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八十五章 教你做人!
    “今天感覺如何?”清晨醒來,月兒便問葉修文的感覺如何。

    “這種事情,倘若做多了,也就沒有什么感覺了。”葉修文想了想道。

    “你們男人啊?越是得不到的東西,越喜歡。等得到了,就不當作一回事了,哼!........”月兒氣道。

    “這怎么又扯到男人身上了?這童子功,無論如何練,也感覺不到什么,只是覺得小腹之內,仿佛暗藏了一股力量。

    我想找一個人試試!”葉修文點頭道。

    “那找誰呢?”月兒反問道。

    “要不,咱倆試試?如何?”葉修文掩口,壞笑。

    “去死,你又在想那種齷齪的事情,我不理你了。而且,這童子功我已經記住了,以后才不跟你一起練,哼!.......”

    月兒得意的哼了一聲,推開房門,便要出去。

    不想此時,侯三卻正站在外面,躬身伺候著。

    “夫人?您起了,這有漕幫的一封信,......”侯三將信呈上道。

    “嗯,我會交給葉修文的,你下去吧!”

    月兒拿著信,又回到了屋內。而葉修文則還躺在床上。

    漕幫鏢局也沒有什么事情了,現在出鏢,根本不用葉修文跟著。

    黑山林內,只要打出漕幫鏢局的大旗,沒有人敢于攔阻。

    除了斧頭幫,又何人敢與漕幫為敵呢?

    但是恰恰,葉修文與斧頭幫已經達成了共識,每次出鏢,都分給他們兩成銀子,斧頭幫任由漕幫的鏢隊通過。

    所以有人說,漕幫鏢局賺錢,簡直太容易了。有心效仿,但又怕沒有五爺的面子,只得作罷。

    而也正在這時,這封信來了。月兒認為是好事,將信遞給葉修文道:“看來,咱們計劃的第一步,總算完成了。之后你成為漕幫幫主,然后我們,挑撥凌霄閣與血月齋兩大門派間械斗。

    這件案子做下來,我想我們兩個,至少能升到五品帶刀,........”

    月兒淺笑道,一笑兩個小酒窩,看起來粉可愛。

    但此時,誰又會想到,在半個月前,這位月兒小姐,還是一個冷血的殺手呢!

    “我看,你是將事情想簡單了。這個時候來信,未必是好事。”

    葉修文接過信,可沒有月兒那么樂觀。

    試想一下,現在是什么時候?那是清晨。

    也就是說,這封信,應該是連夜發出的。

    這就有意思了,什么信會需要連夜發出呢?難道是嘉獎?這根本不可能。

    所以葉修文推算,一定是漕幫又出現了什么問題。

    展開信紙一看,果不其然。漕幫內部出事了。

    葉修文在漕幫鏢局,如日中天。東、西方舵主坐不住了,以三河碼頭出現事故為由,要讓葉修文去收拾爛攤子。

    而與此同時,東方舵主又說了,漕幫貨棧,原本就是他的產業。他現在要重新接管。

    當然了,這封信,絕對不是東方舵主發的,而又是一個匿名的人,發給葉修文的。

    這算是一種示警吧!告訴葉修文,東方舵主的人,就要來接管漕幫鏢局了。

    “東方舵主的人要來?這就有意思了。呵呵!”葉修文淺笑道。

    “怎么?又出岔子了?”月兒蹙眉道。

    “算是吧!東方舵主看我做出了成績,想要將漕幫鏢局收回去。”葉修文道。

    “那么我們忙了這么半天,拼死拼活,豈不是為別人做了嫁衣?”月兒反問道。

    “那也未必,既然他要來,那就來吧!他東方舵主說,這貨棧是他的嗎?那就還給他。

    不過嘛,這貨棧我不會給他留下一分錢。”

    葉修文冷笑,出了臥室,侯三還在外面站著,等候葉修文的命令。

    “侯三?告訴兄弟們,今天的生意不做了,按照每一家貨棧款項的兩成賠付給他們,.......”

    “五爺?那我們可要賠不少銀子呢?”侯三有些不舍的道。

    “呵呵,不賠,我們也是為別人做了嫁衣。

    對了,那一天,你跟我說,看到的城外莊園呢?帶著錢,給我將莊子買下來,.......”

    “五爺?您上次不說十萬兩,那莊子有點小貴嗎?”侯三嘬著牙花子道,心道:在等兩天,差不多能讓出兩萬兩銀子也說不一定。

    “別廢話了,現在舍出點錢算什么?倘若再晚了,我們一毛錢也帶不走。現在就去將庫房的銀子,還有那些東西,都搬空。”

    “是,五爺!”

    侯三不敢違命,早飯都沒吃,便帶著人,將庫房的銀子還有財物,統統打包了。

    葉修文直接讓侯三離去,而葉修文則親自上門還銀子,說漕幫有事,他要帶著人,支應去。所以這生意,暫時不做了。

    周圍幾個貨棧老板一聽,頻頻點頭,但誰敢要葉修文的銀子。

    五千兩銀子,葉修文一分錢都沒送出去,而且幾位老板還說了,等葉修文回來,這生意,還得跟葉修文做。

    當然了,他們也說出了自己的擔憂,說怕葉修文一走,斧頭幫那邊過不去。

    葉修文說,這沒有問題,斧頭幫給我五爺面子,你們去了,遞上我的條子,再交了銀子,斧頭幫不會難為你們的。

    幾個老板謝過,還要請葉修文吃飯,但卻被葉修文婉拒了。

    臨走的時候,葉修文叫了外賣,當他返回漕幫鏢局的時候,伙計已經將飯菜送來了。

    葉修文與月兒,就在客廳內吃飯。但沒過多久,就有十幾個彪形大漢,闖了進來。

    “滾出去!”

    葉修文冷著臉道。

    “五爺,我們,.......”

    “嘭!”

    那個帶頭的漕幫弟子,剛要開口說話,葉修文一腳便將其踢飛了出去,人摔在了院子里。

    其他人見了,連忙灰溜溜的都滾了出去。

    原本,這些人還想給葉修文一個下馬威呢!沒想到,讓人一腳就將那個凝血初期的小頭目給踹了出去。

    那凝血初期的小頭目,小腹絞痛,自地上爬了兩下,愣是沒爬起來。

    “呃,........這個葉修文怎么這么強了?不說,他僅是煉體六段嗎?.......”

    那小頭目不解,而也正在這個時候,葉修文自打客廳內走了出來,冷冷道:“一點規矩都沒有,東方舵主,就這么教你們做人的嗎?.......”

    ps:感謝各位,哥哥、姐姐的推薦票支持,么么噠。但希望推薦票,能夠更多一些哈。看起來,不怎么多呀。

    另外,看到了很多讀者的留言,說小月月,很毒呀!

    其實怎么說呢!月兒的設計,就是一個經過六扇門培養出來的殺手,她不是蠢,而是在她的眼中只有任務,而完不成任務的人,則都是垃圾。

    其實一開始,在她的眼中,看到葉修文的任務,是很容易的。打入漕幫,以漕幫為點,挑唆凌霄閣與血月齋械斗。從而引起整個江湖風波。

    但她想簡單了,當融入整個任務當中,她才知道,什么是危機四伏。周圍幾乎都是敵人,葉修文被推到了風口浪尖。走錯一步,粉身碎骨。

    只是這個時候,她還是想用自己的方法,來完成任務,但卻處處碰壁,一次又一次的證明,只有葉修文才是對的。

    葉修文也當然知道這一點,所以有些時候的情報,他是故意透漏出去的。

    所以,有關角色設計問題,請各位哥哥、姐姐見諒,小墨會在接下來,更加完善、塑造人物,么么噠!

    </br>

    </br>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