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小說 > 漫威之無敵符咒 > 第215章 留宿農場的一晚
    第二天,除了羅根和查爾斯教授徹夜長談,有些疲態之外,其他人都有好好休息,精神狀態都很好。

    “我來開車吧?”

    見羅根滿臉疲倦,卡利班主動提出接替羅根開車。

    羅根想了想,點頭道:“也好。”

    將駕駛座讓給卡利班,由卡利班來開車,而羅根則坐到后車座,困意涌上了腦子,羅根不知不覺地睡了過去。

    同樣坐在后車座的查爾斯教授、加芙列拉和勞拉看到羅根睡著,壓低了聲音,避免打擾羅根的睡眠。

    可以說,現在整車人里,精神狀態最差的就是羅根了,哪怕是作為普通人的加芙列拉,昨夜都好好睡了一覺,和羅根徹夜長談的查爾斯教授,也因為擺脫了老年癡呆癥的傷害,精神面貌改善,加上本身就是精神系的變種人,用精神力調整一下,就已經恢復精神了。

    卡利班神采奕奕地駕駛著車子,整個人完全看不出此前還是一個病殃殃的白化病患者,目光炯炯有神,不像之前,黯淡無光,死氣沉沉。

    一路驅車,向北達科他州前進,那里存在著一個幸存的變種人聚集的安全地,被稱為“伊甸園”,研究所里逃出來的變種人小孩雖然在中途走散了,但是他們的終點都是那里,只要一直沿著那個地方前進,遲早會和其他人匯合。

    上了公路的時候,一路上停著不少無人的大卡車,讓駛過的車輛不得不放慢速度,小心行駛,避免一個不小心就連人帶車撞上去。

    當來到這個路段的時候,高銘還專門留意了一下,看電影里被無辜牽連的黑人一家有沒有出現,不過沒什么發現。

    就在高銘以為劇情改變了,就看到前面出現一輛載著馬匹的運送車,當車子從運送車旁邊經過時,高銘還能看到車頭里的黑人一家子。

    好吧,看來有些事情是無法避免的,高銘出聲提醒了卡利班一聲:“小心路上的無人卡車,別撞上了。”

    “噢,放心。”

    卡利班回道,小心謹慎地開著車,車速也不敢開太快。

    突然,前面有一輛卡車發動,卡利班有高銘提醒,倒是沒有失了分寸,及時放緩速度,但是旁邊黑人一家的運送車就沒這么幸運了,被突然發動的卡車嚇了一跳,急促地打轉方向盤,車子翻到公路邊的草地里,車廂的門栓也松開,受到驚嚇的馬紛紛跑了出來。

    見此景,卡利班把車開到一邊停下,然后詢問道:“我們要去幫忙嗎?”

    羅根也醒了過來,看到驚慌失措的黑人一家,皺了皺眉,道:“我們現在應該趕路,會有別人幫忙的。”

    “不就是我們嗎?”查爾斯教授反問道,隨后眼神一凝,心靈之力悄無聲息地散發出去,安撫那些因為驚嚇而四處亂跑的馬群,馬群漸漸平靜下來,還井然有序地走回到黑人農場主身邊。

    看到查爾斯教授已經出手控制馬群回歸,羅根也不能坐視不理,高銘也跟著下車去幫忙。

    “需要幫忙嗎?”

    羅根看著還疑惑馬群怎么突然這么有規矩的黑人農場主,道。

    黑人農場主看著翻到草地里的車子,苦笑著點了點頭,道:“很需要,麻煩你們了……”

    羅根和高銘,還有黑人農場主,三人一起推著車頭,只不過讓羅根和黑人農場主感覺奇怪的是,好像也沒多費勁啊,感覺就是輕輕一推,車子就順利推回公路上了。

    高銘笑笑沒說話。

    幫忙把車子推上去后,羅根就招呼一聲:“好了,我們回家吧,勞拉。”

    勞拉剛剛下了車,正好奇地看著車廂里的馬兒,加芙列拉陪同在一邊。

    “謝謝你們的幫忙,”黑人農場主的妻子感激地伸出手,“我叫凱瑟琳,這是我的兒子內特,那是你的女兒嗎?”

    “詹姆斯,”羅根上前握了握手,“那是我的女兒,勞拉,旁邊是她的阿姨,后面是我的父親……”

    查爾斯教授從車里下來,熱情洋溢地和黑人妻子握手,“我叫查克。”

    “這兩位是我的朋友。”

    羅根又接著介紹道。

    卡利班揮了揮手,也報了一個假名:“我是卡特。”

    高銘則毫無顧慮地報了自己的真名:“我是高銘。”

    說罷,羅根就想呼喚眾人繼續趕路,不過黑人妻子卻熱情地道:“我想請你到我們家,吃頓晚飯以示感謝,我們家就離這不遠。”

    羅根剛要拒絕,查爾斯教授就興高采烈地道:“那真是太好了!”

    羅根不由瞪了查爾斯教授一眼,隨后只好無奈地點了點頭,接受黑人一家的邀請。

    高銘面色古怪地看了查爾斯教授一眼,結果還是因為查爾斯教授,到黑人一家留宿了,就是不知道還會不會有前來追殺的敵人,電影里是卡利班被挾持不得不合作,幫忙追蹤逃亡的羅根一行人,敵人才會找到羅根等人的所在。

    現在卡利班在這里,應該不會再被找到了吧……

    高銘心里暗想,卻忽略了科技的力量,雖然沒有卡利班這個追蹤能力的變種人,但是追殺他們的敵人照樣可以通過網絡能追查他們的下落,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

    晚餐的時候歡聲笑語,眾人都一邊吃飯一邊聊天,當問起他們的去處時,羅根就以進行公路旅行為借口搪塞過去了。

    晚飯過后,出門沒多久的黑人農場主氣沖沖地回到家,供水站那邊的人又準備停掉他們家的水了。

    “趁還有點水,去把浴缸裝滿。”余怒未消的黑人農場主對妻子說道。

    黑人妻子上前安撫,提議他現在去和那幫人商量商量,黑人農場主也決定去和供水站的人商討一番,羅根在查爾斯教授的催促下,只好跟著去幫忙。

    “你也跟過來干什么?”

    羅根看著身邊的高銘,問道。

    高銘漫不經心地道:“看需不需要幫忙,要是打起來,我可以搭把手,你現在的狀況,我可不放心。”

    羅根沒好氣地道:“別說的我好像打不過別人似的,我身體還沒差到那種程度。”

    黑人農場主也笑著拍了拍羅根的后背,看著高銘說道:“年輕人,你可不要小看我們,我們可不比你們這些年輕人差。”

    作為普通人的黑人農場主,渾然不知自己是三人中最弱的那個。

    來到供水站前的玉米地時,黑人農場主開始憤憤不平地述說這幾個月家里遭遇的禍事,先是有人下毒毒死了家里的狗,然后隔三差五地被停水,而這一切都是前來收購土地的一家公司做的,許多農場主都被逼走了,只有他們一家還堅持不妥協。

    黑人農場主絮絮叨叨地一陣牢騷,然后帶著羅根和高銘來到水閘的地方,重新開閘,就在這時,一輛車子開了過來,是供水站的人,黑人農場主立即從工具包里拿出一把手槍,以作防身,隨后對羅根和高銘道:“別擔心,不會用上槍的,你們待在這里,我去和他們說。”

    只是當供水站的人氣焰囂張地拿著獵槍著黑人農場主,數數逼他們離開時,羅根還是沒能忍住脾氣,上前奪過獵槍,往對方臉上一砸,然后抬起膝蓋把槍一折,折斷了獵槍,冷冽地道:“知道該怎么做了吧?趕緊滾蛋!”

    高銘也走上前,一拳砸在車頭上,直接砸得凹下一個大坑,淡然笑道:“你們有意見嗎?”

    “走著瞧!”

    為首的人捂著鼻血,色厲內荏地說了一句,然后和兩個手下灰溜溜地坐著車子離開了。

    (今天去醫院復診了,更新會晚一點,望理解)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