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一百七十章 夜深,人不靜!
    “你回來了,.......”

    葉修文剛剛回到屋內,黑漆漆的屋里,便傳來了聲音。

    葉修文膽子夠大,否則在這樣的雨夜,非得被人嚇死不可。

    “你怎么還沒睡啊?”葉修文知道是月兒,反問道。

    “你還沒回來,我怎么睡得著?”月兒淡淡的道。

    “咦,是不是離不開我了?”

    葉修文壞笑道,而此時月兒則點上了燈。

    跳動的燭火,打在月兒的臉上,紅撲撲的格外的引人注目。

    “你天天就會胡鬧,你要是真的死了,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月兒這一次,并沒有表現的如何反感,或許在葉修文沒有回來之前,她想了很多。

    她想到,倘若葉修文真的因此死了,那自己究竟能不能頂替葉修文的位置,完成接下來的任務。

    回答是否定的,她完不成這個任務。

    在與葉修文相處了近三個月,發現了在葉修文的身上,自己所欠缺的東西,那便是計謀。

    她沒有葉修文的計謀,也沒有葉修文的料敵先機。她覺得,倘若她身處葉修文的位置,恐怕活不過三天。

    “怎么了,我的小月兒,郁郁寡歡的?”

    葉修文捉起了月兒的小手,月兒這才回過神來,嗔怒道:“看你身上濕的,快把衣服脫下來,.......”

    月兒順勢起身,為葉修文更衣。

    葉修文感覺很舒服,其實覺得,有一個女人,在自己身邊照顧自己,也是很爽的事情。

    特別是,古時候的衣服很大,穿起來不是很方便。更何況此時,葉修文的衣服,又都粘在了身上。

    月兒將葉修文懷里的一樣一樣東西,都掏了出來,放在桌子上。但見數個小藥瓶道:“這都是什么啊?”

    “藥,......那綠瓶的是‘化尸水’,兩個黑瓶的是解毒藥。那個紅瓶的是刀傷藥,還有那個白瓶的,.......”

    “好了,我知道了,你在這站著,我去拿干衣服給你換上。”月兒打斷了葉修文的話道。

    “呵呵,還換什么?都這個時候,該睡覺了。”

    葉修文從后面將月兒給抱住了。

    “別鬧,破了童子功,你我還有什么底牌?”月兒無奈的搖頭道。

    “是啊!這接下來,還有一堆麻煩事呢!”

    葉修文嘆道,用桌子上的手巾,擦了擦頭發,直接跳到床上去了。

    月兒拿他也沒有辦法,將濕衣服放在一旁,也坐了過去道:“事情到底怎么樣了?”

    “事情完了一部分,但又多了一部分。”葉修文道。

    “怎么說?”月兒反問道。

    “白云圣姑死了,.......”葉修文笑道。

    “金大人殺的?”月兒一喜道,因為白云圣姑一死,葉修文也就安全了。

    “金大人,也死了,.......”葉修文又道。

    “真沒有想到,金大人武功那么高,竟然也死了。”月兒有些感嘆的道。

    “我殺的,.......”葉修文又道。

    “.......................................................”月兒無語。

    這種無語一直持續了五分鐘,她才氣道:“你殺了金大人做什么?人家是去幫你的?”

    “幫我?不可能的。他是來找我要太初煉體方的。倘若我不給,他就說,我是被白云圣姑給殺的,哼哼!”

    葉修文冷笑,而月兒則仿佛明白了什么。

    “我看那太初煉體方,你還是趕緊交出去吧?否則,你殺了金大人,閻大人也不會善罷甘休的。”月兒搖頭道。

    “那你認為,我交出太初煉體方,他就能放過我嗎?”葉修文反問道。

    “你這話,什么意思?”月兒不解的道。

    “我去見過活閻王了,........”葉修文說到此處想了想,又道:“我在的房間內,發現了水印。”

    “水印?”月兒依舊不解的道。然后徒然嗤笑道:“你是不是神經過敏了?一個水印有什么可奇怪的?外面下著雨,閻大人自打外面回來,自然要有水印咯?”

    “不,那水印是從后窗進來的。那個人武功極高,自打窗戶進來,便站在了那里,而留下了一汪水印。

    也就是說,在我到活閻王那里的時候,有人剛剛向他報告了什么事情。”葉修文面無表情的道。

    “你是說?”月兒遲疑道。

    “對,沒錯,那個人看到了一切,而活閻王也知道了一切。但他卻故作不知。

    還有,當時在場的一共有三大元氣境的高手。白云圣姑、金鏢,以及黑云圣姑。

    這三個人的武功何其高,但卻沒有發現這個人。所以我懷疑這個人的武功至少在元氣境以上。而且會一些特殊的法門,令人無法察覺到他。

    白云圣姑與黑云圣姑就不用說了,那都是江湖上的人。而金鏢則不同了。

    他六扇門出身,時刻加著小心,而這樣的人都能被跟蹤,那就可想而知,這個人的本事了。”

    葉修文說到此處眉頭微蹙,月兒也面色凝重的道:“那不如,我們向大人坦白吧?”

    “坦白什么?坦白說我們殺死了金鏢嗎?又或者是,我們私自煉藥?

    哼,我估計,我們私自煉血丹的事情,恐怕這位大人,也早就知道了。”葉修文冷笑道。

    “啊?”聽聞此言,月兒一驚。

    “你不需要驚訝,這件事,活閻王秘而不發,看來是要等到我們完成任務的時候再動手了。”葉修文又道。

    “為何?”月兒依舊不解的道。

    “很簡單,任務完成,你跟我才是這次任務的實施者。活閻王只是從者。

    也就是說,我們是主,他是次,這樣論功行賞,我們的功勞,自然要大過他。

    而他這個人野又很大,今天跟我說話的時候,說漏嘴了。他說此次任務完成,他必然會被封一個正二品帶刀,這樣就能與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人,平起平坐了。

    但是好笑的是,他現在也僅是一個從三品帶刀,如何升的那么快?

    所以我猜測有三件功勞,在等著他。

    第一,是我們成功挑起了江湖內斗。

    第二,他獨得太初煉體方。

    第三,他發現你我二人,私自練至血丹。

    這三件事,加到一起,他升一個正二品帶刀,恐怕不是難事。

    呵呵,有趣!這個活閻王,如意算盤,打的可真好!.......”

    葉修文冷笑,反而一旁的月兒,卻花容失色!.......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