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一百零八章 圣母教!
    “啊?”

    果然,在前后夾擊之下,那‘雷彪’慌了。

    說白來,這個雷彪也僅是一個只顧自己的卑劣小人而已。

    但見葉修文生龍活虎,而身后又有大量的伏兵。

    他想都沒想,帶著人,便翻墻跑了。

    活著回沙河幫,他還是幫主,而倘若死在了這里,那么他就什么都不是了,也僅是一坨爛肉而已。

    葉修文帶著人,追出去兩里,不追了。

    “五爺?為什么不一鼓作氣,追過去?奪了沙河幫?您就是沙河幫的幫主了,何苦在漕幫受那鳥氣?”

    黑豹獻計道。

    “我道是想啊!.......”

    葉修文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氣,將飛魚黑鐵甲一件一件的丟在地上。

    “給你!”

    月兒在這個時候,自打白瓷的藥瓶里倒出了兩枚黑色的藥丸。

    葉修文想也沒想,將其吞下。

    一股清涼入腹,胸口的憋悶,也好上了不少。

    “這是什么藥?”葉修文問道。

    “龍虎靜心丹,.......”

    月兒說罷,點了一下頭,葉修文知道,恐怕這種丹藥,也是六扇門秘制的。

    “五爺?五爺?......”

    正在這時,那個王統領帶著人,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葉修文知道,這個小子,是來討賞來了。

    不過,葉修文卻沒有什么賞錢給他。

    “呵呵,原來是王統領啊?這次,可是辛苦你了。”葉修文起身笑道。

    “不辛苦,不辛苦,能為五爺效力,那是我的榮幸啊?”王統領做做的道。

    “恩,既然王統領夠義氣,那我五爺,也不能虧待朋友,我有一好買賣跟你做,不知王統領,愿意不愿意做啊?”葉修文笑問。

    而此時,王統領則連連拱手道:“五爺帶我如同兄弟一般,有什么事情,您盡管吩咐便是。”

    王統領知道,葉修文不能虧待他,就拿上次的劫船事件來說,葉修文只拿了兩成不到,剩下的都給他了。

    所以,王統領故作大方,任憑葉修文吩咐。

    葉修文一搭王統領的肩頭,往北方一指道:“那沙河幫的分舵,雖然被我燒了,但碼頭還在。王統領?你在這三河碼頭,東挪西借?能賺多少?這碼頭我送你了,財源廣進,豈不是快哉?”

    王統領聽聞此言,眉頭微蹙,并沒有立刻應下,而是咂嘴道:“五爺?您這主意好是好,但就憑我的本事,恐怕占不了那里,.......”

    “誒?這不還有我呢嗎?有我在,你就放心接管那里,呵呵!........”

    葉修文笑道,拍了拍王統領的肩膀。王統領眼珠一亮,嘴角瞬間便咧開了,連連向葉修文作揖道:“仰仗五爺了,仰仗五爺了,您放心,您的那份,每月必然送到,.......”

    “呵呵,合作愉快!”

    葉修文再度笑道,那王統領作揖走了。這好買賣,他可是盯了許久了。

    只是,沙河幫與漕幫,他哪個也得罪不起。所以只能跑到碼頭外面去落腳。

    而這下好了,葉修文說要保著他,讓他開門做生意,他還不樂?恨不得今天,就將買賣給開張了。

    “你怎么,將那碼頭給他了?”月兒在這個時候道。

    “給他,我們還有好處拿,而且還可以照顧多方。

    你想啊!這碼頭要是被漕幫得了,賺了錢,那是漕幫的,即便我有提成,也只有兩成而已。

    但王統領就不同了,他需要我來保他,他最少要給我五成以上。

    而且,他還會聽我的。

    這便是其中的差距!.......”葉修文為月兒釋疑道。

    “那你照顧多方,又是什么意思?”月兒又道。

    “照顧多方,是沙河幫與活閻王。

    倘若沙河幫的碼頭被漕幫所奪,這件事,恐怕永遠也完結不了。

    你可不要忘了,沙河幫究竟背靠的是誰?”葉修文反問。

    “圣母教?”

    月兒呢喃出了一個名字‘圣母教’。

    而圣母教,則有些神秘,這一教派,人不算很多,規模也不算很大,與凌霄閣、血月齋,相差無幾。

    但是圣母教,卻連血月齋與凌霄閣兩大門派,都不敢輕易得罪。

    而且,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一教派內,盡數都是女人,沒有男弟子。

    “是啊!這也是我,為什么,沒想著滅掉沙河幫的原因。

    一個沙河幫,或許不算什么,但是他背靠的圣母教,就有些棘手了。

    而一旦圣母教出手,別說你跟我了,恐怕就連活閻王,也僅是一粒浮塵而已。”

    “那你所說,與活閻王也有關呢?”月兒繼續問道。

    “呵呵,那活閻王,不是讓你我霍亂江湖嗎?為得是什么?

    就是將原本朝廷能分到那一份,給拿回來。

    現在,這沙河幫的三河碼頭分舵,被王統領占了,就等同朝廷占了。活閻王正好,拿這件事去交差!........”

    葉修文微微冷笑,而月兒終于明白了,感情這是一石三鳥之計。

    “走吧!我們回漕幫分舵,先將那里的尸體處理一下,然后給總舵去一封信,告訴他們,沙河幫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

    葉修文負手而行,月兒緊隨其后。

    而侯三等人,則收拾東西,將葉修文的飛魚黑鐵甲撿了回去。

    飛魚黑鐵甲的正面,已經出現了斷裂的情況。侯三一提碎了,沖著葉修文的背影,傻笑道:“五爺?壞了,.......”

    “帶回去!”

    葉修文沒有多說什么,反而覺得,飛魚黑鐵甲能堅持到現在,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那沙千鱷元氣三重的實力,又有風魔功,這一掌打下來,葉修文要單以肉身相抗的話,恐怕早就已經死了。

    但飛魚黑鐵甲,卻為他擋了一下。葉修文僅是受了些許內傷而已。

    所以這黑鐵甲,葉修文還不想丟,他要找一個人,將黑鐵甲修復才是。

    “侯三?你找的那個鐵匠,叫什么來著?”葉修文問道。

    “回稟五爺,此人叫做‘鐵拐李’,打鐵的手藝不錯,就是要價很高。

    咱打造的那些羽箭,他要了咱們,兩萬兩銀子呢?”侯三有些肉疼的道。

    “哼哼!區區兩萬兩,值了,哈哈哈!.......”

    葉修文大笑,而倘若有機會,他真想去會會這位鐵匠。當然了,還有那個賣給侯三‘黑鐵神獸’的人!.......

    </br>

    </br>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