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小說 > 漫威之無敵符咒 > 第310章 洛基的表演時刻
    當高銘飛到神王主殿前面時,發現瓦爾基里等人正好遇上了帶領阿斯加德人民往彩虹橋這邊撤退的海姆達爾,不過也遇到了前來圍殺的亡靈大軍,展開了激烈的殊死戰斗。

    瓦爾基里揮舞著龍牙劍,將一個個亡靈士兵斬于劍下,攻擊簡潔明了,卻能次次一擊斃命,女武神作為曾經阿斯加德的中堅力量,每一個的實力都不是蓋的,能夠被冠以女武神之名的戰士,都是阿斯加德不容小覷的存在,也難怪索爾開玩笑說過小時候還夢想成為一名女武神,直到發現女武神有性別要求才作罷。

    不過這世界上也是有一種名為“女裝大佬”的存在嘛,索爾要是敢舍去臉皮試一試,說不準還真的能成為一名女武神,只不過奧丁很有可能大義滅親,滅了他這個丟人現眼的孽障……

    以石頭人發起的革命軍也在奮力對抗著強悍的亡靈大軍,雖然亡靈大軍生前都是阿斯加德戰死的士兵,但是石頭人這方也不是弱渣,別看石頭人說話甕聲甕氣,一副好說話的樣子,揮起棒槌就是一頓砸,出手快狠猛,接近他的亡靈士兵都被一棒砸個稀巴爛。

    其他人也是一副悍不畏死的架勢,哪怕是面對一群亡靈士兵的圍攻,也要拖上幾個一起同歸于盡,對于這幫暴徒而言,殺一個回本,殺兩個賺了。

    能被抓去充當高天尊的角斗士,自然都是有一技之長,同時都是不怕死的那種刺頭,要在殘酷的角斗中活下來,首先得有悍不畏死的心。

    混戰的人群當中倒是沒有看到洛基這二皇(傻)子揮舞匕首玩近戰,洛基聽了高銘的提議,馬不停蹄地跑到了奧丁寶庫,略過那一個個珍貴的寶物,直接取走了寒冰之匣,殺回戰場。

    “去死吧,渣滓們!”

    洛基仰天大笑,雙手握著寒冰之匣,感應到洛基體內的冰霜巨人血統,這個冰霜一族的神器終于被激發了,棱角分明的藍色立方體光芒大作,一道道寒徹入骨的寒氣激射而出,擊中了一個個亡靈士兵,被擊中的亡靈士兵瞬間成了一具冰雕,被革命軍補刀轟成了冰渣子。

    手持寒冰之匣的洛基此刻倒是有點大發神威的氣勢,拋去寒冰之匣的造型不說,洛基現在才是一個魔法師應有的樣子,發動著“寒冰術”凍結一個個敵人。

    作為冰霜一族的神器,寒冰之匣的真正威能還沒展示出來,如果洛基能完全激發體內的冰霜巨人血統,那才是大場面,完全可以來一招凍結全場的攻擊,不用懷疑,寒冰之匣可以做到這點,畢竟是冰霜一族的傳承神器。

    不過洛基心里抗拒著冰霜巨人的血統,打從心底,他始終認為自己是個阿斯加德人,謀奪王位、入侵地球,更多是想要證明給奧丁看,哪怕他沒有奧丁的血脈,他也能做得比索爾更好,可以當之無愧地……當奧丁的兒子。

    阿斯加德之王,奧丁之子,兩個身份之間,洛基雖然總把阿斯加德之王掛在嘴邊,但心里更渴望后者,他真的非常希望能得到奧丁的肯定,甚至在被囚禁的那段時間里,也是經常做夢,夢到奧丁欣慰地夸贊他。

    “哈哈哈哈……死老頭,你看到了嗎?我不輸給索爾,我一點都不輸給他,哦,我忘了,你真的死了,真是遺憾啊!”

    洛基狀若瘋狂地癲笑起來,不斷驅動著寒冰之匣的力量進行攻擊,即使皮膚逐漸化作他厭惡的藍色,變成冰霜巨人獨有的膚色,他也毫不在乎,雙眸已經變成了如血般的赤瞳,布滿瘋狂……和悲傷。

    奧丁,你這該死的老頭,你怎么就這樣死了,你還沒看到我做出一番豐功偉績呢,你怎么可以死了,我…我還沒…沒聽到你的肯定呢……

    兩行滾燙的淚水不自覺地滑落。

    在洛基的瘋狂輸出下,一個個亡靈士兵被凍成冰棍,然后不費吹灰之力地干掉了,甚至到后面,因為洛基的情緒越來越強烈,寒冰之匣也發揮得更加厲害,攻擊的頻率更加頻繁,范圍不斷擴大,威力也在一點點地提升,最后甚至不需要他人補刀,亡靈士兵就會被終結。

    厲害了,我的基妹。

    外面的戰斗局面漸漸逆轉,而主殿內,索爾和海拉的戰斗也是非常激烈。

    剛剛索爾來到主殿后,發現海拉不在,于是坐到王位上,手持永恒之槍,靜靜等待海拉的到來。

    當海拉來到時,索爾還故作強勢地用永恒之槍敲著地面,模仿奧丁當初的威嚴,以高高在上的姿態俯視著海拉,非常裝逼。

    然后……裝逼的下場就是被海拉壓著暴打,毫無招架之力,親身體驗了這份來自姐姐的沉重的“關愛”。

    “說實話,我高估你了。”

    海拉輕輕松松擋下索爾用永恒之槍的劈砍,反手一震,永恒之槍就從索爾手里松手而出,掉在了地上。

    這根象征奧丁神王的至高神器,在索爾手里就是一根普通的冷兵器,索爾還沒有得到它的承認,并不能發揮出永恒之槍的威能,頗為明珠蒙塵的感覺。

    失去永恒之槍,索爾恢復赤手空拳的狀態,揮拳攻擊,但是海拉的戰斗經驗比索爾豐厚多了,他的出招全都被海拉一眼看穿了,海拉一臉謔笑地虐著索爾,嘲諷道:“你的動作如此明顯,就連瞎子都能看得出來。”

    一劍揮出,劈向了索爾的臉,眼看就要砍中索爾的右眼,索爾整個人突然不受控制地向后滑出一段距離,躲過了海拉的劍。

    “不好意思,來晚了。”

    高銘不慌不忙地走了進來,道。

    索爾如釋重負地松了口氣,有些抱怨道:“你怎么才來,再晚一點我都要被她砍死了。”

    高銘聳了聳肩,道:“剛剛看洛基發威一時入了神,耽誤了一下。”

    “哈?洛基做了什么?”

    索爾驚詫道。

    殿外,洛基站在了一個由寒冰之匣制造出來的寒冰高臺上,底下是數不清的冰渣子,都是亡靈士兵四分五裂的殘骸,洛基一人解決大半敵人,剩余那些可以交給瓦爾基里和革命軍解決了。

    洛基有些疲累地坐了下來,寒冰之匣放到一邊,表皮的藍色褪去,恢復白皙,眼中的血色也逐漸消散,整個人變回原貌,看著自己的戰果,洛基張狂大笑起來:“哈哈哈哈……”

    狂笑著,抬起一只手捂著臉,捂住了從剛剛一直不爭氣落下的眼淚……

    海拉面色陰沉地看著高銘,道:“哪來的蟲子?”

    “你好啊,死亡女神,呵呵……”高銘發出一陣說不清道不明的笑聲,透著一股子嘲諷意味,“還好你只是死亡女神,不是死亡。”

    海拉只是帶來死亡的神明,被冠以“死亡女神”的名號,而死亡,可是五大神之一,非人,非神,不是任何一種生靈,而是“死亡”。

    海拉不明白高銘話里的意思,但她能聽出里面蘊含的嘲諷,眼中充滿殺氣,冷冽笑道:“哦?希望你這個蟲子可以讓我愉悅一下。”

    話音剛落,海拉就揮舞著漆黑利劍沖了上來,狠狠地揮出一劍,出手狠辣,完全沒有拖泥帶水。

    然而海拉凌厲的一劍落了空,高銘一下子從她眼前消失,戲謔的聲音從背后傳來:“索爾,你姐姐太熱情了,我有點受寵若驚啊。”

    海拉轉過身,看到高銘滿不在乎地環抱雙臂,雖然頭盔遮擋住了面孔,但海拉依舊可以想象得到下面掛著的嘲諷之色。

    海拉深深地看了高銘一眼,突然笑了起來,道:“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你有資格讓我記住名字。”

    高銘呵呵一笑,調侃道:“不好意思,我結婚了,而且我對老女人沒興趣。”

    聞言,海拉臉色沉了下來,雖然她是殺伐果斷的死亡女神,但她也是個女性,也忌諱拿她的年齡說事,頓時殺氣騰騰,連一旁的索爾都感覺頭皮發麻。

    (本章完)

    </br>

    </br>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