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秦時小說家 > 正文卷 第八百四十七章 何為劍圣!
    靖遠城!

    堪為北地郡長城六個重要守關之一,依次往北,分別為中衛城、中寧城、靈武城、賀蘭城、平羅城,六個城池分布在長城一線,迎對西側的蠻夷之人。

    六個城池雖然都不大,可是堪為戰略要地,從天水城出發,一路沿著祖厲河邁入北地郡,直往長城前往,花費十日的時間。

    “章邯見過武真侯!”

    身披淺黑色輕甲,背負長劍,眉目英氣勃發,踏步之間,精氣神甚為旺盛,靖遠城前,一眾城內軍備文武出列,以禮儀相迎。

    “無需多禮。”

    跨乘在馬匹之上,時間逐步進入盛夏,隴西這邊,氣候更是燥熱起來,雖然己身寒暑不侵,但那種感覺仍存,馬車隨后,帶著一個千人隊。

    看著面前諸人,周清單手擺動,雙眸閃爍紫色玄光,向著靖遠城以西的方位看去,極遠處,長城依稀可見,長城以西,便是蠻夷之所。

    “動靜如何?”

    十多日前,自己受到章邯的文書,匈奴有所異動,如今已經過去這般久,不知道是否有別樣變化。

    “武真侯。”

    “據斥候所報,匈奴以備十萬控弦之士,配合月氏的八萬控弦之士,一共十八萬兵士,外加三萬步卒,號稱五十萬大軍,不日將至。”

    “以它們的行進速度,怕也就是這一兩日了。”

    提及此事,章邯神色略有凝重,號稱五十萬大軍也就罷了,關鍵匈奴與月氏合力的二十萬大軍不是虛妄,北地郡這邊,全部整合一處,還不到十萬兵。

    隴西郡那邊,怕也是如此,想要跨出長城抗擊甚為艱難,但防守還是無恙的。

    “蒙恬那邊呢?”

    周清點點頭,不出自己的預料,匈奴縱然侵擾,也不會使出全力的,中樞之內,匈奴如今控弦之士將近三十萬,如果真的被匈奴吞并東胡,怕是能夠達到三十萬以上,乃至四十萬。

    到時候整個諸夏以北草原一統,匈奴之力,就真的難以處理了。

    咸陽那邊對于秦趙交戰的文書不住傳來,故而對于那里的戰事,周清也算是了解,如今……趙國之內的大軍被王翦三路大軍硬生生的拖在太行山。

    暫時而觀,蒙恬九原大營的三十萬大軍除了防備趙國剩余的精銳邊軍以外,應該還可以分出些許之力。

    “蒙恬將軍有軍中使者前來,若然匈奴真的侵擾,九原大營將會從云中、九原出兵,南北合圍匈奴,不日將有文書落下。”

    章邯再次頷首,如果不是為了快速將九原大營建成,隴西兩郡也不會兵力空虛,上次兵力抽調,幾乎將兩郡一般的精兵抽走了。

    “嗯,即如此,你如今為六關守備軍將,可有軍策落下,城內一言。”

    并未在城外停留太久,總體而言,大致方向已經落下,現在需要的是具體應對細節,單手指了指前方的靖遠城。

    未幾,一行車馬浩浩蕩蕩的行入其內。

    ******

    蒼翠丘陵,幽深清遠!

    忽而,一道宛若虛冥白漣的劍光劃過,一株粗壯的樹木之后,直接迸出一道滾熱的猩紅之血,灑落在大地之上,天地元氣微微震蕩,微風而起,落葉紛飛。

    緊隨其后,一道白色的身影直接出現在那株樹木之上,踏立纖細的枝干之上,手握長劍,靈覺擴散,細細感知天地異樣。

    呼吸之后,身形又是挪移,手中長劍劍芒吞吐,呼嘯乾坤,又是用力的劃下,百丈之外,又一株粗壯樹木上,血跡留下,一道身形重重的落在大地之上。

    “第九十九個了!”

    勁裝著身,灰白色的衣衫罩體,墨綠色的披風隨風飄蕩,俊秀的神容上,略有一絲感慨,看著短短數十個呼吸間隕落手中的農家弟子,又是不住的搖搖頭。

    不知不覺,數月來,由著羅網的信息通告,加上眼前二人,已經有九十九人身隕自己劍下,那日……離開那里,應下承諾,殺掉一百名農家弟子。

    咻!咻!咻!

    沉吟間,叢林深處,一道道黑色的身影穿梭,先后落在四周的樹木枝干上。

    “把這兩個人安葬此處吧。”

    白衣人收劍歸鞘,隨意看著四周一眼,踏步間,悄然無息,消失在原地。

    四周沒有聲音落下,一道道目光看著白衣人離去,隨后,按照其言,將那二人的尸體給予安葬著,雖為安葬,不過隨意在一株樹木下,挖個坑,當作肥料罷了。

    轟!

    一柄寬厚無比的黝黑重劍由空而落,憑空隔斷白衣人繼續前進的身形。

    “聽聞最近你有劍圣之名?”

    鎖鏈錚錚,重劍舞動,化作一道黑色流光,落在另外一處,幾近丘陵的出口前,一位魁梧的壯漢駐足,肩上扛著一柄惹人注目之劍。

    渾身上下鎖鏈纏繞,發絲漆黑虬髯,如同一根根黑色的長針,肌肉分明的臂膀外顯,彰顯爆炸性的力量,洪亮之音傳出,雙眸直直的看著白衣人。

    “又是你!”

    “你……是為他們報仇的?”

    白衣人秀氣的眉目挑動,看著出現在眼眸深處的這道紅色身影,富有磁性的低沉之音回旋,陳勝……前農家魁隗堂堂主。

    如今已經被農家除名了,近歲以來,多次挑戰自己,均未有功成,但仍舊一而再,再而三的前來,實在是有些過了。

    語落,單手指著身后的叢林。

    “技不如人,身為弱者,自該想到會有這個結局!”

    陳勝清冷的回應著,那些農家的弟子死活,自己并不關心,那些人都是一群容易被操縱之人,當初自己被逐出農家的時候。

    無一人助力。

    今日他們的死活和自己沒有任何關系。

    如今,擺在自己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者……不斷的變強,二者,便是找到可以為自己洗清身上污名的兄弟,可是,對于后者,現在仍沒有任何頭緒。

    數月前,有一神秘人告訴自己,可以告訴自己答案,可是那人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給自己那份修煉之法,如今只有一邊修行,一邊尋找了。

    “你不是我的對手!”

    感應著對方身上升騰起來的戰意,白衣人搖搖頭,手中入鞘長劍微微一動。

    “打過才知道!”

    劍圣!

    這是數月來,對方以一位位農家弟子的性命,鑄就的榮耀,口中誰言語不在乎農家弟子,但……百位農家弟子死在對方手上。

    自己也不希望看到。

    沉聲喝道,渾身上下一股股狂暴的旋風擴散,深綠色的玄光隱現,一步重重踏在大地之上,手握重劍,擎空一擊。

    “這是最后一次……,若有下次,必當殺你!”

    白衣人深深的呼吸一口氣,手中入鞘長劍舉起,體表銀白的劍光籠罩,劍分乾坤,陰陽共振,一道混元無垢的太極劍光從劍體上迸出。

    直接迎上那陳勝的擎空一擊,而后,一步踏出,消失在原地。

    與此同時,陳勝由空重重落下的一擊,撞在那太極劍光之上,豁然間,剎那間,頃刻間,便是一股更為浩瀚的力量反震而出。

    呼吸間,陳勝神色驟變,虛空無處借力,硬生生的被對方施展的那道劍光震飛,步伐趔趄的倒退在大地之上,山體丘陵,一個個清晰的腳印浮現。

    “可惡!”

    平復體內氣息,再次看向那白衣人,已然消失不見。

    陳勝大怒,重劍在身前揮動,嗡鳴聲大放,面前的堅固山巖化為粉碎,塵土飛揚,一個深深的劍體形態烙印其上。

    對方……的實力怎么會這么強,沒道理啊,本以為自己煉體有成,縱然不敵對方,也不會敗得這么慘,可是……對方的實力明顯進步更快,如今更強。

    憑借一道劍光,可以避退自己!

    的確有當年齊國劍圣曹秋道的風采!

    可是……自己還會找他的,在那之前,怕是非得領悟出那神秘人所言的舉重若輕!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