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謀斷九州 > 第九十章 爭財
    天黑前,兵卒推去橋上的木石障礙,順利占據對岸的大城,從這里出發,快馬加鞭,距離洛陽只有一日路程。</p>

    城里空無一人,將士、百姓全都已經離去,走得比較匆忙,遺留不少東西。</p>

    馬維第一個進城,徐礎隨后,以向將士顯示勇敢,但是兩人對帶兵太缺少經驗,犯下嚴重錯誤,誰也沒有想到事先嚴厲約束部眾,陸續進城的士兵只維持不到一刻鐘的秩序,隨后四散分開,洗劫整座城池。</p>

    馬維沒有阻止,向徐礎笑道:“以劫掠養兵,常有的事情,只可惜眾人當中不乏梁朝衣冠士族,居然也淪落至此,以后慢慢樹規矩吧。”</p>

    徐礎覺得馬維現在就應該立規矩,即便不能阻止劫掠,也該稍加安排,不至于像現在一樣亂哄哄,就在不遠處,幾名士兵當街爭搶衣物,全不顧忌“梁王”的目光。</p>

    但他最終沒有開口。</p>

    馬維帶徐礎登上城樓,遙望洛陽的方向,山巒遮目,兩人卻能想象出東都的繁華景象。</p>

    “得東都者得天下。”馬維感慨道。</p>

    徐礎必須開口了,“中原乃四戰之地,天下太平時可操控八方,天下大亂時也會受八方進攻,非立足之地,更非問鼎之資。”</p>

    馬維一邊笑,一邊點頭,“明白,我明白這個道理。但洛陽終究是東都,若能一舉奪下,挾張氏皇帝以號令天下,至少可得天成半壁江山。”</p>

    馬維暢想無邊,問道:“礎弟怎么不說話?”</p>

    “無話可說。”</p>

    “呵呵,我明白礎弟的心意,必是以為我太心急,又以為梁朝滅亡已久,再無興復可能,所以我應該老老實實當一名謀士,輔佐他人當皇帝,對不對?”</p>

    徐礎嘆息道:“謀士一生以勸諫為業,運氣好的時候,能有一兩句話被人采用,運氣不好,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照此看來,滿腹道理若能自行,好過勸人而不得。”</p>

    馬維立刻道:“就是這樣,既有勸人當皇帝的本事,為什么不能自己當皇帝?勸人常惹橫死之禍,跟錯了人也難免一死,問鼎逐鹿還是九死一生,比較下來,還不如奮力問鼎,至少死得其所。”</p>

    “唯有時機不對。”</p>

    “哈哈,礎弟還是謀士心態,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時機是等不來的,要自己去抓。降世王不過中下之材,一呼百應,成為叛軍之首,吳越王勇狠深沉,算是上中之材,只為一個王號,帶二十人不遠千里奔赴江東。這兩人若等時機,怕是如今還在秦州種地吧?”</p>

    徐礎拱手道:“馬兄志存高遠,非愚弟所及。見馬兄無恙,我心愿已足,明日告辭。”</p>

    “告辭?你要去哪?”馬維驚訝地問。</p>

    “應城,那里有護送我南下的數百晉陽兵卒……”</p>

    馬維抓住徐礎的一條胳膊,“礎弟乃吳帝外孫,身負滅國亡母之仇,刺殺昏君,名滿天下,何以自屈若此,甘愿為沈氏幕下之賓?留下來,我與你平分天下,劃江而治,永稱兄弟,馬、徐兩族,世世通好,豈不勝過終身為臣?”</p>

    至少在敢于許諾這方面,馬維不輸于任何豪杰,眼下兵不過二百有余,城只有兩座,他也能將天下分一半出去。</p>

    “我總得回去一趟,說服沈家盡早舉事。東都仍有精兵強將十余萬,蘭恂雖然無能,朝中仍有大將,戰事一起,河北諸軍唯有聯手,方能與之抗衡。”徐礎頓了一下,“對馬兄來說,聯合尤其重要。”</p>

    “哈哈。”馬維松開徐礎的手臂,在他肩上輕拍兩下,“你呀,還是忘不掉謀士那一套,你盡可來去自由,但是必須答應我一件事。”</p>

    “馬兄請說。”</p>

    “如果你有雄心壯志,我與你平分天下,如果你堅持要做謀士,無論如何要來我這里,勸我總比勸別人要輕松些吧?”</p>

    徐礎正要回答,城內突然傳來嘈雜聲,顯然是發生騷亂,馬維搖搖頭,“不能再這樣下去,該是立規矩的時候了。”</p>

    等馬維下城,發現規矩暫時立不起來。</p>

    羅漢奇睡了多半天,被部下推醒,聽說馬維已經占據大城,正在劫掠財物,不由得大怒,立刻帶兵過橋,要求馬維部下交出財物,大家均分。</p>

    羅漢奇一方兵多,很快占據優勢,梁兵覺得財物先到先得,因此寸步不讓,馬維趕到的時候,雙方刀槍相向,就要打起來了。</p>

    馬維大笑著穿過梁兵人群,徑直來到羅漢奇面前,“羅將軍這是怎么了?酒喝得不好嗎?”</p>

    “呸,你們故意灌醉我,好獨占大城財物。”羅漢奇義憤填膺,長槊橫在手中,只需再來一點刺激,就會將“梁王”捅個窟窿。</p>

    馬維不露怯意,笑道:“羅將軍可以問你的人,大城撤兵是中午的事情,我們過河不到半個時辰,何來‘故意灌醉’與‘獨占財物’之說?”</p>

    “那你也該早些將我喚醒,不該分贓的時候缺我一份,老子冒險幫你守城,可不是只為兩頓酒。”</p>

    羅漢奇身邊的士兵紛紛點頭,表示贊同。</p>

    馬維扭頭看一眼梁兵,這些人正憤怒地等梁王做主,他若表現軟弱,怕是連這二百兵也將分崩離析。</p>

    馬維剛剛分出去半壁江山,轉眼間就得為他根本看不上的財物分配發愁。</p>

    馬維拽著羅漢奇走出幾步,小聲道:“羅將軍這是怎么了?北城擺著現成的財物你不取,非來這里爭奪兄弟們辛苦收集到的幾件衣物?”</p>

    羅漢奇一愣,“小城可以搶嗎?”</p>

    “就當是給將軍的下酒菜。”</p>

    “那邊城小,這邊城大。”</p>

    “這邊城大,撤退得干凈,留下的東西不多,那邊城小,被你我一舉拿下,財物尚多。”</p>

    羅漢奇考量片刻,“你占大城,我占小城,互不干擾?”</p>

    “只在今夜,明天一早,我還是得派兵守城。”</p>

    “行,你夠意思。”羅漢奇露出笑容,在馬維胸上重重擊了一拳,轉身向部下道:“走,咱們回小城,挖地三尺,我也找點東西分給你們。”</p>

    羅漢奇帶人離去,梁兵重新奪回財物,仍不滿足,紛紛來向梁王抱怨,馬維挨個勸慰,將接下來要攻占的城池許給眾人,這才平定軍心。</p>

    徐礎將一切看在眼里,既佩服馬維的隨機應變,也從中學到不少東西。</p>

    梁兵散開,繼續搜尋財物,馬維向徐礎道:“你看出一些變化沒有?”</p>

    “這些兵卒之前亂搶財物,常有紛爭,現在卻是井然有序,顯然是有人做了安排。”</p>

    馬維含笑點頭,“沒錯,梁朝人物風流,便是在這二百人當中,也有大將之材,我早就注意到他了,瞧,就是那人。”</p>

    數十步外,街上有人舉著火把走來,身后跟著十余人,手里全都捧著東西。</p>

    眾人來到馬維面前,將手中的布帛、器具放下,手持火把者開口道:“搜城已畢,這是大王應得之物。”</p>

    馬維微微點頭,既無欣喜,也無惱怒,平淡地說:“士卒辛苦,請潘隊正代我將這些東西分賜下去。”</p>

    “大王無私,愛惜士卒,我等感激不盡,唯請大王挑選幾樣,以慰我等效忠之情。”</p>

    馬維揀了一件舊衣披在身上,“足感盛情。”</p>

    潘隊正謝恩,這才帶著人和物離開,就在不遠處再次分配。</p>

    馬維小聲道:“此人名叫潘楷,其父曾為梁朝冠軍將軍,可謂是將門虎子,過兩天,我會封他為將軍,統領全軍。”</p>

    馬維說到全軍的時候,好像麾下已有數萬甚至十幾萬兵馬。</p>

    徐礎認得這個潘楷正是昨天在城樓上向自己敬拜的士兵,點頭道:“馬兄慧眼識珠。”</p>

    “與其被人選,不如我選人,礎弟細思,這是英雄輩出的時候,只需稍加留意,處處皆有棟梁之材。”</p>

    徐礎怦然心動。</p>

    次日一早,馬維帶一百兵卒回北岸小城,羅漢奇的人已將城內搜刮一空,原先守城的張將軍等人被關在牢房里,這時連外衣、靴子都被搶走,只剩單衣,在牢中瑟瑟發抖。</p>

    羅漢奇很滿意,邀馬維、徐礎喝酒,又要一醉方休。</p>

    馬維喝到一半告辭,他已寫好檄文,派人四出,前往尚有人煙的地方,希望能夠再招一些將士。</p>

    午后不久,真有人到來,不是應募的百姓,而是吳越王寧抱關。</p>

    寧抱關來得太快,從使者回去送信到他現身,竟然只用了一天多點的時間。</p>

    馬維的部下守衛城門,可是一看到吳越王的旗幟,立刻大開城門,不敢說半個不字,甚至來不及通報。</p>

    寧抱關直驅入城,到了城中樓下,正在喝酒的羅漢奇方才驚覺,急忙跑下去迎接,一時腳軟,從樓梯上滾落,不顧傷痛,沖到街拜見主公。</p>

    徐礎隨后下樓,見寧抱關身后只跟著數十騎,知道他必是連夜進發,來不及帶上大軍。</p>

    看到羅漢奇一臉醉態,寧抱關微微皺眉,向徐礎道:“馬維人呢?”</p>

    “在南岸大城布置防務。”</p>

    “大城也奪下來了?”</p>

    “朝廷召回所有守兵,大城是被放棄的。”</p>

    寧抱關驅馬從樓下穿過,帶人直奔南邊的大城。</p>

    羅漢奇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喃喃道:“我怎么就是管不住自己這張嘴呢?我還以為寧王不會這么快……”</p>

    徐礎追往南城,他要看看,坐擁地利、人和的馬維,如何應對剛剛趕到、只有兵卒數十人的寧抱關。</p>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