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黑云圣姑!
    葉修文漕幫這一戰,雖然銀子沒有得了多少,但黑鐵神獸,卻被他拉回來了。

    回到了燕州城,已然是次日的事情了。

    葉修文帶著人,拉著箱子,進城門的時候,那些官兵,盡數不敢多言。

    現在五爺,就是一塊金字招牌。誰沒事吃了豹子膽了,敢來找五爺的晦氣?

    更何況,總兵周沖失蹤,現如今偌大的燕州城群龍無首。就更沒有人敢來招惹這位漕幫五爺了。

    葉修文大大方方的進城,黑鐵神獸被苫布罩著,也沒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

    回到了西街,那一眾貨棧老板戰戰兢兢,趴在門縫里往外看。

    原來,被黑豹殺死的那名探子被他們給發現了。

    人死了,脖子被人用兩根手指掐斷。一想就是五爺做的。

    五爺發怒了,他們這些人,還怎敢露面,僅是在貨棧內觀望。眼睜睜看著一行車隊,自打自己的門前經過。

    到了正門,有鏢師,急忙上前迎接。而與此同時,侯三也跑了出來。

    但見葉修文負傷,連忙派人去請‘曾凡’回來。

    “五爺?您沒事吧?”侯三關切的問道。

    “小傷而已,.......”葉修文道,而侯三就如同扶著老佛爺一般的扶著葉修文進入客廳。

    但人剛一進客廳,葉修文便感覺到了一股子寒氣逼來。

    他撩開眼皮看了一眼,客廳之內,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

    侯三也很詫異,他剛才走的時候,客廳內還沒有人呢!沒想到,這一轉眼功夫,便多出了一個人來。

    “呵呵,黑云圣姑,恭喜啊?元氣七重了,.......”葉修文含笑道。而此時,端坐客廳喝茶的黑云圣姑,則冷眼道:“我聽說漕幫出大事了,黑豹呢?”

    黑云圣姑一開口,葉修文便知道她所謂何來。原來是聽到了風聲,說漕幫出現了變故,她來看看。

    “哈哈,臭娘們?你來了?老子還沒死呢?.......五爺可是這個,遇到強敵,自己去拼命,卻讓老子先跑了。現在想想,我這老臉,都沒地方放啊?哈哈!.......”

    正在這時,卻是黑豹,自打門外也走了進來。

    黑云圣姑看到黑豹,自然歡喜,她卻是擔心黑豹有什么三長兩短。

    她不理會葉修文,而是走向黑豹,擰著身子道:“沒事就好,我在宗門,都擔心死了,.......”

    “哈哈,我這不是沒事嗎?而且,你看咱這境界,元氣境?這要不跟著五爺,老子這一輩子,都別想出頭了。”黑豹撇著大嘴道,而黑云圣姑自然歡喜。自己的男人,實力大增。自己日后也有面子。

    “知道了,我的臭爺們,就是厲害?”

    黑云圣姑毫不避諱的伏在黑豹的肩膀上,而黑豹卻道:“臭娘們,別光跟我膩歪,五爺現在很危險,你得留下來幫他。”

    “幫他?他不去找別人麻煩,我看那些人,就要謝天謝地了,.......啁啁,你看這一身的血,一定有是把哪個不長眼的給滅了吧?”黑云圣姑冷嘲熱諷的道。

    葉修文也不介意,繼續喝茶。而月兒,也僅是無奈的搖頭。

    以月兒的性格,她是看不上這黑云圣姑的。但葉修文卻曾經跟她說過,他與黑云圣姑之間,也僅是各取所需。沒有必要強求黑云圣姑會為自己做什么。

    當然了,倘若她愿意做,葉修文也不反對,畢竟黑云圣姑,已經是一名元氣七重的武者了。

    元氣七重與元氣六重,是一道巨大的分水嶺。

    到了元氣七重的境界,武者出手間,便可以元氣化形了。

    這是兩種概念,倘若說,元氣中期的武者,他體內的元氣,還停留在氣這個概念上的話,那么元氣七重的武者,便已然將元氣形化了。

    ‘形’與‘氣’,僅是相差一字,但卻天差地別。哪怕一個元氣六重巔峰實力的武者,也絕對不是一個剛剛突破元氣七重武者的對手。

    當然了,這說的是就一般情況下。倘若使用一些手段的話。就如同葉修文借用陷阱、暗器之流,也可以擊殺元氣七重的武者。

    但這卻要說,對方足夠倒霉,或者是大意了,你才有這個機會,否則就這一個境界而言,很難有人,能逾越過去。

    所以此時,倘若有黑云圣姑在這里坐鎮,那則再合適不過了。

    但是此時,黑云圣姑,卻面帶難色。

    “怎么?臭娘們?你不愿意?”黑豹氣道。他黑豹可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

    五爺對他好,他心里是一百個佩服,只要能幫上五爺的忙,他黑豹能豁出命去。

    “不是我不肯幫,而是不知為何,宗門內,最近禁足,弟子不讓出來。

    我這一次,也是太擔心你們了,這才偷偷跑出來,這萬一時間久了,我怕宗門怪罪。”黑云圣姑遲疑道。

    “那就不勞煩圣姑了,我這里也做了準備。”葉修文道。

    “臭娘們?五爺好說話,我黑豹的眼睛里可不揉沙子。你要不留下,你就走吧,別再回來了。”黑豹氣道,屁股坐在椅子上,那椅子咔咔直響。

    “你這個急性子,我又沒說不幫,只是,我只能呆三天,我必須要走。

    你們有所不知,圣母教門規極嚴,犯了教規,那是要處以火刑的!”黑云圣姑為難的道。

    “圣姑?也不要為難。我說了,我這里做了準備,理應能抵擋的住。”葉修文道。

    “你這是什么話?難道我黑云圣姑,就是那種見利忘義的人嗎?

    你對黑豹好,我也看出來了。為了黑豹,我也得在這里呆上三天。只是三天之后,我必須要走。

    剛才我已經說了,圣母教門規森嚴,那可不是說著玩的。”黑云圣姑正色道。

    “那好,三天就三天,正好黑豹剛剛得了一筆銀子,你們兩個就快活去吧!等有的事情,我央人去找你們去。”

    葉修文含笑道,而黑豹則哈哈樂道:“哈哈,去哪也沒有我那小院好哇,五爺?今晚我做東,請大伙樂呵,樂呵,怎么樣?五爺?”

    “呵呵,好,那咱們就樂呵,樂呵,.......”葉修文笑道。

    “你的傷,......”月兒在一旁嗔怒道。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