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六十九章 將計就計!
    “嘭!.......”

    葉修文的房門被人踹開了,但客廳里卻沒有人。

    臥室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音,莫林與侯安平互視了一眼,用劍撩開了臥室門的珠簾。

    映入眼簾的是掛著帳幔的一張大床。此時床上晃動的厲害。也不知道什么東西,在床上的被子里,亂動。

    “嘖嘖!”侯安平見此蔑視的笑道。

    “哼,大白天,竟然就做這種齷齪的事情。”莫林也假裝一本正經的道。

    “回稟爺,我們鏢隊剛從黑山林出來。正在休息,.......”侯三在一旁謹小慎微的回話。

    雖然他還不知道,這兩位究竟是什么人。但見那幾個血月齋弟子,對這兩人恭恭敬敬,又稱呼堂主,便錯不了了。

    他連血月齋弟子都惹不起,又何況是堂主一級的人物了。

    “你說,你們漕幫出貨,我怎么沒看到貨啊?”

    莫林反問,他可是老江湖了,江湖經驗豐富。漕幫出貨,那就理應有貨物才是。但他在這貨棧里,卻沒有看到任何裝著貨物的馬車。

    “回稟爺,我們這次是護送八大貨棧的貨物,出黑山林。您若不信,可以去問。貨棧的幾個總鏢頭,還都在柳林鎮呢!”

    侯三回道,莫林看了一眼手下的弟子。弟子點頭,那意思是說:的確如此。

    莫林這才確信,這個侯三此言不假。

    “你小子,道是激靈,我且問你,這客棧,可來了什么可疑人沒有?”莫林再度問道。

    “回稟爺,這我不太清楚。我們漕幫的人,就這幾間屋子,其他的客人,我們也沒有交集。”

    侯三很會說話。他要說沒有看到可疑人,莫林道是要尋思,尋思了。

    反而他說不清楚,沒有交集,莫林卻是信了幾分。

    “既然沒人,我們就走吧!萬一被那慕休鉆了空子,我們得不償失,.......”侯安平在一旁道。

    “恩,老侯說得也對,我們這就走,.......”莫林應道,然后一擺手,血月齋的弟子,一同退了出去。

    侯三長長噓出一口氣,將一行人送走。

    走在樓梯處,侯安平問道:“老莫,你不是要殺葉修文嗎?怎么又不動手了?”

    “哼,我想了想,我為什么要殺葉修文?倘若殺了葉修文,那東方舵主當上了漕幫幫主還算好說。

    萬一那孫士茂失敗了呢?東方舵主沒有當上這個幫主,怎么辦?我覺得,到時候,孫士茂會將失敗的原因,歸罪于我的頭上。

    這得不償失,我們多一事,還不如少一事。一個葉修文而已,跟個臭蟲一樣,想必孫士茂要殺他,也早就動手了。”莫林不屑的道。

    “恩,老莫你說得對,我們剛才那么多人進門,他嚇得都不敢露頭,這個人,想必也沒有什么本事,.......”侯安平附和道。

    “你說什么?”莫林徒然道。

    “我是說,你說得對,.......”但見莫林徒然變色,侯安平一怔道。

    “不是,是下一句,......”莫林又道。

    “我是說,那個葉修文也沒有什么本事。我們剛才那么多人進去,他被嚇得連一個屁都不敢放,.......”

    “對,對,就是這句,我們上當了。”

    莫林連說道,然后掉頭便往回跑。侯安平與一眾弟子,緊隨其后。

    “砰!.......”

    到了葉修文的房間,莫林再度一腳將房門踹開,直奔葉修文的臥室而去。

    那張大床,還在晃動,莫林大手一抓被子,便將被子,給掀開了。

    “啊?”

    被子里傳來女人的尖叫。

    葉修文趕緊抓回被子,蓋住驚叫的月兒,怒道:“你們什么人?為何兩次三番闖我的臥室?”

    葉修文起身,披著睡衣,下面是光著的,這一點莫林與侯安平都看見了。

    莫林老臉一紅,覺得是自己多疑了,那被子里裹著的,的確是一個女人。

    與此同時,葉修文將床邊的寶劍也抓在了手里,一臉的怒容。

    莫林與侯安平理虧,但倚仗自己是血月齋的外堂堂主,也并沒有將葉修文放在眼里。

    “我們乃是血月齋外堂的堂主,來此是為了捉拿逃犯!”莫林趾高氣昂的道。

    “血月齋?血月齋就能在別人房事的時候闖進來嗎?還掀人家被子?你們還要不要臉?

    就因為你們是血月齋?就因為你們是外堂的堂主?

    你們可別忘了,漕幫每年可是出了二百萬兩銀子,讓你們血月齋保護我們。

    而你們現在,在做什么?你們不僅沒有保護我們不說,反而還來欺壓我們,那么今年的供銀,你們也就別想要了。

    我這就回去,稟報幫主,將你們的所作所為,告到你們掌門那里去!.......”

    葉修文聲音很大,宛若整個客棧的人,都聽到了。

    門口呼啦,圍了一般人,都是葉修文的手下,一個個面無表情,手按在刀柄上,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意思。

    莫林見此,不知如何是好。他是沒有想到,葉修文的反映,竟然會這么激烈。

    侯安平也是,雖然他覺得,一個小小的葉修文也真就不算什么,煉體九段的實力,他隨手就能將其捏死。

    但是,與此同時,他卻又覺得葉修文說得很對。

    漕幫每年獻上供銀,那是讓血月齋出面保護他們的,按照江湖上的規矩,血月齋不得欺壓漕幫弟子,而且還要當作同門弟子,一樣對待。

    說白了,這都是為了錢。

    一個大派,想要屹立江湖數十年,甚至是數百年,皆離不開大把的銀子。

    而倘若漕幫不再向血月齋供奉,那么后果可想而知。血月齋每年,至少要損失二百萬兩銀子。

    而且,倘若這件事,要傳到了其他的附屬幫派耳朵里,紛紛效仿,那么血月齋的損失就大了。

    “呵呵,誤會,這都是誤會,我們也只是追捕盜匪心切,并沒有欺壓漕幫的意思。

    告辭,告辭!呵呵!.......”

    侯安平賠笑,一邊拱手,一邊與莫林,帶著人,灰溜溜的走了,.......

    “你們也回去吧!沒事,別來打擾我!”

    葉修文一擺手,侯三等人也分別離去。

    此時,葉修文關上房門,眼珠轉了一下,心道:反正月兒已經被我騙光了,倒不如,.......

    ps:小墨新書,求各位哥哥、姐姐的推薦票哈!

    </br>

    </br>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