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六十七章 千里傳音!
    “你在這盯著,我去去,就來!.......”

    葉修文說罷,飄然離去。他雖然還沒有踏入凝血期,但身為煉體九段的武者,力量與防御力驚人。

    普通的縱躍,便有三丈高下,落地后,腿部微屈,卸去力道,僅是在地上留下了兩個深深的足印,然后便失去了蹤影。

    月兒,不知道葉修文要搞什么鬼,只能靜靜的觀戰。

    但見那慕休果然并非浪得虛名,出劍不僅連貫,而且劍如流水,與血月齋兩大高手交戰,卻不落下風。

    “好奇怪,這慕休,怎么會擁有這么強大的力量?這怎么可能?即便他已經擁有了凝血后期的實力,但與元氣境,也是兩個概念。

    兩者之間,根本沒有什么可比性,.......”

    月兒頻頻搖頭,不解其中的道理。但不想也正在這時,原本力大無窮的慕休,竟然被血月齋的外堂長老莫林,一刀給劈飛了出去。

    那莫林所用的,乃是血月齋的獨門秘笈‘血煞刀’。這套刀法,大力沉猛,比三合會的三合刀法,還要更勝一籌。

    三合會的三合刀法,這一刀斬下,擁有兩倍的力量,而這血煞刀卻擁有三倍的力量。

    相傳,將血煞刀練至出神入化之境,這一刀斬出,便會是九倍的力量。

    而血煞刀法,也因此名噪江湖!......

    “這不對啊?之前慕休是應該抵擋住此刀才是!”

    月兒眉頭微蹙,因為時才,那莫林也是使用的血煞刀,但慕休卻與兩大高手交戰不敗。

    但徒然,慕休就如同喪失了那股力量一樣,被莫林,一刀重創,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

    “他理應是用了一種短暫提升自己力量的東西,.......”

    徒然葉修文的聲音,出現在了月兒身后,還嚇了月兒一跳。

    “你怎么神出鬼沒的?”月兒氣道。

    “不是我神出鬼沒的,而是你注意力,太集中了。

    不過也是,這一戰夠精彩的。凝血后期的武者,獨戰血月齋兩大外堂長老,呵呵!這要傳到江湖上去,想必又要轟動一時了。”

    葉修文笑道。

    “你笑什么?你不是要救人嗎?”月兒反問。

    “怎么?被慕休的英武,給折服了?不想讓他死?”葉修文打趣的道。

    “你?不救拉倒,我還懶著看呢!”月兒氣道,轉身欲走,但卻見葉修文手里多了一個竹筒,竹筒后面,還垂著一根繩子。

    “你拿著傳聲筒做什么?”月兒不解的道。

    “當然是救人了!”

    葉修文微微一樂,對著傳聲筒喊道:“莫林、侯安平,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連我的徒兒,你也敢動?.......”

    葉修文開口,林中瞬間四處都傳來了聲音,給人的感覺,像是這聲音,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的一樣。

    莫林與侯安平聽罷,大驚失色。

    “千里傳音,這是千里傳音,是慕休的師傅來了,我們快走,.......”

    莫林驚道,與侯安平帶著門下弟子,落荒而逃。

    千里傳音,那是一種象征,唯有氣海境的武者,體內元氣充裕,才能發出。即便是元氣境的他們,都無法做到。

    所以聽聞千里傳音,兩人不辨真假,先逃離了再說。

    否則被慕休的師傅‘南斗圣人’抓住,他們必死無疑。

    人家是圣人,而他們兩個,也僅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在江湖上雖然小有名氣,但與圣人比起來,那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兩者根本沒有什么可比性。

    于是,兩大高手被驚退了,而葉修文與月兒,則落在了當下。

    慕休緊張,他此時身受重傷,右臂也斷了,用左手拿劍,只能作出防御狀,指向葉修文與月兒。

    “是我們救了你,跟我們走吧!”葉修文笑道。

    “你,你們是什么人?”慕休似有不信的道。

    “漕幫葉修文,這是賤內,.......”

    葉修文介紹完自己,又一指月兒道。

    月兒沒有說什么,淺淺一禮。

    “呵呵,我可沒覺得我與漕幫有什么交情,而且我師父就要來了,也不麻煩二位了,.......”慕休冷笑道。

    “師傅?就是我!”葉修文丟了一個傳聲筒,在慕休的面前。

    “傳聲筒?”慕休見過這東西,山匪常用此物,來傳遞聲音。

    “不,不可能,剛才我分明聽到的是千里傳音,.......”慕休還很執的道。

    “你這笨徒弟,怎么不被人打死,呵呵呵!......”

    葉修文沖著另外一個傳聲筒喊道,林中再度產生了環繞立體聲的效果。

    “葉修文?這是怎么做到的?”月兒也不解的道。

    “很簡單,多連接幾個傳聲筒就可以了。

    我一共在林子的西側放了四個這樣的傳聲筒。”葉修文道。

    “這不對呀?那我為什么在東側也能聽到聲音?”月兒依舊不解的道。

    “這個道理很簡單,因為在東側有一面石壁擋著,聲音碰到了石壁,反彈回來,便形成了千里傳音的效果。”

    葉修文說到此處,又沖著慕休道:“你現在知道了?你的師傅沒有來。倘若你不跟我們走,留在這里,必死無疑!.......”

    葉修文的話,慕休聽明白了,但他卻還有一個疑問,面前的兩個人,為什么要冒險救自己?

    “你們為什么要救我?你們究竟有什么目的?”慕休凝著眉頭道。

    “很簡單,我們的武藝不行,需要你的指點。”葉修文淡淡的笑道。

    “那血月齋的莫林與侯安平,豈不是武功更高?”慕休反問。

    “但是他們會教我們嗎?更何況,他們有越級斬殺的方法嗎?”葉修文同樣反問道。

    “哈哈哈,哈哈哈!.......”

    慕休大笑,而且笑聲猖狂,笑得月兒心里發毛。

    而也正在這時,慕休徒然出劍,直指在葉修文的哽嗓咽喉處。

    月兒要拔劍,卻被葉修文伸出手來,擋了一下。

    此時,慕休看了看葉修文,將劍擔在葉修文的脖子上,表情兇狠的道:“我的武功遠勝于你,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嗎?.......”

    </br>

    </br>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