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二百八十章 落地金剛!
    葉修文千算萬算,算漏了一點。‘孫銘澤’就是一個渾人,打仗哪里管什么計策。

    他聽聞葉修文說,剁了那個‘一字橫眉血劍皆’,這場賭局他就勝了,人自打高處跳下,大吼一聲便徑奔血月齋的隊伍沖了過去。

    葉修文一看這下糟了,他在此埋伏人馬,是為了打對方一個出其不意,結果‘孫銘澤’竟然自己暴露了出去。

    此時,月兒要喚,但卻被葉修文給拉住了。

    “這人下去,我們就暴露了?”月兒急道。

    “莫要慌,那‘孫銘澤’是一個渾人,對方見了,未必就會想到這里有埋伏。”

    葉修文要賭一把,賭那個一字橫眉血劍皆,不會在意這個徒然冒出來的渾人。

    “騰!騰!騰!......”

    與此同時,‘孫銘澤’落在了地面上,如同一匹野馬一般的奔跑。

    一字橫眉血劍皆,聽聞震動,尋聲望了過來。

    但在林中,他也看不到什么,也就是說,‘孫銘澤’從虎口嶺跳下來,并沒有被任何人看到。

    人在林中的山道上行走,而且又都是高手,沒有人會相信,有人會在此敢埋伏自己,更不會有人太過主意。

    這一行人看似齊整,但實際上,卻是懶散的很,不疾不徐的向燕州城趕去。

    以一字橫眉血劍皆的意思,天黑之前到燕州城便可以。他們會在下午四點鐘左右,對葉修文的多寶閣發動進攻。

    所以由此可見,血月齋這一次,是要十拿九穩的殺掉葉修文。

    這正如獅子搏兔一樣,即便葉修文在一字橫眉血劍皆的眼中,的確不算什么,但他也要用盡全力,將葉修文搏殺在燕州城內。

    “老狗,納命來!”

    再度傳來一聲厲喝,‘一字橫眉血劍皆’確定,的確是有人來找麻煩。

    他沒見其人,便已然左右一揮手,門下弟子,便在這山道之上,燕別翅排開。

    與此同時,‘孫銘澤’到了,宛若鐵塔一般的立于當下。

    ‘一字橫眉血劍皆’但見來人,仔細的打量。

    這‘孫銘澤’人高馬大,足足有兩米五六的身高,渾身的肌肉,就如同虬龍一般。

    膚色比較黑,黑色的秀發被扎起來,挽了一個很大的發髻。

    不修邊幅,連鬢絡腮胡子,一雙怪眼,比獅子的眼睛還大。

    這一只手,扛著足有兩米的巨劍,擔在自己的肩膀上。

    這一柄巨劍,可是著實太大了,不僅劍刃長,有兩米左右,而且劍刃還寬,半米還要多。

    劍刃非常的厚實,幾乎就是鈍刀,沉重無比,單指看上一眼,都要令人膽寒。

    “這個人,莫不是凌霄閣的渾人‘‘孫銘澤’’吧?”

    想到此處,‘一字橫眉血劍皆’眉頭微蹙,因為這個‘孫銘澤’可是太出名了,一身的蠻力十分的了得,別說同為元氣七重的武者了,即便元氣八重的武者遇到他,也要繞道走。

    “哼,看來,凌霄閣是真的要對血月齋動手了。這才派出這個渾小子,在此攔路。

    不過好在,他僅是一人,又能奈我何?”

    一字橫眉血劍皆心里暗討了一下,道是不在乎‘孫銘澤’一個人,畢竟他們可是有著三百人呢!

    “你就是一字橫眉什么,什么啊?”

    ‘孫銘澤’但見‘一字橫眉血劍皆’,想叫出對方名字,但想了半天,沒想起來,就記得月兒與葉修文說的前一半了。

    而這還是他但見對方連在一起的眉毛想起來的。

    這‘一字橫眉血劍皆’的眉毛的確與眾不同,竟長成了一個‘一’字形,刷白刷白的。

    顯然,這一字橫眉血劍皆的年紀也不小了,目測要有七十歲以上。頭發是花白的,眉毛卻全白了,端坐馬上一副氣宇軒昂的樣子。

    “呔,你這渾人,我家長老的名諱也是你叫的?”

    正在這時,一血月齋上院的弟子拔愴。

    這個人實力也不低,元氣六重的境界。

    正所謂初生牛犢不畏虎,竟然拔刀,便徑奔‘孫銘澤’去了。

    一字橫眉血劍皆眉頭微蹙,但卻并沒有制止。心道:上去一個死了也好,省著后面的人,跟著一起送死。

    “砰!”

    果然被一字橫眉血劍皆給廖準了,那弟子上去,一個照面沒打,被‘孫銘澤’一劍便拍飛了出去,如同打高爾夫球一樣。

    那小子的身子,飛過眾人的頭頂,穿過了林子,一直飛得很遠很遠。

    人飛走了,遠遠的聽聞砰的一聲,仿佛是落地了。

    而也正在這時,有人覺得自己的臉上沾染了露水,用手這么一抹,才知道竟然是血。

    眾人一驚,心知那剛才沖上去的弟子是兇多吉少了。

    其他弟子見了,哪里還敢再有人上前?

    一字橫眉血劍皆見了,不屑的哼了一聲,心道:你們這些冒失鬼,平日里對老夫陽奉陰違,今日給你們點教訓,就你們那點道行,什么都不是,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就是一個屁。

    但見左右的弟子驚駭的已經不能說什么了,甚至有人后退,一字橫眉血劍皆,這才冷冷的道:“‘孫銘澤’?就你一個人來的?”

    “誒?”

    ‘孫銘澤’此時回頭看看,心道:人呢?怎么就我自己沖過來了?

    “人呢?等我回去找找去啊!”

    ‘孫銘澤’夠實在,他與葉修文打賭來著,誰先殺了一字橫眉血劍皆,誰就贏了這場賭局。

    但現如今葉修文不在,他心里仿佛少了什么似的,跟那‘一字橫眉血劍皆’告假,人拔腿就跑。

    “這,這?......”

    血月齋眾弟子,哪里明白這是怎么回事?

    人來了,風風火火的,結果一劍拍死一個人,拔腿就跑。

    ‘一字橫眉血劍皆’也有些莫名其妙,但此時人家已經跑了。

    他想了想,一打馬道:“給我追,莫要讓那個‘孫銘澤’跑了。這個家伙,在凌霄閣地位不低。若是殺了他,恐怕凌霄閣將不戰自潰!.......”

    ‘一字橫眉血劍皆’說罷,打馬第一個沖了出去,在‘孫銘澤’的身后緊追不舍。

    而此時,‘孫銘澤’卻一邊跑,一邊喊:“兄弟,兄弟?你人呢?......”

    ‘孫銘澤’大叫葉修文,結果虎口嶺上的葉修文,鼻子差點沒氣歪了。心道:跟這個渾人一起打埋伏,你一準的打不成!......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