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謀斷九州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罪
    (求訂閱求月票。)

    寧抱關叫進來十幾名衛兵,排成兩行,一半人拿刀,一半人持槍,全都做出戰斗姿態。

    張問璧站在吳越王身邊,心中既害怕,又覺得沾到了余威,全身上下似乎比平時更有力氣。

    徐礎進廳,對這樣的架勢不以為意,上前拱手,“拜見大王。”

    他是昨天晚上回來的,沒來得及說上幾句話,今早再來,待遇驟變,他看得出來,這都是張問璧的“功勞”。

    寧抱關盯著徐礎看了一會,向張問璧道:“你來說。”

    “遵命,大王。”張問璧恭敬地行禮,上前兩邊,向徐礎道:“你可知罪?”

    “知罪。”

    張問璧準備好一連串的質問,被這個意外的回答一下子全給擋了回去,支吾半天才道:“知罪就好,說說你……你有何罪?”

    “我有三罪,一罪千里投奔吳越王,二罪出使官軍,為王議和,三罪野心太大,還要為王爭取更多利益。”

    張問璧臉上一紅,急道:“說的不是這個,你確有三罪,一罪未得大王許可,自稱軍師,二罪私見敵帥,深夜密談,三罪損王肥私,利用大王的旗號為自己掘取利益!”

    徐礎笑道:“張先生說笑。”

    “誰跟你開玩笑?這三罪皆是我親眼所見,你從朝廷那里領取的車馬、財物就在外面,你敢否認?”

    “有什么可否認的?那些東西是我的功勞,而非罪行。”

    張問璧轉身向寧抱關道:“大王,他承認……”

    “承認個屁。”寧抱關偶爾也愛說句臟話。

    張問璧嚇得側退幾步,險些撞上持槍的衛兵。

    “徐礎,你自稱軍師,我不在意,先說說你帶回來的車馬是怎么回事?我讓你去給我要東西,沒見你帶回一粒米、一根草,卻給自己撈取不少好處。”

    “對,這就是我說的‘損王肥私’!”張問璧補充道。

    “我的確‘肥私’,但是并沒有‘損王’,恰恰相反,我給大王帶來比糧草更好的東西。”徐礎從懷中取出一方寶印,雙手奉上。

    張問璧接過來,看了一眼,轉送給寧抱關,“一塊空印而已。”

    “這玩意兒有什么用?”寧抱關沒接印,只瞥了一眼。

    “大王曾接受朝廷官職,但是沒有官印,只是空名而已,有了這塊印,大王可以刻上任何想要的官職了。”

    “朝廷會認?”

    “有印之官總是強于無印之官,朝廷不認,自有別人會認。”

    寧抱關這才接過空印,翻來覆去地把玩一會,冷笑道:“你自己留下車馬,給我一塊石頭?”

    “同樣的石頭還有二十九塊,我會以大王的名義分送給南方諸路義軍。”

    “更不像話,大王才得一塊……”張問璧話沒說完,就被寧抱關打斷,“這些石頭能讓義軍聽我號令?”

    “大王從降世王那里得一王號,終身難去‘降世軍’之名,同理,接受大王之印者,亦終身難改,至于聽不聽從大王的號令,權不在我,而在大王。”

    寧抱關早已不聽降世王的號令,但他有信心令其他義軍服從自己,笑了兩聲,“這些石頭有點用處。”

    張問璧發現形勢不對,馬上道:“徐礎與敵帥曹神洗密談良久,次日中午得到朝廷賞賜的官職,這就是背叛啊。”

    “連大王都有朝廷官職在身,不知張先生所謂的背叛是指什么?”

    張問璧臉上又是一紅,不再提官職的事,“曹神洗見你,說了什么?你一直秘而不宣,是何用意?”

    徐礎拱手向寧抱關道:“大王是讓我現在就說,還是無人時再說?”

    張問璧搶道:“大王不要上當,徐礎屏退眾人,必是要對大王不利,他曾經參與刺駕,對這種事駕輕就熟……”

    寧抱關大笑,“我怕讀書人的鬼心眼子,不怕讀書人的刺殺。所有人,退下!”

    衛兵收起兵器往外走。

    張問璧一驚,向寧抱關靠近兩步,“大王三思,徐礎……”

    寧抱關向正在走開的衛兵道:“來兩個人,把張先生帶出去,掌嘴十下,懲罰他亂嚼舌頭之罪。”

    “大王,我全是為你著想……”張問璧被衛兵拖下去,外面很快傳來他的慘叫聲。

    “無人可用,暫時充數。”寧抱關道。

    “對大王倒有一片忠心。”

    “我不缺忠心,缺的是兵馬糧草。”

    徐礎上前拱手道:“恕我直言,大王頻頻宣稱急缺糧草,乃是詐兵之計。”

    “嘿,你看出我缺什么了?”

    “立足之地,放眼天下群雄,最缺的都是立足之地,降世軍來自秦州,卻沒能在秦州立足,沈家來自晉陽,情況好些,但是老家空虛,經不起變故,至少要穩定半年以后,才稱得上立足。至于梁王等人,甚至連座城池都沒有,漂泊如水中浮萍,乍起乍落,更無立足之地。”

    “既然大家都不必著急。”

    “可朝廷有立足之地。”

    “東都?不出一個月,東都就不再是張家的啦。”

    “東都不是張家的,冀州還是,數萬鐵騎在鄴城嚴陣以待,若是再得賀榮部相助,則能橫掃江北,無人可敵。”

    寧抱關沉吟片刻,“你比尋常的讀書人強多了,可以商議大事。沒錯,我向朝廷要馬要糧,只為換取信任,然后趁其不備,伺機攻占東都。東都是天下第一名城,據說城墻高得能夠阻斷浮云,占據它,可算是立足之地吧?”

    “是立足之地,也是眾矢之的,東都無論落在誰手里,都會招來更多的敵人,張氏正是因此暗棄東都,轉往冀州。愚以為,大王還是應該前往江東,謀取真正的立足之地。”

    “別人都想搶占東都,我卻要讓開?”

    “非也,東都畢竟是京師所在,此時若不參戰,一則損失威望,二則再圖中原時,不好找借口。為大王計,莫若聯合南北,群攻東都,攻而不取,讓與他人,等到在江東立足穩定之后,再來趁亂取之,方為長久之計。”

    “江東真有那么好占嗎?”寧抱關一直想去江東,在他的軍隊里就有不少來自江東的河工,更是思念家鄉。

    “這就是我從朝廷要來車馬、空印與官職的目的,憑借這些東西,我能讓江東義軍向大王俯首稱臣,有他們帶路,大王何愁不能平定江東?”

    “嘿,江東人不好打交道,我派人去過,按理說早該回來,可是迄今為止不見人,也不見信。”

    “在下與江東有那么一點聯系,或許可以用得上。”

    “對啊,你是吳國公主的兒子。”寧抱關起身,扶著腰刀,在椅子前面來回走了兩遍,“你知不知道江東百姓其實不太懷念吳國皇帝?”

    “略有耳聞。”徐礎記得清清楚楚,江東河工聽說他的身份之后,顯露出隱約的敵意。

    “根據傳言,吳國徐氏一連出了三代暴君,比萬物帝還要殘忍,殺人無數,天成大軍打來的時候,百姓和士兵紛紛投降,沒人愿意為徐氏賣命。”

    除非涉及天成朝的征服,誘學館里極少講述五國的歷史,徐礎道:“徐氏不仁,因此亡國,但是舉兵的江東七族,仍奉徐氏為首。我要勸說的不是江東百姓,而是帶兵的七族子弟。”

    寧抱關又來回踱步兩遍,轉而走到徐礎面前,“好吧,你的確有鬼心眼子,但是別再多了,若是讓我知道你在騙我……”

    “以大王之雄杰,當驅使天下之英雄,何以突然懷疑自己的眼光?”

    寧抱關大笑,“好,你是個人物,隨我來,我讓你看看吳越軍的家底兒。”

    寧抱關一旦欣賞某人,總是立刻給予獎賞,毫不吝嗇,他讓徐礎與自己并駕齊驅,巡視全城,然后召集諸將,當眾封徐礎為軍師,命諸將向他拱手致敬。

    吳越軍積攢了至少三千騎兵,在城中一角日夜操練,衣食供給倍于尋常兵卒,另有步兵近萬,堪稱精銳。

    這樣的一支軍隊,還遠遠不能抗衡官兵,但是足以稱冠南路群雄。

    寧抱關找來五名被收編的江南義軍,給徐礎帶路,另派出三十名騎兵充當護衛,臉上青腫的張問璧繼續當副使,但是受到嚴厲斥責,今后只管文書,不準過問正使的事務,更不準多嘴多舌亂傳話。

    徐礎次日一早出發,正好有消息傳來,北方的晉陽軍與梁軍講和,一同逼近東都,與官兵打了幾場小仗,勝負眾說紛紜。

    至于晉陽軍最終落到沈家哪個兒子手里,還沒有明確說法。

    徐礎只留一名向導,派出其他江南人提前去往各支義軍的營地,通報他的到來。

    荊州與洛州山河相連,交通比較便利,趕來的義軍多達十幾支,皆無歸屬,徐礎見機行事,輪番使用降世軍、吳越王以及朝廷的名頭,說服一支又一支軍隊,讓他們前去與寧抱關匯合,還有一些義軍,愿意跟他一塊走。

    “合則強,分則弱,無論最終投靠哪一方,人多都比人少更受重視。”離吳越軍營地越遠,徐礎越敢于說出這句話,引來更多人追隨自己。

    他給義軍許下一個目標:與江東義軍擰成一股,再與北方群雄論強弱高下。

    義軍散亂,時來時去,但人數還是日益增多,望見江東諸軍的船只時,徐礎已是六七千人的臨時首領,憑借這些人,他要吞掉“故國”來的軍隊在這支軍隊里,他目前只認識一個王顛。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