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 正文 第2683章 點燃
    ‘哐當’一聲順勢傳來,緊接著,“唔”的又一聲痛悶溢出唐笙隱忍著疼痛而緊咬的牙關。

    剛剛滑落,腳的位置勾住了椅子腿,就在她倒下的同時,先是碰到了一側椅子倒下的同時,她原本坐著的椅子砸在了她身上。

    石墨晨頓時擰眉,人返回,有些失了冷靜的甩開壓在唐笙身上的椅子后,一把打橫將她抱起的去了沙發。

    “好疼……”唐笙因為受不住那樣的痛,嘴里無意識的喃出了句。

    石墨晨緊緊擰著眉,倒處一粒藥放入唐笙嘴里后,拿過水杯,托著她的脖頸,小心翼翼的給她喂著。

    原本,空氣里歡快的氣氛瞬間被突發的情況攪和的染成了凝重。

    石墨晨看著唐笙痛苦的樣子,俊臉黑沉的厲害,可卻沒有任何辦法。

    隨著時間的推移,唐笙體內的ur病毒發作的會越發頻繁不說,所帶來的副作用,也會越來越多。

    那樣的痛,他不清楚是如何的痛。

    可是,她只是一個女孩子,一個才是年華最好的女孩子。

    “痛……”唐笙又呢喃了聲,眼淚,已然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

    石墨晨摟著她,手里還拿著藥瓶。

    他清楚,隨著病毒的加重,這個遏制的藥量也需要加重……可是……“好痛……嗚嗚……”唐笙不知道是因為疼的,還是因為其他情緒,忍不住的,開始嗚咽出聲。

    石墨晨手緊緊握了下藥瓶,到底,還是又倒了一粒藥,喂給了唐笙。

    只是,就在藥放入唐笙嘴里的時候,石墨晨那一刻,有著說不出的復雜心理……笙笙不是當初的唐燁,她縱然因為環境所致,從小就學會了偽裝和隱忍,可ur病毒發作的時候,所帶來的痛苦,怎么會是她能承受的了的?

    而此刻,他沒有任何辦法!不僅僅是他沒有辦法去解開ur病毒所帶來的痛苦,也因為,唐笙此刻的身份。

    “嗯……”唐笙許是因為太疼而虛弱的閉了眼睛,喉嚨里,時不時的發出嚶嚀聲。

    石墨晨知道此刻應該放開她,甚至,應該離開這里。

    可他聽著唐笙的痛吟聲,沒有辦法放下她……哪怕,有可能等下會發生他目前不太想要去發生的事情。

    這才幾天,她明明有莫艦的藥控制,照道理,不應該這么快復發,也更不應該已經痛到一粒藥沒有辦法克制體內痛苦的地步。

    石墨晨思忖著,黑瞳里一片晦暗的色彩。

    難道,是因為昨晚風行抽血樣?

    可只是血樣,照道理不該給唐笙這么大的負擔才是。

    聰明如石墨晨,卻哪里知道,風行并不知道這一切他走的是套路,以防萬一被石墨晨發現,他用了藥物導致唐笙昏迷后才抽的血樣,為了掩蓋針眼,他又做了處理。

    這些對一個正常身體的人來說沒有什么,對只是感染了ur病毒的人也沒有什么……可偏偏,風行沒有去注意,唐笙在吃莫艦給她用來控制病毒發作的藥會和他的舉動有反應。

    兩相相克下,唐笙今天的發作,來的格外的洶涌澎湃。

    而兩粒藥……唐笙身體里的疼痛水隨著藥效的發作,漸漸消失。

    隨之而來的,是因為在熟悉的懷抱里,還有那男性荷爾蒙滲透氣息,在體內本就燃起的熱流沖撞下,開始交織出的,一種原始本能的沖動和貪婪。

    夜,似乎很長。

    綿長的吻是徹底撕開此刻不想去顧及以后,甚至也不及思考以后的兩個人。

    當彼此相擁,徹底的將整個夜,點燃!……阿六時不時的掃一眼電腦右下角的時間,一個小時一個小時的過去,轉眼,竟然已經是凌晨一點……“唔……”小鬼歪著脖子伸了個懶腰,在四鬼的小群里說了句,下線,看向坐在陽臺小沙發處的阿六,“六哥,你還不睡啊?”

    “倒時差。”

    阿六隨口說道,視線不經意的看一眼院子。

    外面,在夜色下極為的安靜,因為沒有風,好似世間萬物只是靜止的夜畫。

    “呃……”小鬼咧嘴了下,聳聳肩,“我先睡了。”

    倒時差什么的,小鬼覺得阿六就是隨口說的。

    他們常年滿世界的亂飛,如果每次都要倒時差,那不得瘋了才怪。

    不管是連著不睡覺還是在可以休息的時候迅速進入休息狀態,說句公式化點兒的,這也是他們的必修課。

    小鬼夾著電腦上了樓,腳步有些虛浮。

    最近沒事干,晨少也不帶他玩,他每天除了那點兒必須去做的事情,基本就在打游戲了。

    最主要的是,每次團隊pk只要一碰到師傅,輸得那叫一個慘。

    唉……說好的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呢?

    說好的長江后浪推前浪,后浪把前浪撲倒在沙灘上呢?

    這話,放在他和師傅身上,根本沒用。

    最主要的是,師傅都“老”人家了,那手速還在,簡直是逆天的設定。

    正郁悶著呢,小鬼腳步突然一停,疑惑的看著厲巖炔還亮著燈的房間。

    這次過來,他、晨少和炔少住同一層,生活了這幾天,基本也算是摸透了彼此的習慣。

    這個時間,炔少的房間肯定不會是燈亮著。

    因為,他不是在實驗室,就是已經睡了。

    小鬼有些好奇,走了過去,敲門。

    “誰?”

    房間里傳來厲巖炔略微警戒的聲音。

    “我……”厲巖炔暗暗吁了口氣,雖然明明知道,不可能是風行,但剛剛還是緊張了下,“進。”

    小鬼開門進去,人還沒有跨步呢,就被厲巖炔一句“小心點兒”的提醒,加上眼前的景象,弄的目瞪口呆。

    “我去,你是干嘛呢?”

    小鬼看著滿地的紙條,有拼接好的,有散亂的,也有拼了多少不一的。

    “還能干嘛?”

    厲巖炔撇嘴了下,趴在地上拿著一條紙在一張上拼接著,嘴里還嘟囔著,“要是讓厲巖炤看到我現在這樣,那一張不會有大表情的臉,準能扭曲。”

    小鬼關了門,找了能落腳的地方走到厲巖炔身邊,看了看,“這些都什么啊?”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