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謀斷九州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夜襲
    (求訂閱求.網)

    徐礎從睡夢中驚醒,出了一身冷汗,萬分自責,二百名士兵即將冒險去襲擊敵營,勝敗關乎全軍存亡,這種時候自己怎么能夠酣然大睡?

    其實他睡了不到半個時辰。

    “唐為天。”

    “在。”一向貪睡的唐為天居然一直守在旁邊,一叫便應。

    “什么時候了?”

    “不知道。”

    徐礎再不多問,起身向外走去。

    “公子不再休息一會?”

    “值此良夜,正該巡營撫問將士。”

    “可別人都睡了啊。”唐為天小聲嘀咕道。

    確實,營中將士大都在休息,徐礎走在寂靜的營地中,小聲道:“鼾聲四起,說明軍心安穩,很好。”

    “呵呵,公子……不對,大都督真想得開。”唐為天笑道,懷里仍然抱著神棒,即便是此前吃飯的時候,他也要將棍棒放在腿上,須臾不離,更不準外人觸碰。

    營中沒有更鼓,全靠城里傳遞時間,徐礎抬頭看天,覺得三更已過。

    前方有人舉火把過來,唐為天警惕地問:“來的是誰?”

    “鮑敦。前方是大都督嗎?”

    “原來是鮑護軍。”徐礎迎上去。

    鮑敦帶領六名部下也在巡營。

    兩人并肩行走,談論軍務,比如斥候有無消息,附近是否有官兵監視,所選向導是否可靠,夜襲之后如何接應……

    沒走出多去,又遇見宋星裁,他提前起床,查看干糧與軍械,軍中馬匹太少,待會他們只能步行去偷襲敵營。

    “官兵所懼者,無過于東都失陷,你們從后方襲營,一是放火,二是自稱東都降世軍……”

    宋星裁笑道:“這些事情大都督已經交待過,我記在心里,我們在營中放火為號,大都督帶人趕去支援,我們少與官兵交戰,只需讓他們驚慌失措、四散逃亡即可,對不對?”

    “正是。”徐礎笑了笑,馬上收起笑容。

    時候差不多了,宋星裁喚醒兵卒,命他們一刻鐘之內準備好,然后出發,路上啃干糧。

    自愿參加偷襲的荊州將領名叫戴破虎,家鄉曾發現一處墳塋,他去看熱鬧,與人打賭,雙手舉起墳前的一只石虎,擲地破裂,因此得名,在荊州營中以勇力聞名,頗受敬畏。

    不知是沒睡好,還是另有想法,戴破虎臉色有些暗淡,見到大都督也只是嗯嗯,不如白天時恭敬。

    徐礎越要顯得鎮定自若,從鮑敦那里要來一身盔甲,由唐為天幫忙,穿在身上。

    將士們看在眼里,戴破虎驚訝地問:“大都督要跟我們一塊去?這可不行,全營將士都指望著你呢。”

    “東都已被義軍包圍,官兵嚇破了膽,一擊便破,我也要與諸位搶功呢。”

    眾人力勸,徐礎勉強同意不參加夜襲,但是仍穿著盔甲,做出保證:“敵營火光一起,這邊大軍立刻出發,諸位小心,無需與官兵多做糾纏,讓他們跑就是。”

    宋星裁、戴破虎帶人出發,由本地向導領引路,從小徑繞行,天亮之前必能從后方襲擊敵營。

    接下來的事情就只能等待了。

    營中將士逐漸醒來,前方斥候帶回消息,說官兵營中并無異動,徐礎稍稍安心,又去查看馬匹。

    城中的馬也都被調出來,肥瘦不一,總共七十多匹,徐礎親選一批騎兵,時機一到,騎兵先行,步兵隨后,加上夜襲者,前后三撥進攻,應該能讓官兵大潰。

    徐礎相信計劃萬無一失,心中卻沒辦法真的坦然無畏。

    這是他第一次帶兵作戰,不能沒有一絲焦慮。

    鮑敦勸他回帳中休息,“大都督乃一軍之帥,應當穩坐中軍帳中,將士見之,自然心安。”

    “鮑護軍說得是。”

    徐礎回到帳篷中,點燃油燈,端坐在凳子上,讓唐為天掀起簾子,他能看到外面來往的人,外面也能看到他。

    孟僧倫不請自入,送來一盤熟肉、一壺濁酒,“天亮前最冷,大都督喝些熱酒,驅驅寒吧。”

    “再好不過。”

    唐為天搬來另一張凳子,孟僧倫坐下,將一盤熟肉放在腿上,從懷里取出杯子斟酒,笑道:“杯子是洗過的,大都督別嫌棄。”

    徐礎接過酒杯,喝了一口,伸手抓來一塊肉,邊嚼邊道:“酒好、肉好,有什么可挑剔的?”

    孟僧倫又斟一杯,向唐為天道:“小唐雖瘦,力氣卻大,膽氣也足,敢隨主深入險地,來,我敬你一杯。”

    唐為天很是受用,接過酒杯一飲而盡,伸手一抓,小半盤肉沒了,“酒好喝,但我更愛吃肉。”

    “哈哈。”孟僧倫這才給自己斟酒,慢慢地喝,陪徐礎聊天,說些吳國風土人情。

    徐礎聽得津津有味,問道:“孟將軍原來曾是吳國禁軍將領,失敬。”

    “嘿,我靠祖蔭在禁軍里混日子,擔著將軍之名,其實不懂帶兵,更不懂打仗,但是與其他七族子弟相比,能撐起一身重甲,算是相貌堂堂,因此得到先皇看重,賜我一個將軍名號。實話實說,我也算‘以色事人’。”

    徐礎大笑,“便是現在,孟將軍依然威風不減。”

    孟僧倫搖頭,“年輕時是繡花枕頭,年老之后連外面那層‘繡花’也快磨光了。這些年來,我一直心懷愧疚,惱恨自己當年無能,令先皇自殺殉國,令公主落難異鄉。”

    “吳國之亡,非將軍之罪。”

    孟僧倫擠出笑容,舉杯喝光酒,神情又變得振奮,“聽說萬物帝遇刺,我的心事少了一半,待聽說刺駕者乃是公主之子,另一半心事也煙消云散。公主有子如此,九泉之下也當含笑,痛快,痛快!”

    “將軍……當年如何認得公主?”

    孟僧倫借著斟酒的機會,沉默了一會,然后道:“我被先皇指為駙馬,若非國破,一個月之后本該與公主成婚。”

    徐礎也沉默了,不知該說些什么。

    孟僧倫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明知苦澀,卻要涓滴不剩,“請大都督諒解,這些話我藏在心中太久,無人可以言說,今天本來也不是時候,但是……我只希望大都督明白:當年我沒能保護公主,遺恨至今,蒼天可憐,令公主有子,我沒別的本事,但凡有一口氣在,必要守在大都督身前。”

    徐礎將酒杯和肉盤都遞給唐為天,起身向孟僧倫深揖,“請孟將軍受我一拜。”

    孟僧倫忙起身攙扶,“大都督……”

    千斤秤在門外道:“差不多了,大都督可以上馬了。”

    徐礎向孟僧倫點下頭,這是他第一次切實感到,吳國與自己的絲絲聯系是真實的,也是有用的。

    五十幾名騎兵上馬,徐礎不顧眾將反對,堅持要親自帶隊,這種時候,他必須身先士卒。

    步兵也做好準備,所有人都望向遠方。

    官兵營地離此不遠,但是有一片山阻擋,除非火光沖天,這邊看不到什么,還是要靠斥候的消息。

    可所有人還是保持凝望姿態。

    天亮前的寒意最重,多厚的衣物也阻擋不住冷意的侵襲,徐礎握住韁繩,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么以緩和氣氛。

    “無論誰抓住官兵將領,能不殺就不殺,帶到我面前來,我得好好感謝他送來的這份大禮。”

    徐礎說得有些生硬,周圍的人還是笑了,你一句我一句,氣氛為之一變,不那么緊繃。

    千斤秤指向遠方,“好像有火光!”

    徐礎也看到了,抬手示意眾人止聲,沒過多久,有一陣鑼聲傳來。

    這是前方斥候發來的訊號,敵營中確實著火。

    徐礎拍馬前行,騎兵隨后,步兵再后。

    剛出營地,就有斥候氣喘吁吁地跑來,大聲道:“著了!”

    吳軍加速。

    還沒到拐彎處,官兵營中的火勢已清晰可見,營中的驚慌叫喊聲聲可聞。

    徐礎拔刀,學寧抱關等人的樣子,發出嗥叫,身后聲音匯成一片,沖向敵營。

    徐礎的坐騎是匹好馬,他卻不是第一等的騎士,離敵營還有一箭之地,被其他人超過。

    官兵以車輛環營,只留一條狹窄曲折的小道,馬匹在這里必須減速,極易成為弓弩的目標,可官兵早已亂成一團,沒人守衛通道與營門。

    徐礎順利進入營地,只管奔馳、大叫,有幾次,散落的官兵就從馬前跑過,似乎揮刀就能砍中,他卻放棄追趕,嚴格遵守自己事先制定的策略:此次夜襲,不為殺敵,只為驅散官兵,滅亂之威,長己之氣,順便搶奪一批軍資。

    吳軍還打不得硬仗。

    周圍的叫喊聲越來越響亮,身后卻漸漸變得安靜,徐礎跑到盡頭,調轉馬頭,發現身后只剩下一個人。

    亂軍中想要牢牢跟隨主將,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多年的演練與嚴明的號令,吳軍一樣也沒有,進營之后不久,就在黑暗中各自為戰。

    剩下的一個人不是唐為天,也不是孟僧倫,而是千金秤。

    千金秤握著一桿長矛,“大都督,往著火的地方去,方便大家互相看見。”

    徐礎點頭,看準最近的一堆火,拍馬沖去,剛跑出去沒幾步,就覺得后背上挨了重重的一擊,整個人摔下馬,手中的刀也扔了出去。

    徐礎遭到暗算,第一次帶兵作戰,他就被自己人出賣。

    千金秤跳下馬,跑到徐礎身邊,將長予插在地上,拔出隨身短刃,“抱歉,大都督,借你的人頭一用。官兵勢眾,打敗這一撥,還有下一撥,我不想再擔驚受怕,用你的人頭或許可以換個官兒當。”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