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九十二章 十八血手!
    “呵呵!那個葉修文真是找死,竟然離開了‘燕州城’,我正好下手!”

    斧頭幫客廳內,聽聞葉修文離開了燕州城,三合會幫主‘袁峰’哈哈大笑。

    他的三合會,正是因為葉修文,被燕州城總兵‘周沖’給滅了。

    他一直耿耿于懷。

    但在燕州城內,他忌憚周沖的力量,并沒有動手,一直按兵不動。

    今日,他終于可以吐氣揚眉了,他這就要動身,去三河碼頭,殺死葉修文,為他幫派被滅,而復仇!

    “你真的要去?”

    金剛佛閉著眼睛,喃喃的道。

    “哼,我可不像你,竟然跟這么一個小角色,去做什么狗屁生意?”袁峰冷笑。

    “小人物,往往能牽動整個棋局。

    他可以借助周沖之手,滅了你,也一定能滅了我。你的手下,不就是被他分批蠶食了嗎?”金剛佛淡淡的反問。

    “哼,那個周沖,也不知道被葉修文下了什么迷魂藥,竟然一門心思,都聽他的。

    我覺得,這其中必有隱情!”袁峰氣道。

    “這便是葉修文的過人之處,那周沖為什么不聽你的,也不聽我的,反而偏偏聽他的?”金剛佛又道。

    而倘若不是他生著一副兇相,恐怕很多人,都會誤認為,這金剛佛會是一個的道的高僧呢!

    說話不疾不徐,總是將‘道理’掛在嘴邊。任誰聽了,都那么有禪理。

    袁峰也是,他覺得金剛佛,說得有幾分道理,想了想,這才道:“我沒有那么高深的境界,我只知道,誰不讓我好過,我就不會讓別人好過。葉修文這個人,必須死!”

    “那你殺了葉修文,如何向劉洪交代?”金剛佛徒然反問道,令袁峰怔了一下。

    良久,袁峰緩緩的起身道:“哼,那我就去問問他,看他怎么說!”

    袁峰說罷,大踏步向外走去,.......

    “昂?”

    袁峰徒然察覺到,門外有人,他一個箭步,便飛了出去。

    門外的人一怔,連忙躬身,底下了頭,

    “哼,卯獅子?你跑到這里來做什么?三姓家奴,一看你這個人,就靠不住,.......”

    袁峰本來就氣不順,再看到與葉修文走得近的卯獅子在門外偷聽,隨手一掌,便將卯獅子給拍飛了出去。

    卯獅子,也僅是煉體九段的武者。而袁峰可是元氣一重的武者。

    這一掌之力,可想而知,卯獅子的身體,就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的飛了出去。

    “噗!”

    卯獅子,人在空中,便大口的吐血。

    胸前被印了一個血掌印,乃是江湖人,聞風喪膽的‘十八血手’。

    這門功夫,端的古怪,掌力打入人體之后,傷者無法恢復,以掌力為中心,會逐漸的潰爛,即便不當場被人殺死,三日后也必然因潰爛而死。

    袁峰冷笑道:“卯獅子?這種死法,最適合你了!”

    “你,你為什么,要殺我?”卯獅子不解的道。

    “殺你這種小角色,還需要理由嗎?哼!”袁峰不屑的道,雙腳一點地,人上了房,然后便消失離去。

    而正在這時,月亮門外,走進了一個黑衣大漢,后面還跟了兩個人,但見倒地的卯獅子,驚道:“兄弟?你這是怎么了?”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斧頭幫的外堂堂主‘黑豹’。

    黑豹與卯獅子,是拜把子的兄弟,現如今凝血初期的實力。

    而卯獅子,能得以落在了斧頭幫,還是他引進門的。但不想,自己的兄弟竟然倒在這里。

    他將卯獅子扶了起來,卯獅子,微微顫動著嘴唇道:“是,是袁峰,十八,十八血手,.......救救我,黑豹,倘若你去求幫主,我還能活命,否則三日內,我,我必死,........”

    “兄弟?你放心,我這就去求幫主。”

    黑豹命兩名手下扶著卯獅子,而他則蹬蹬蹬,來到了內院的客廳。

    金剛佛依舊坐在椅子上手掐念珠誦經,但其實,袁峰傷人,他早就知道了。

    試想一下,金剛佛是什么實力,比袁峰還要高出一個境界,元氣二重的境界。

    雖然他沒有出屋,但外面的事情,他卻一清二楚。

    黑豹噗通一聲的便跪下了,沖著金剛佛叩首道:“幫主,卯獅子是我的兄弟,求您老人家大發慈悲,救他一救吧!”

    黑豹嘭嘭嘭的磕頭,但金剛佛就是無動于衷,手掐佛祖不住的念經,直至經文念完,他這才道:“十八血手這門功夫,只有袁峰能解,你求我何用?”

    “幫主?您去求那袁峰,他會給您這個面子的?”黑豹祈求道。

    “昂?”金剛佛沉著臉,掃了黑豹一眼。

    這一眼,令黑豹遍體生寒,低下頭,不敢言語。

    “下去吧!沒事別來煩我誦經!”

    金剛佛沉聲道,黑豹只有又退了下去。

    當見到了卯獅子,黑豹頻頻搖頭。

    卯獅子微微閉上了眼睛,心道:“恐怕自己在劫難逃了。”

    “兄弟?我不想死在這里,你能否送我下山?”卯獅子道。

    “下山?這下山,又能如何呢?”黑豹嘆道,不過想想也罷,至少也要為自己兄弟,買一口上好的棺材預備著。

    “走,找個門板,將我兄弟,抬下山!”

    黑豹命令道,兩個黑衣大漢,將板斧往自己褲腰上一別,去別處尋了一塊門板,抬著卯獅子下山。

    路上有人問起,聽聞是被十八血手打傷,盡數搖頭。

    這種武功,極其歹毒,雖然并非是什么毒掌,但一旦中掌,這一個人的身體,便會從中掌之處,開始潰爛。

    直至三日后,人因為敗血癥而死。

    而唯一的解法便是,這打人者,再以十八血手的掌力,反方向再打出一掌,將之前的掌力,打出去,傷者這才被治愈。

    但顯然,這是不可能呢!

    袁峰目的,便是要殺死卯獅子,又怎會救他?

    所以眾人,盡數搖頭,認為卯獅子這一次,是必死無疑了。

    人抬到了山下,黑豹不知去哪,問道:“兄弟?你想去哪啊?為兄必然將你送到?”

    “我的好哥哥啊?你快送我到三河碼頭,倘若說,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能救我的話,必是五爺無疑!........”

    </br>

    </br>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