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第一序列 > 正文 523、夜晚敲門聲
    任小粟和周迎雪面面相覷,這中年男助理雖然說話客氣,但話里的內容可一點都不客氣。

    按照對方的意思,這女明星花了400萬的價錢,其實就是為了請一個超凡者來充門面的,為了臉上有光。

    你想,能讓超凡者都來當保鏢,這是什么派頭?

    周迎雪說道:“這明星的圈子,還真是愛搞這種華而不實的東西啊,也就是說,其實路上我只需要在出席活動的時候站在她身邊就好了,并不需要真的保護她?”

    中年男助理點頭笑道:“周小姐果然聰明,一點就透,而且中原地區也沒那么亂嘛,財團之間雖然有摩擦,但從來不會拿明星怎么樣,所以行程方面就按我們的來吧,還請兩位不要干預。”

    周迎雪看了任小粟一眼,任小粟面無表情的什么都沒說,周迎雪便當場答應下來:“可以!”

    說完,雙方簽了保密合同,并且還有專門的20萬保密費用。

    保密協議的甲方是必須付給乙方補償的,不然這份保密協議就不會生效。

    簽這份協議的時候,任小粟才知道,女明星原名叫做李然,藝名染染。

    周迎雪笑瞇瞇的把錢手下,她心里感慨,這明星的錢還真是好賺啊。

    “不過,咱們什么時候出發呢?”周迎雪問道。

    “那得看我們老板的心情了,”助理笑道:“兩位可以去房間里休息了,我叫方治,兩位有事的話可以在酒店前臺給我留言,期間,兩位在酒店的開銷都由我們來承擔,當然,限額是每天3600元。”

    “待遇還不錯呢,”周迎雪挑挑眉毛。

    原本周迎雪以為,這女歌手來了以后他們會立刻出發,畢竟說是有演出嘛。

    但讓她意外的是,對方在這黑市上,一住就又是7天時間。

    對方每天哪里都不去,就是精心打扮后去賭場豪賭,仿佛對方來到黑市之后,就是專門來賭博的一樣。

    周迎雪在房間里面嘀咕道:“這也太不拿我們當回事了,老爺,她看不起我也就算了,她怎么能看不起你呢!”

    任小粟一邊看書一邊好笑道:“你別想激將我,沒用。”

    不過讓任小粟無語的是,這七天里對方還真的沒來過自己房間,如果對方真是暴徒的人,那么不管楊小槿在中原哪里,七天也足以趕過來了。

    這讓任小粟非常失望,他接這個任務本來就是為了找楊小槿,結果還讓周迎雪看了笑話……

    所以現在任小粟意識到對方不是暴徒成員之后,立馬開始對這個任務表現的興致缺缺,甚至對周迎雪問道:“現在還能取消這個任務嗎?”

    周迎雪無奈道:“之前還能取消的時候老爺你不讓取消,現在取消的話,可就算是沒完成任務了。”

    “會對你有什么影響嗎,大不了把錢退給她?”任小粟說道。

    “那不行的,”周迎雪解釋道:“老爺你是不知道安京寺的規則吧,a級任務需要在一年里完成五個a級任務,而且期間沒有出現失敗記錄,這樣才能參加次年的安京寺選拔。”

    “一次都不能失敗?”任小粟皺眉:“那安京寺選拔一般是在什么時候啊。”

    “都是開春的時候通知吧,”周迎雪說道:“現在是秋天,我們還得在開春之前再完成兩個任務才行了。我之前完成兩個,現在保鏢任務是第三個,所以還需要兩個。”

    “可是這個保鏢任務需要的時間可不短啊,”任小粟感慨道,之前是周迎雪不想接任務,現在反過來了,任小粟非常想把這個任務給推掉。

    畢竟,如果不是為了找楊小槿的話,他壓根就不想陪這么做作的女明星作秀啊。

    只是到了第七天晚上,任小粟正在獨自一人在房間呢,外面忽然傳來了敲門聲。

    他拿起手槍走到門口問道:“誰?”

    結果外面傳來那女明星醉醺醺的聲音:“不是你給我的房間號嗎?”

    任小粟一下子把門打開驚喜道:“楊小槿呢?”

    只是那女明星進門之后就把門給反鎖上了,只見對方臉上帶著酒后的紅暈,然后一副饒有興致的樣子撩開了任小粟上衣的下擺,輕輕的摸著任小粟的腹肌:“喲,看不出來嘛,竟然還挺有料的。”

    任小粟穿衣雖然看起來挺瘦的,但那時因為他力量與敏捷都達到了平衡,身形內斂,表面看起來并不是很壯。

    所以這上衣下擺一撩起來,就能看到他結實的肌肉,且極富美感,猶如雕塑一般。

    只是,任小粟忽然覺得自己有種被調戲的感覺是怎么回事……

    女明星李然說著就要把任小粟往屋里推:“你既然敢給我房間號,為什么還這么害羞呢。”

    任小粟黑著臉說道:“你沒把我在這里的事情告訴楊小槿嗎?你到底是不是暴徒的人。”

    “楊小槿?是你女朋友嗎?”李然妖嬈笑道:“我都付給你們那么多錢了,陪好我,我還可以加錢,知道嗎,我今天一晚上輸的錢,都能讓你們一輩子吃喝不愁……”

    結果眼瞅著李然竟然開始脫他衣服了,任小粟干脆果斷的把對方給打暈了。

    神特么給房間號,自己怎么會做這么蠢的事情?!他朝窗外看看發現也沒人拿著狙擊槍瞄準自己,看來這也不是楊小槿的惡作劇。

    要知道,那位姑娘可是非常喜歡惡作劇的。

    不過現在窗外沒有狙擊手,任小粟已經基本肯定了,這李然絕對不是暴徒的人!

    門外傳來周迎雪吃吃的笑聲,任小粟沒好氣的打開門:“把她扶到你屋里去,別在這給我礙眼。”

    周迎雪乖巧道:“好的老爺。”

    結果剛說完,她就又笑出聲了:“老爺好險啊,你差點就**了。”

    “滾!”

    “好嘞!”

    第二天清晨,李然的助理方治就帶了20萬現金過來找任小粟,說要跟他重簽一份保密協議,昨天晚上的事情打死也不能說出去……

    任小粟可笑不得,說實話他是挺想賺錢的,但可不是這種錢啊。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