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渾人‘孫銘澤’!
    凌霄子走了,但北斗圣人卻依舊久久不能~щww~~lā

    按照他的做派,這個葉修文應該早就死過一百回了。但是南斗圣人與凌霄子,說的也沒有錯。

    的確,正如兩個人所說的一樣,凌霄閣現如今是越來越沒落了。

    而與血月齋相比,雖然現如今還占據優勢。但南斗圣人回來卻說,圣血魔君的功力,比以前更強了。

    而這也是為什么,南斗圣人一回來,便宣布閉關的原因。

    他無法擊敗對方,甚至還有些力不從心。

    更何況,他與南斗圣人年紀都很大了,反而圣血魔君還年輕,根本連六十歲都不到。

    而倘若,他與南斗圣人有一個駕鶴西去,那么凌霄閣的下場,便由此可知。

    “小杰子?那這件事,就這么算了?”

    正當北斗圣人遲疑,下一步究竟怎么辦之際,張合卻從后面的屏風內走了出來。

    剛才凌霄子說什么,他都聽的一清二楚。但他跋扈慣了,即便是他自己不對,他也要爭個面子回來。

    北斗圣人看了看張合道:“三叔啊?你這些年,做的也是過份了一些。凌霄閣不比往年了。漕幫一役,我們就等同與血月齋開戰了。

    現如今,雖然看似風平浪靜,但誰又能知道,大戰什么時候會打起來?

    這件事,我看就往后放一放,等與血月齋這一戰有一個結果,咱再找那葉修文算賬如何?

    又或者,那葉修文直接死在了這一戰之中,也說不一定。”北斗圣人勸道。

    “哼,你也不給我做主,”張合一調臉,假裝生氣的道。

    “三叔!”北斗圣人又喚了一句。

    “好吧,好吧,我大人有大量,我出去散散心,你可別攔著我。”張合道。

    “現在山下危險的很,沒事莫要下山了,先在我這東殿,找一個房間,你也該練練無了。”北斗圣人又道,但張合壓根就沒有理會,僅是含糊的應道,然后出了東殿。

    到了殿外面,他左右想了想,心中暗道:“這小杰子,也挺為難的,但怎奈,老子咽不下這口氣啊?誒,有了,‘孫銘澤’那小子,最近不閑著呢嗎?”

    張合所說的‘孫銘澤’,乃是北斗圣人的三徒弟。這個三徒弟進門比較早,年紀也不小了,比北斗圣人的大徒弟‘天云一劍’河洛與二徒弟‘萬劍手’夜明,年紀還要大,大概有四十五六歲了。

    這個人,不算天才,但卻勤奮,善使一把巨劍。

    這巨劍有兩米長,半米寬,往那一戳,就如同一塊門板相似。而且力大無窮,十分了得。現如今也是元氣七重的境界。

    張合很喜歡這個小子,因為這個小子,聽他的話,見面就管他叫三爺爺。

    張合想了想,到東殿的后廚,要了一只燒雞,然后拎著雞去找自己的傻孫子去了。

    東拐,西拐,來到了東殿的西院后面。

    在這里有一個十分平整的習武場。孫銘澤正脫了一個光膀子練功。

    這孫銘澤人高馬大,足足有兩米五六的身高,渾身的肌肉,就如同虬龍一般。

    膚色比較黑,黑色的秀發被扎起來,挽了一個很大的發髻。

    不修邊幅,連鬢絡腮胡子,一雙怪眼,比獅子的眼睛還大。

    這一只手,舉起萬鈞石鼎,在空中耍來耍去。四周的北斗一脈弟子,紛紛拍手喝彩。

    “好!”

    張合拍手叫好,孫銘澤聽聞是張合的聲音,立時住下手來,傻笑道:“三爺爺,您來了?誒?你的臉?”

    孫銘澤聽聞張合的聲音歡喜,放下石鼎,便來找張合,結果整看到張合的臉上都是巴掌印,現如今還滄腫呢!

    “唉,別提了,”張合哀嘆一聲,孫銘澤當時就火了,怒道:“三爺爺?你說,究竟是誰打了你?只要不是師傅,俺替你出頭。”

    孫銘澤怒吼,聲如洪鐘。

    而張合一聽,還是這傻小子,對自己好。他詳裝抽泣了兩聲,這才道:“掌門新收了一個徒弟,叫做葉修文啊,這小子不守規矩,我說了他兩句,他上來就打人啊!”

    張合將自己說得慘兮兮的,而孫銘澤一聽,當時就火了,怒道:“三爺爺,您別怕,我這就跟你去稟明恩師,我去活劈了他。”

    孫銘澤說罷。一拽手中的鎖鏈,十米開外,他那柄巨劍,刷的一聲就飛了回來,落入了他的手中。

    他這一柄巨劍,至少要有一噸多重的份量。扛著劍,就要與張合去見他師傅。

    但張合,剛從北斗圣人那出來。怎能又回去。連忙道:“我的傻小子,你師傅那里我已經去了。”

    “啊?已經去了,我師傅說什么了?是不是要把那小子宰了?”孫銘澤怪眼圓翻的道。

    “唉,別提了!”

    張合又故作的哀嘆了一下,這才道:“那凌霄子端的狡猾,知道我被打了,定然去稟告你的師傅。于是便跑到你師傅那里,告我的刁狀,還說,凌霄閣沒有葉修文,就打不過血月齋,”

    “豈有此理,這不是笑談嗎?沒有葉修文這個臭雞蛋,我們還不做槽子糕了?”

    孫銘澤再度怒道,然后想了想,這才道:“三爺爺,沒事,我師傅礙于情面,不好為你出頭。我來!那葉修文在哪?我這就去劈了他!”

    孫銘澤說罷,又要走,而此時張合,則拍著孫銘澤的光膀子道:“小澤啊?三爺爺就知道,你小子最孝順,只是現在你還打不到他,他已經進了靈道觀了。咱這凌霄閣有規矩,除非掌門親自下令,否則任誰都不能去靈道觀,打擾弟子清修,否則必將重罰。”

    “我管他鳥?”孫銘澤不屑的道。

    “小澤啊?這是規矩,你恩師反復叮囑過我。說犯了別的事都好說,唯有這一條,不能破。

    這樣,那個葉修文,就在靈道觀修行三個月。你等他出來,再為三爺爺出頭,如何?”張合笑道,然后一咧嘴,因為這腮幫子,被葉修文打的疼極了。

    “恩,三爺爺說的是,您放心,他從靈道觀一出來,我就宰了他。”

    孫銘澤說罷,又要走。而此時張合問道:“澤子,你要干啥去啊?”

    “磨刀!”孫銘澤惡狠狠的道。

    “好,真是一個乖孩子,這個給你拿著,還熱乎著呢!”張合遞過去燒雞。那孫銘澤打開紙袋一看,裂開嘴傻笑道:“還是三爺爺,最疼我,您就瞧好吧!”

    這次說完,孫銘澤真的走了,而張合則捂著腮幫子,奸笑了一下,心道:葉修文啊,葉修文,我看你這一次,死不死!

    ps:小墨看到很多月票,謝謝,非常感謝!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