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香火煉神道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 安置兩女
    白云山神廟陷入到靜謐之中,妖羅那恐怖的眼神正在打量著兩女,好似正在思考著如何處置兩女一般。

    “若你要吃人,那就先吃我。”

    薊夢站出,一副毅然決然,道:“還請你放了我妹妹,她太可憐了。”

    見識到了姜歡的凄慘,薊夢也從心中想要保護她。

    “你真的愿意為你妹妹而死?”

    妖羅也詫異的問道,要是心甘情愿被吃,一個薊夢的身軀是遠超兩個不甘充滿著怨氣的兩女。

    妖氣本就蘊含著欲念,要是與怨氣結合,對于妖羅來說也是一件麻煩事。

    “自是愿意,還請妖羅大人放我妹妹下山。”

    薊夢心中盤算,此妖好似將此處當做是自己的地盤,要是姜歡在此也不安全,要是到了人群聚集之地,雖然會遭受一些磨難,也總比在山上來的好。

    瘦猴師叔不在,兩人竟然等來了一個妖。

    “到手的美味,本大人可不會放過,不過你既然心甘情愿以身飼虎,那么本大人就實現你的愿望。”

    妖羅一揮手,一陣妖風卷來,將姜歡卷出神廟。

    哐的一聲,神廟兩扇厚重的大門被關上。

    妖羅變成青虎本體,露出血盆大口,朝著薊夢吞去,一股腥臭的氣味彌漫在大殿之中。

    妖吃人也是天性,尤其是妖羅本體還是虎,吃人就如同吞噬其余的獸類一般無二。

    一道金光憑空出現,直接朝著妖羅身上打去,將其渾身妖氣打散,變成一只小貓躺在地面之上。

    隨即大殿之中憑空出現了一對神仙眷侶,正是徐渭和青女。

    “你這小妖倒是大膽,早就告誡過你,妖生主欲念,要小心行事,沒想到還是被欲念給掌控。”

    徐渭冷聲哼道,他和青女也敢來不久,還未現身,那妖羅便從山下而來,于是便隱身在一旁,沒有想到妖羅竟然要吃人。

    “主人,不敢了。”那一擊可是青女打的,直接將其打回原形,傷勢可不輕,妖羅膽戰心驚。

    “小女見過東王公和西王母。”

    薊夢趕忙上前施禮道,兩人的衣裳也表明了此刻的身份,皆都神光熠熠,不可直視,見了徐渭,薊夢這才放松下來,她和姜歡這才有了期望。

    “不必多禮。”

    神殿門大開,姜歡也恢復了心神沖了進來,便是看到這么一幕,狂喜道:“師兄,要幫一幫我們。”

    她也知曉徐渭此刻代表的身份,倒是沒有薊夢理智。

    “容我查探一番。”

    徐渭神力游走在兩女的四肢百骸之內,頓時皺了皺眉頭,緩緩道:“你們的胸中五氣被閉,三花精氣受損,此生恐怕是與仙道無望。”

    “你也沒有半分嗎?”

    青女也在一旁問道,她倒是挺為兩女擔憂,不然也不會親自來此。

    “這是仙道根基受損,乃是本源之傷,只是終身無望仙道,要想恢復法力,擁有一些護身手段還是可行。”

    徐渭見兩女失去了一身法力,身為魚肉,也十分的凄慘,更為關鍵的是,如此時刻薊夢竟然舍身取義,當真不凡。

    先天神水被徐渭召喚而來,朝著兩女的眉心涌去,體內的傷勢盡皆恢復,被打散的法力也在不斷的凝聚之中。

    兩女的境界還在,又被徐渭施法,無數的靈氣溫順的匯聚而來,很快便恢復了之前的法力,不過至于仙道根基受損之事,徐渭也沒有半分。

    姜歡剛剛想要開口,徐渭揮手便道:“周玄之事,本尊已經知曉,此事另有隱情,不可怪罪與他,至于具體情況,恐怕要等待時機才能告知你們。”

    徐渭的算計還未曾達成,此刻說出,天道有感,恐怕一些高人也能從中獲取信息,不利于徐渭的謀劃。

    如今蛇蝎山的七彩葫蘆還在成長之中,至少需要一段時間,徐渭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又是讓山神田茂看守,又是用先天靈根布局屏蔽天機。

    “若是不成道,恐怕我等兩人百年之后也是一捧黃土,不知何曾教我們。”薊夢問道。

    徐渭沉吟了一番,也看到了三女期盼的眼神,不斷的推算著出路。

    “西方成道。”

    徐渭竟然從天機之中得到這么四個字,尤其是西方兩字充滿著魔力,讓徐渭一時間都有些失神。

    難道是西方發生了什么?徐渭心中一動,頓時開始推算,以他的神力,幾乎天下間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夠瞞下他。

    蓮花宗圣地

    自封神之戰,蓮花宗門人少有加入戰爭,只是貢獻了一部分世俗力量,便是高高掛起,也得了一個安穩。

    畢竟當初可沒有人知曉封神之戰究竟為何?等到封神之際,已經是塵埃落定。

    蓮花宗的先祖曾得到先天靈根十二品金蓮,不過當初這先天靈根也還未曾全數長成氣候,便是被蓮花宗的先祖從域外帶回了人族之中。

    設立一陣法秘境將其種下,好生的伺候,先天靈根的成長本就困難無比,所需環境更是苛刻,等到蓮花宗先祖死去之際,都未曾讓十二品金蓮徹底盛開。

    時間流轉,直指今日,先天靈根本身也擁有自晦的能力,就算是九仙也不曾知曉蓮花宗還有這等寶物。

    神道之前,蓮花宗本身就都香火念力念念不忘,也有一些香火法器的成果,略有妙用,卻是不登大雅之堂。

    等神道昌盛,香火念力之道大昌,蓮花宗更是與日劇變。

    這一代,終于出現了一些成果,是迥然與仙道的另外一種大道長生之路,與眾生香火息息相關,卻有不是神道,端是奧秘無比。

    這種修行之道雖然詭異,但是徐渭卻是從中看出了一種熟悉的感覺,那便是佛,封神榜看似與佛教毫無關聯,但是入榜之人一些與佛教的關系可是糾纏很深。

    在神道規則不斷的成長之中,一些佛道的規則也在潛移默化之中降臨與此方世界,如今妖出現,更是催化了佛的出現。

    妖主欲念而生,而佛更是毀滅一些欲念的修行之道。

    薊夢出生與白蓮教,與那蓮花宗本就息息相關,如今今日之事,徐渭更是看出其舍生取義的大無畏境界,更是難得至極。

    如今仙道根基被毀,要想此世有所成就,恐怕佛是唯一的出路,不過此去,結果難料,徐渭也無法能夠推演而出,此世即將誕生的佛與那前世神話之中的佛有什么差別。

    “我有一經,要讓你帶去西方蓮花宗,恐怕你成道之機就在此宗之中,記住,秉承本心,方才不偏離大道。”

    徐渭一揮手,手中法力運轉,施展物質造化,以無盡的靈氣匯聚成一本書籍的模樣,上面皆都是金字刻畫而成。

    此經文一成,頓時鬼狐狼嚎,天地風雨變色,好在被徐渭用法力束縛,將其限制在神廟之中,不得透露出半分的氣機。

    等到經書凝聚成形,徐渭便是將其交由薊夢的手中。

    “此去攜帶此經,你至少能占據往日此道一成的氣運。”

    徐渭所傳經文并不是佛教的金剛經,而是后世之中更為契合華夏文明的心經,游民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對于看不懂的人來說,只是一本普通的經書,但是要落到能夠看懂他的人手中,絕對是一本無法想象的經書,此書可是凝聚了無上的智慧在其中。

    “那我呢?”

    姜歡問道,看徐渭的模樣,送經一事,恐怕不會讓她插手。

    “你的心性,經歷和未來與薊夢截然不同,此去恐怕收獲很小,所以你另有安排讓你選擇。”徐渭抬頭朝天一看,立即道:“立刻行動,入了蓮花宗這才安全。”

    這等蘊含大智慧的經文出世,一定會有異象,恐怕也會有災劫出現,徐渭也不想多生波折,此番一個快字,便能阻攔一切的危機。

    以薊夢的遁速,此地也屬于西北,距離西方蓮花宗可不遠,不到半日功夫便能進入蓮花宗,一切因果根源入了蓮花宗自然會有人知曉。

    徐渭冥冥之中感應到下一個人間的主角恐怕就要在蓮花宗誕生而出,至于上一代隨著封神之戰的落寞,也早已經結束,所謂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也嘆息無力。

    封神一過,屬于簡修,聞克,徐渭,秦戰,姬晨等人時代主角已經過去,本來人間還不會如此之快,產生下一次的大運浪潮,可是有著徐渭在背后推動,先是妖族出世,秉承人之欲念,與人息息相關,又傳下經文,促進佛的誕生。

    這么一來,變數陡然升起,整個人間似乎有些不同。

    但是徐渭也知曉,屬于人皇的四十九年大運期間,下一個時代主角就算是出世也會是處于蟄伏的階段。

    人皇道果未成之時,誰也不能打亂徐渭的計劃。

    薊夢有千言萬語對姜歡無法敘說,一別不知何日能夠相見,消失在原地。

    “你的功德,氣運皆都不夠,無法成神,你在人間積攢外功,等到時機成熟,便讓你入天宮在西王母麾下為一神女,品階不凡,得享長生,不過你與周玄之事,恐怕也要遵守天庭的規則。”

    “難道天庭的規則就不能改變,在天庭就要無情嗎?”

    姜歡反問道。

    “不行,天界乃是靈氣之中最為清靈,縹緲,純凈之氣匯聚而成,便是你所謂的仙氣,仙氣不得被玷污,而欲念本是紅塵而成,對天界來說就是毒瘤,所以只要天界天庭在一日,有些規則不可破。”

    徐渭冷言道,天庭要是烏煙瘴氣,恐怕就不是天庭,眾生向往之地,有些代價必須付出,才能維護天庭的圣地的威嚴。

    “那可還有其余的選擇?周玄曾言等我修成天仙,仙與神有何不同?”

    姜歡一知半解,可是心中還不愿意放棄周玄,他聽聞徐渭說其中有著隱情便是有了希望,世間之事奇異無數,或許周玄就遇到了一件其事。

    “若要廝守,只能在凡間,一個凡間下三品神位只能淪為束縛,不得天神的逍遙自在,你可考慮清楚。”

    徐渭也提醒道,人間地神限制重重,皆都有著地域的限制,職責不少,可遠不如天神。
北京快乐8冠军集团app下载