界。

    侯三帶著人,去前方探路,侯三回來稟報說,沒有人攔路,許是遞過去的條子起了作用,斧頭幫故意放眾人過去。

    “葉修文?也不知道那‘青禾’在哪里下手,我們已經到了斧頭幫地界了,他還沒有出現?”月兒道。

    “他或許是虛張聲勢吧!暫且不用管他,我們走我們的路。”

    葉修文一擺手,商隊繼續前行。

    黑山林內,林深葉密,山路兩側的黑松都有二三十丈高下,天看起來,黑漆漆的。

    “噠!噠!.......”

    葉修文策馬,緩緩的走在前面,心中頗感壓抑。

    這種感覺很奇怪,就如同有一塊大石頭,壓在他的胸口上一樣。

    “葉修文?這里詭異得很啊?連一聲鳥叫都沒有?”月兒也感覺到了。

    “保護鏢車!”

    葉修文一擺手,鏢隊立時停了下來。葉修文手下高手,一個個抽出腰刀,呈扇子面將身后的鏢隊擋住。

    而那些貨棧的鏢師,也一個個劍拔弩張,甚至有人自打車上,取下了弓箭,瞄向林子的兩側。

    “鐺!鐺!鐺!.......”

    與此同時,林中鑼響,百十號人,自打林中竄了出來。

    這些人,刀砍斧剁一般齊,腮幫子努著,太陽穴鼓著,胳膊四棱子,起筋線。

    每個人的手中,都拎著一把板斧。

    那板斧如同半個鍋蓋那么大,生鐵所鑄。

    “斧頭幫?”葉修文眼眸微瞇。的確沒有想到,斧頭幫這么不講信用,竟然派人下山劫鏢。

    “卯獅子何在?”葉修文側身在馬上問道。

    “卯獅子?那算是什么東西?這條路,是虎爺爺我的!”

    隊伍閃開,露出一個彪形大漢。

    但見此人,身高在兩米五以上,身著黑色短打。

    敞著懷,露出一巴掌寬護心毛,手持雙斧。

    他這一雙板斧,比手下人的那些板斧,至少要大上一倍,單只至少就有八十公斤以上。

    “胡彪?”葉修文搜索著記憶,想起了此人。

    這個人,乃是斧頭幫外堂的堂主之一。名字叫做胡彪,綽號‘虎爺爺’。

    相傳,虎有三子,必有一彪。

    ‘彪’生性兇殘,倘若母虎一個不甚,這彪就會將其它的虎仔咬死,以免其它虎仔跟它爭奶吃。

    而這個胡彪,就是如此,他在幼年,就砍死了自己的弟弟,十五歲,殺死了雙親,帶著家中的資產,投門學武。

    后來,他想要故技重施,殺死那小門派的掌門,占為己有,被人發現后,這才逃入了深山為匪。

    “哼!”

    葉修文知道了,這個人,毫無人性而言,倘若自己留手,必會反受其害。

    “葉修文?還是讓我來吧?”月兒但見胡彪,有凝血初期巔峰的實力,恐怕葉修文不是對方的對手。

    可以說,面對這樣的,她都沒有多少勝算而言。

    兩個人,同等境界。

    但是胡彪的武器卻占據著絕對的優勢。

    兩只板斧碩大無比,可攻可守!.......

    </br>

    </br>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