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八十九章 殺!西方舵主!
    “東方舵主,你臉皮真厚啊?我掏空了漕幫貨棧?

    老子接手漕幫貨棧的時候,就是一個空殼。

    而且我還為你擦屁股,還給了太和錢莊十萬兩銀子的欠款。

    你跟我說說,到底是誰掏空了漕幫貨棧?”

    葉修文質問道,而東方舵主,卻反駁道:“一碼歸一碼。漕幫貨棧,我是經營不善,但我沒有拿漕幫一毛的錢,而你呢?嘴上說得好聽,日進斗金,而今天一查賬,卻是一個銅板都沒有。你說,錢呢?”

    東方舵主同樣大聲的質問道。

    “我怎么了?要不是你出爾反爾,又要回了漕幫貨棧,我的確日進斗金。

    我漕幫貨棧,接了十幾趟鏢,貨都裝好了。反而你的人說去接管,就接管了。

    我不賠人家銀子行嗎?

    幫主?您說說,有這么做生意的嗎?”

    葉修文怒問,將老劉洪也拖下了水。

    老劉洪,繼續裝聾作啞,而葉修文就全當他答應了,繼續說道:“三河碼頭,被人家沙河幫打了臉,四位舵主打回去即可。

    沒有我葉修文,諸位就不活著了嗎?漕幫的事情就不管了嗎?

    漕幫貨棧,我可以繼續經營,為漕幫賺錢。

    但是,就是因為你們這群人的小心思。害得漕幫損失數萬兩的賠償款。三河碼頭,至今無人出頭。

    你們說,漕幫還要你們這群廢物,何用?”

    葉修文怒指東方舵主。

    “哇,哇!.......”

    東方舵主氣得怪叫,右手一抓,斗大的拳頭攥到了一起。

    這個東方舵主,身子強壯得就如同一頭熊一樣,凝血后期的實力,而且練了如同金鐘罩、鐵布衫一般的功夫,渾身刀槍不入,即便精鋼寶劍,也很難傷到他。

    此刻,怒急的他,哪還管劉洪是否在場,猛然一拳,便砸向了葉修文。

    “嗚!”

    這一拳,十分兇猛,單指帶起的拳風,便將葉修文的衣袂,盡數澎湃了起來。

    葉修文迎風而立,除了目光投在東方舵主身上以外,他還瞟了劉洪與大長老、二長老一眼。

    這三個人都未動,所以此時,就有趣多了。

    “好,既然你不動,那也就別怪我手黑了。”葉修文冷笑,左手拔劍,.......

    “錚!.......”

    利刃出鞘,快若電光火石,宛若一道驚鴻,徒然乍現。

    這一刻,即便連東方舵主都沒有想到,葉修文出劍的速度會這么快,就如同一道利閃,在他的眼前一晃,便已然到了他的面前。

    東方舵主大駭,收手擋在自己的胸前。

    但此時,他卻暗叫不妙。

    葉修文的這把利劍,乃是鎢鋼打造,即便是元氣境的武者,都能傷得,又何況是區區的凝血期武者了?

    所以,當看到那一抹灰芒劃過,東方舵主暗叫不好,心道:自己這條胳膊,恐怕要保不住了。

    與此同時,幫主劉洪的表情,也隨之驚愕了一下。

    他原本打算,是看看葉修文的實力如何,究竟有什么倚仗,竟令他敢向東方舵主叫板。

    但不想,葉修文竟然這么狠,直接出劍便要廢掉東方舵主。

    “葉修文,小心!”

    徒然,月兒示警,葉修文冷笑收劍,左手劍自打自己右側腋窩,刺了進去。

    “噗!........”

    裂錦之音傳來,一切歸于寂靜。

    東方舵主倒退閃開,葉修文長劍刺入自己右側的腋窩。

    腋窩后,還有一個人,卻是西方舵主。

    西方舵主,手持峨眉刺,欲偷襲葉修文,但卻沒有葉修文的兵刃長,被葉修文一劍穿胸。

    葉修文拔劍、轉身,一個回旋踢,一腳踢在了西方舵主腦袋上。

    此時,西方舵主,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人便被葉修文踢飛了出去。

    西方舵主的身體,在空中轉體720度,胸口被利劍刺穿所留下的大洞,揮灑著殷紅的血液。

    眾人見了,倒吸了一口冷氣,現場再度陷入短暫的寂靜。

    須臾間后,西方舵主的身體,啪的一聲,砸翻了座椅,眾人這才緩醒了過來。

    “西方舵主?”

    南方舵主與西方舵主,坐得最近,但見西方舵主墜地,便將其扶了起來。

    但人已經死了,眼睛還在瞪著。

    恐怕西方舵主至死也不明白,自己為什么出手偷襲,還會死于非命。

    其實道理很簡單,因為從一開始,葉修文要殺的,就是他。

    東方舵主,那是血月齋要保的人,連劉洪都不敢動他,他葉修文憑什么,以一己之力,去與血月齋抗衡?

    所以殺了東方舵主,葉修文無異于自掘墳墓。

    但西方舵主就不同了,這個老狐貍,上竄下跳,幾次想要葉修文的性命。葉修文早就想要弄死他了。

    當然了,最主要的是,葉修文拿到了底牌。就是慕休。

    慕休曾經說過,漕幫之事,凌霄閣也有人在操作。

    而既然不是東方舵主,那么必然就是西方舵主咯。

    所以葉修文直接殺人,取而代之!......

    ........................................................

    “葉,葉修文,你,你殺人了!”

    與此同時,東方舵主竟然結巴的道。

    第一,他是被葉修文的快劍,驚道了,而第二,則是沒有想到,葉修文竟然這么狠,當著幫主的面,就將西方舵主給殺了。

    “呵呵,東方舵主請見諒,其實我一直以來,就是想要除掉漕幫的這個禍害。”

    葉修文變臉比翻書還快,剛才還在與東方舵主劍拔弩張,結果徒然卻換做了一副笑臉。

    此刻,即便劉洪也感覺到莫名其妙,心道:可真有你小子的,怎么著?剛才還要殺人家,這一回又想成為好朋友不成?

    不過,還真就被劉洪猜對了,葉修文繼續笑道:“我與東方舵主之間的隔閡,完全是因為西方舵主挑唆而起。這個西方舵主,里挑外撅,唯恐天下不亂。

    在東方舵主的耳邊,說我的壞話,卻又在背地里,想要將我除掉,把殺人的罪名,栽贓給東方舵主,.......”

    “啊?竟然有這等事情?”東方舵主,莫名的道。

    “的確如此,當初,我自打三河碼頭回來,途中遇襲,便是西方舵主買通了三合會的外堂堂主‘黑風煞’所為。

    那時,我不知是西方舵主做的,誤會了東方舵主。

    我當時,還氣惱東方舵主來著。

    但是,就在之后的調查中,我發現西方舵主的背后,竟然有一個極大的勢力,在支持他。

    可惜啊!那個勢力,究竟是誰,我還沒有查到。于是在他剛才偷襲我的時候,我便一劍將他給殺了。

    幫主?屬下未曾經過您的同意,便將漕幫的禍害鏟除,請幫主,降罪!.......”

    葉修文大躬身,沖著劉洪施禮道。

    “...........................................”

    劉洪無語,心道:你小子,真特么的會說話,你都將漕幫的禍害鏟除了,我還怎么治你的罪?

    “去吧!將三河碼頭的生意拾起來,將功折罪,.......”

    劉洪一句話,葉修文殺人的這件事,就揭過去了。西方舵主死了活該。而南方舵主與北方舵主,則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也不知道,下一個,死得究竟是誰!.......

    </br>

    </br>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